4.黄泥村探访

这个荒凉小村,也不知从哪个年代开始,不分贵贱,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人多好赌。尤其在挂镰之后,入冬之时,甚至南来北往,各种各样的赌徒都会到这儿来碰运气。于是,这个黄泥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很忙碌:供人赌房,招呼吃住。那赌的花样儿也多,正赌、旁猜、掷色、撷钱……或围着赌桌,或蹲在地面。输了的,剥衣典裳,褫巾卸袜;赢了的,饮好酒,食佳肴,寻女人过夜。战乱之年,村中为贫困潦倒的农家妇女遂了赢客需求的不乏其人,村人也不以为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如此,南来北往的赌徒不论输赢,总有些银钱往这个村落的人们衣袖里流。这赌,倒成了这个小村人们的一条生计。 稻草人书屋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村落中的人们约定俗成,好赌,却本村人不与本村人赌,只是陪客助兴。女人们也是如此。 daocaorenshuwu.com

平民女子原本不像富家闺秀那样深居高阁,何况这样一个荒凉地方的农妇。逢着合该吃饭的当儿,不见男人回来,她们便将饭菜炖在锅中,洗净了手,用香熏出浓郁的气味,然后到赌桌前去唤丈夫道:“去吃饭吧,我来。”于是,丈夫去了,她们补了丈夫的位。或是男人们输败了兴,去唤女人熏香了手来,也常有翻本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那些赌红了眼的外客,多有到了吃饭时间不肯下桌的,于是就有女人们做了馍馍、煎饺、葱饼儿,送到赌桌前去。赌客们饿了,拍出几个钱头,便有女人们将好吃的放到他们手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到这儿放赌的外乡人都晓得这村中还有一个规矩,这儿的女人虽说夜间有肯陪夜赚钱的,但日间却比别处的女人更碰不得,哪个大胆的要是敢毛手毛脚,被喊将出来,全村人都会亮出器械,舍得拼出命来捍卫那女人的尊严。而那个胆大的就注定要被狠揍一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来到黄泥村,这一切对他来说,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邱氏做姑娘时,双亲已故,没有生计,也做过陪人过夜的事,后来嫁了人,便不做了。”又是那个曾来报案的老人告诉宋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嫁了人后,她家中也开赌坊吗?”宋慈又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的。全村没有一家不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家这段日子,发生过什么异常的事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头儿的住屋窗破了,门朽了,有几处地方瓦可洞天,阳光从那小洞隙中漏进来,落在地面,光斑如鸡蛋般大,或如小碟儿大。举目四望,房中的一应用具及被榻衣履都很破旧,唯有厅上一张赌桌,很是光鲜,过了漆。宋慈就坐在这张桌前向这户农人了解情况。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疑的赌客,这就难说了。好像……也没发生过什么大事。”老头儿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去年冬天,她家不是有个赌客挨打了吗?”屋里一个年轻女子插话道,她是老头儿的媳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有什么奇怪,那事,别人家也有过。”屋里一个汉子说,他是那插话女人的丈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事?”宋慈问。

daocaorenshuwu.com

“有个叫葫芦的赌客在邱氏家中挨了棒。”老头儿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何挨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放了规矩。” daocaorenshuwu.com

“你且详细说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天,葫芦又到邱氏家中去赌,那葫芦也是老赌客了,时输时赢。那天大发,赢得眼都红了。邱氏烙了葱饼儿到赌桌前去换钱头,葫芦直叫要好酒好菜。邱氏便回转灶间去做,忙了一阵,凑合了几盘,唤那葫芦来吃,葫芦去了。约才半顿饭工夫,邱氏在灶间大嚷起来,人们奔进去看,就见葫芦喝得满脸通红,正强抱着邱氏亲嘴,口里直嚷道:‘我有钱,有钱……’有钱也没用,这规矩是不能坏的,葫芦当场就遭了一顿打。事情就这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打得很厉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轻。葫芦当时走不动了。是村里人用他那赢来的钱使人把他抬走了。后来也不知他去了哪儿,至今也没看到他来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遭了打,还会来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照说会来的。挨打归挨打,打了便了。他要再来,村人一样欢迎。这也是规矩。” daocaorenshuwu.com

“当时都有谁参与打?” daocaorenshuwu.com

“多啦,谁碰上谁打。”老头儿的儿子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邱氏男人打得最狠。”女人又插话道。 稻草人书屋

“葫芦是哪里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听讲是北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是个姓胡的大富人家的子弟。”老头儿说,“他父亲也好赌,很早以前也常来我们这儿赌。”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父亲现在……” www.daocaorenshuwu.com

“早死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怎么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人杀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凶手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拿住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老人家中,宋慈所了解到的就是这些,觉得那葫芦是个应该查一下的线索。宋慈面前茶碗的水面上,正落着一线从屋瓦漏进来的铜钱般大小的光斑,他端过那碗茶饮尽,然后起身告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天,他回到县衙,就给单知县带来了诸般情况。 稻草人书屋

葫芦的确是信丰北路一个姓胡的大富人家子弟。那个村子是个小镇,比黄泥村大,也有赌坊,但赌风远不及黄泥村盛。葫芦长到八九岁上,便常常在赌桌前替父亲买吃的,端喝的,要是输了,就奔跑于赌坊与住家之间,去取银钱。就这样,尽管有输也有赢,家境还是日渐衰败下来。终于有一回,葫芦的父亲大赢了,然而就在那回,他的父亲半夜里被人杀死在榻上,赢来的银钱全不见了,凶手也一直没有拿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葫芦长大之后,继承了父亲的好赌,却没有学到其父管理田产的本事,家境日见窘迫,终于连所剩不多的田产房屋都输光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落魄下来,葫芦依然只是要赌。他四处游荡,输得身无分文时,旁的事儿也不会做,倒乐于替人做些收尸、守灵、替尸首更衣沐浴,乃至敲丧锣、挖墓穴之类的事。做这事除了不大好看之外,妙处在于从死者身上剥下的衣裳,东家不要了,他可以裹了去排个地铺叫卖。此外,有人怀疑他暗地里做过盗墓的勾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这些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好赌的人。”单知县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错,一个好赌成性的人。可是这几年,他不再做替人收尸、守灵、敲丧锣、挖墓穴之类的事了。有时输得精光,又不知从哪儿弄来许多银钱。输光了,过一段,又是如此。这钱从哪儿来呢?此外,还有人说,他具有相当了得的攀爬登高本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见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一回,镇上有个卖肉的在地上撒了一把铜钱,让葫芦上一棵高树去掏个鸟巢。只见葫芦往手心里啐两口唾沫,双手攀住树干,两脚踏树如地,并不费劲就上去了。不一刻,那鸟巢从树顶上被抛下来。随后,葫芦双脚夹住那梧桐树光滑的树干,唰溜溜地一下滑落地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此说,你以为这葫芦有作案嫌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看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决定吧!”单知县极诚恳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想,可以先拿来问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 稻草人书屋

可是葫芦游荡于四乡邻县,行踪不定,也无固定宿处。要拿他,还得先查知他的行踪。于是广布耳目,多方探访,到底有人来报:葫芦正在东门城外一家小酒肆中与人会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得报时天已入暮,宋慈带上童宫等人出城奔那个小酒肆去。到小酒肆前,天已完全落黑,酒肆内透出灯光,赌钱的吆五喝六之声夹笑带骂也清清楚楚地传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酒肆的门是关着的,透过门板的缝隙,可窥见里面赌得正酣,庄位上一个光顶秃头正当壮年的人,双手捧一个对开的圆木盒,使劲摇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就是葫芦。”报信人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灯光下,只见葫芦光秃的脑袋上大下小,下巴尖上留有一小撮短须,果真恰似一个倒悬的葫芦。此刻,葫芦的光额上青筋暴起,两眼放出鹰一样的利光,牙齿咬得两唇塌进一丝儿不见,颜面憋成了紫色,那双摇盒的手抱紧木盒旋风般地晃着,越摇越快,终于,那葫芦似的脑袋一抖,木盒停住,往桌面一放,葫芦又双手紧紧地压住,拿眼目视桌前各位,就在这一刻,葫芦猛地揭开盒盖,睁圆了眼睛望向盒内,一瞬时,只见葫芦全身一个战栗,就像一头被割倒的鸡似的歪下了光脑袋,那一脸干瘦的皮肉也随即抽搐痉挛起来。与此同时,围在桌前的赌徒们爆发出直欲掀翻屋顶的狂喜之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宋慈一声令下。不一刻,葫芦就被童宫擒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