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蒿草人形案

虽言慢慢走,老人举足却大步流星。宋慈在后跟着,要紧步快行才能跟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人出东门,过东郊观音桥,直奔通济岩。这通济岩是一座奇岩危耸的大山,分作上岩与下岩,山顶建有一座通济寺。山上虽多奇岩,但并非纯粹的岩山。时值初夏,一路行去,仍见得青山葱茏,山花竞秀;素洁如玉,殷红似火。曲枝窈窕,伸手可摘。四人翻山越岭,涉过一条清澈见底,水上满是碎石的小涧流,来到一处名为乌石岗的峦岗。这儿上倚巉岩,下瞰涧流,怪石百十成群拔地而起,磊落嵯峨,险峻而隐蔽。霍老停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人你看,那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顺老人指处望去,只见一片蒿草坪中有一处草长得格外高大油黑而肥润,从高处俯瞰,那格外茂盛处恰似一个卧倒的人形,头颅四肢清晰可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又说:“这草坪准焚烧过一具尸体。这里焚尸,必是凶犯作案,移尸至此,焚尸灭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宋慈顿觉分量,连忙拱手一揖:“你老如何知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霍老回了一礼:“人体被焚,脂膏必渗入地面,来年长出的草就格外油黑、肥润,有如人形,且可经年不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人又领宋慈下岗踏入草坪,置身于这片蒿草人形之中细细辨看,他们又确认——受害人是个女性。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是,除此之外,什么异物也不见。那么凶手是谁,此案如何能破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惊讶了,不仅因为这个从未见过的蒿草人形,他问:“你老怎么知道这些?” www.daocaorenshuwu.com

霍老迟疑一下,似乎有些难言,抬眼看到宋慈期待的目光,说出:“我的祖父见过这种案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祖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点了点头,又说:“我的祖父是个仵作,曾跟随大理寺丞李若朴多年,很得赏识。绍兴年间,岳元帅遭陷害后,狱卒隗顺连夜背着岳飞遗体逾城潜逃,秦桧派军士遍掘城外新坟,并遣仵作随同辨尸,我的祖父不愿效力,潜回老家。不久就听说,曾诏任岳飞一案主审官的何铸并大理寺左断刑少卿薛仁辅,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均遭罢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听了,对霍靖老人不禁越发刮目相看。

稻草人书屋

这段案事,就是在岳飞冤狱终于得到平反之后,朝廷也一直讳莫如深,霍靖老人却说得如此清楚,可见老人的祖父当年与李若朴确实关系不凡。对这一桩时隔近百年的案事,宋慈也有未明之处,不禁又问:“你老可知道,当年何铸原是秦桧党羽,怎么也因审理岳飞一案被罢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事,我也听祖父说过一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且说说。”宋慈对岳飞被害这个天底下特大的冤案自然想有更多的了解。 www.daocaorenshuwu.com

“何铸原本的确是秦桧党羽,也曾参与弹劾岳飞,正是如此,朝廷特诏他为岳飞一案的主审官。但何铸毕竟与秦桧不同。何铸在审讯中亲眼见到岳飞背刺‘尽忠报国’四字,甚为惭愧。此后转而力辩岳飞无辜,并与秦桧面折廷争,所以在受理岳飞一案一月有余之后,秦桧又让高宗皇帝诏何铸为……什么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充大金报谢使?”这何铸诏外之事,宋慈知晓,便补充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霍老又说,“此举实为明升暗降,要把何铸调离诏狱主审官的位置罢了。何铸走后,右谏议大夫万俟才奉诏接任御史中丞,完全按照秦桧之意,办下这一旷古罕见的冤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薛仁辅、李若朴、何彦猷诸位大人也遭贬黜,又是为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薛仁辅大人同情岳飞,曾隐晦曲折为之开脱;而李若朴、何彦猷则不惜拼却乌纱,力主正义,但势单力薄,怎挽狂澜?末了,自然更为秦桧所不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记得,”宋慈说,“那次同审此案的,还有大理寺正卿周三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三畏大人是副主审官,也同情岳飞,但在审案之中畏首畏尾,犹犹豫豫,不吭不声,所以在此案了结之后,在万俟升迁参知政事的同时,周三畏也升迁刑部侍郎,旋又升刑部尚书。唉,此事,不说他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霍老说罢,从腰间拔下酒葫芦,咕嘟咕嘟喝起来。放下酒葫芦,霍老一抹花白的胡子,抬手指了指头上高悬的山崖,又问宋慈:“大人还想登到上岩去看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道:“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炎炎骄阳,高悬天空,加上这日没有一丝风儿,天气十分闷热,好似要下雨。四人刚刚踏入上岩地段,早已汗透脊背,口干舌燥。幸而进入上岩之后,他们是傍着流泉往上登攀,岩间泉流时窄时宽,时散时聚,随手可掬在掌中,送入口中解渴。但霍老却是滴水不进,以酒解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人,你见过胡蔓草吗?”霍老边走边问,声音还是那样清朗雄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说过,又名野菊、黄藤、火把花,也称断肠草。但没有亲眼见过。只知其草剧毒,服三叶以上即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朽认得,前面断崖前有一处瀑布,离瀑布不远就长有那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行不多时,果然听见了飞瀑之声,转过山坳,就见一处浮空泻下的瀑布飞挂崖前,宛如云中泼下的神水。四人紧走几步,到了断崖边,已是喧声如雷。俯视上下,仿佛身在半空,眼底景色均在白绿之中翻动。抬头望上,瀑泉高不见顶,估摸正身处在飞瀑的中段。真可以上观天降之水,下览飞去之瀑。雪翻珠溅,云影波光,其磅礴之势,壮观之情,非亲临其境莫能感触。宋慈在此略观片刻,即催霍老去看胡蔓草。待跟随霍老走到一处草藤之前,只见那草忽然间自行微微颤动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人你看,这就是胡蔓草,其草近人则叶动。叶片狭长尖细,藤蔓柔细苍黄,开花艳似火把,花落状如野菊,如果取晒干的茎叶研为齑粉,毒杀力也极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解法吗?”宋慈一边细细辨认,一边就说,“古书上说,此草吃下不久,用人粪汁灌之可解,不知确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人粪汁灌之,意在催吐。其实,急取抱孵未生的蛋中鸡儿,碎研,合麻油灌入口中,则不单可以催吐,也有解毒之功。不过这一切都要及时,稍慢便没有救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老见过经此得救的人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有。不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怎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父亲救过服胡蔓草中毒的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父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父亲也当过仵作。”

稻草人书屋

“是吗?”宋慈不无惊异而惊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有一年,我父亲遇着一件世间罕见的事。有一个乡民,因与人结仇,又斗不过仇人,就决心以死与仇人相拼,于是自服了胡蔓草去仇家寻衅。结果,双方刚交上手,这人便因药力攻发扑地而倒。当时,恰好被我父亲撞见,翻看他身体时,发现他衣袋里还有两叶胡蔓草,知道他是自服了胡蔓草来的,忙向四邻寻取蛋中鸡儿碎研,合麻油灌下,果然得救。否则,这人要是死了,遇到不明其中诡秘的官儿,那个仇家倒也真是难逃偿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认真听着,心想此行真受益匪浅。童宫不待吩咐,已动手将那胡蔓草连藤带叶采摘一些下来。他知道宋大人是要取样留存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日的天,阴晴不定,说变就变。刚才还热得没有一丝风儿,眼下高天中的云儿却又飘动很快地从远方流来。蔚蓝的天空暗了,霎时间已是狂风大作,变幻莫测的流云更似千万匹怒起的野马奔涌而来,穿峰裂谷,伏草弯树。雷声隆隆地滚动,眼看就要下暴雨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霍老又问:“大人,山顶有座通济寺,寺后的一处岩壁下长有一种茜草,不知大人可曾见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茜草?”宋慈摇了摇头,这种名儿的草,莫说看过,他连听都没听过,忙说,“不曾见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南一带,有歹人用它浸醋,出卖与人,用它涂抹在伤损之处,伤痕便会隐而不见。但用甘草汁解之,可使伤痕再现。大人还想去认一认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世间一切千奇百怪的事,宋慈都有兴趣;对与断案有关的一切奇事,宋慈更是不遗余力地广征博取。焉能不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峭壁插云,高耸入天。雷声仍轰轰地响,撞得山崖四壁都在颤动。沿着长长的石径,他们继续向上攀去,仰视苍天,仅呈灰白一练,四人未到山顶,暴雨已倾盆而下,霍老领宋慈奔入悬岩下的一个洞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洞窟中凉风飕飕,岩露从头顶的石缝中滴滴答答落下,发出清脆的溅声。霍老领头径向深处走去,穿越岩露滴落的地段,里面倒是挺干燥,各人就选了块平坦的岩石坐了下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喝一口吧!”才坐定,霍老取下酒葫芦,拔了盖,递给宋慈,“这是老朽自酿的,颇有祛风化湿、通经舒骨、活血壮身之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也不推辞,接过葫芦咕嘟咕嘟喝起来。几口酒下肚,宋慈顿觉那酒果真不同一般,香气高雅,柔和甜润,酒力通臂透体,直抵丹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喝罢,霍老接过葫芦又递给童宫,童宫也仰脖咕嘟咕嘟几口下肚。接着,霍老便独自一人坐在一块岩石上只顾自饮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洞外雨仍在下着,宋慈坐在霍老斜对面的一块岩石上,很注意了老人一阵,忽然问:“霍老,恕我冒昧一问,你老……敢是想起从前在官衙里做事的遭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老蓦然举头,拿眼望着宋慈。宋慈继续看到,老人的目光里似深藏着许多内容。他继续问道:“你老是仵作之后,且有如此高深的检验真知,一定也当过仵作,只是……为什么又不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敢是吃了什么冤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老嘴唇翕动,讷讷欲言,忽又咕嘟嘟几口酒下肚,额上那块奇怪的疤痕也胀红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慈的目光仍期待着老人。终于,霍老开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朽……当过仵作。”老人的话匣子一旦打开,便似有涌流不绝之势,他又说,“大人你办案重证据,轻言供,想必平日听人言语也喜欢辨识虚实真伪。但我今日这番语言,只恐无法为你提供依据,不过……你会信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老说吧!”宋慈殷切地望着老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霍老拔开葫芦塞,先饮了几口酒,接着就开始了叙说。他一边讲,一边饮酒,首先道出的是他传奇般的家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还是五代闽国王审知时,汀州城内住着一对母子。儿子擅长捕蛇,以此为生,二十岁上娶了乡姑谢氏为妻。一家三口生活虽不宽裕,却也相处得亲密和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新婚不到半年,丈夫在一次捕蛇中被一条眼镜王蛇所伤,很快就死了。年仅十九岁的谢氏成了寡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氏腹中已经有孕,负着亡夫的哀痛,日常的劳苦,以及婆婆时不时说她“克夫”的恶语恶声,谢氏顽强地生活着。孩子毕竟一天天在母腹中躁动,谁知,忽然一天,孩子早产了……大难之后,谢氏又顽强地活了下来。然而孩子没有了。从此,婆婆更视媳妇为“克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度日如年般熬过了五个寒暑。婆婆一天天衰老下去,终于有一天泪眼瞎了。在这五年中,谢氏忍受着巨大悲痛,做女红度凄凉岁月,侍奉婆婆唯孝唯谨,又过了两年,婆婆患病卧榻不起了。在这两年中,谢氏对双目失明的婆婆越发照顾得入细入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婆婆的病一拖又是两年,谢氏索性与婆婆卧同一榻,日夜侍奉。她一片黄金般灿然的心终于照亮了婆婆不见光明的心。忽一日,婆婆抚摸着守寡九载,时年不过二十八岁的媳妇,浊泪横流,颤声劝媳妇道:“……你还年轻,早日改嫁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婆媳抱头痛哭了一场,谢氏抹去眼泪,仍执意对婆婆说:“我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也就在这天,婆婆趁媳妇外出时,摸索着用一根绳子把自己就挂在榻前,死了。死的时候,双膝还是屈着跪在地面……婆婆一死,族亲将谢氏扭到官府,告她勒杀了婆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县审讯谢氏,问她:“哪有人脚不离地而能自缢身死的呢?……说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民女……不知。”谢氏摇着头,已经吓坏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大胆逆妇,竟敢不招。来人,大刑伺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怜一个弱女子哪吃得住那大刑,屈招服罪了。案子结解到知府。谢氏的胞弟因百般不解,更感姐姐昔日对他的恩惠,漏夜赶去状呈知府鸣冤。知府大人调审人犯,谢氏只求一死,并不翻供。此时,独有一个知府衙门的老仵作向知府大人进言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双膝弯曲地面,自缢而死者,从前就有过。仅仅以此断为勒杀,不足为据,恐有冤屈。不妨差官把那老妇的尸体复检一番,可知分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府大人采纳了这个仵作的建议,派出官员带着这个仵作前往复检。复检的结果,这个仵作以足够的尸检征象为据,确证老妇确自缢而死。谢氏的冤屈得以昭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获释后的谢氏,很想报答那个不知名的老仵作,可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如何能报答他。两年之后,谢氏三十一岁,仍然年轻貌美,嫁给了一个比她长十岁尚未娶妻的山里人。这山里人姓霍,以采药为生。此后谢氏生下了三个儿子,儿子长大后,谢氏仍然不忘当年那个救她一命的仵作,便设法让她的小儿子去当了仵作。因三个儿子中,小儿子最为机敏。 稻草人书屋

谢氏一直活到七十岁上,此时她的男人已先她而去。谢氏临终之时,就把自己那当了仵作的小儿子唤到榻前,把自己一生的坎坷告诉了儿子,最后,含泪恳求儿子道:“儿啊,仵作之事,是可以为天下蒙冤受屈的百姓平冤的大恩大德之事。你答应我,日后也一定在你的孩儿中选择一人去当仵作,子子孙孙……传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母亲说罢,便眼睁睁望着儿子,等待他的回答。儿子含泪应诺了母亲,劳苦了一生的谢氏这才欣慰而去。从此,霍氏家族充任仵作,就由谢氏的小儿子开始,代代相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岁月更替,江山易主。后来闽国灭于后唐,后唐又灭于宋,朝代变更了,霍氏家族每一代皆传一男儿充任仵作。北宋大臣向敏中当年在西京破获朝野闻名的“枯井尸案”时,就是霍靖的先人名为霍刚的充任此案仵作。这宗案子,北宋史学家,世称“涑水先生”的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曾有记载,宋慈也读过,只是其中没有霍刚的名字出现。不过,这也并不奇怪。一个小小的仵作在这一宗案中的作用,除却主审官知晓之外,实在也难为他人所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霍靖的祖父这一代。当年,他的祖父去职还乡后,还是把自己的技术传给了儿子。到了霍靖这一代,霍靖不但继承了祖辈数代都希望以此技术为天下百姓平冤的理想,更尽萃祖辈数代尸检技术的精华。代代以来,在衙门里,尽管这仵作之事,总不免被人轻视,但他们以精湛而特有的传世技术也总能得到一些励精图治的朝廷命官,乃至大臣所重。只可惜这样的官员太少了。当他们不在这些官员手下做事的时日,他们的忠于职守、磊落耿直,他们的不肯昧着良心唱检,就使得他们终不免在衙门里难以立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真言常常难免遭厄运,道假言则往往好运亨通。这……唉!”霍靖老人说到这儿,叹息一声,停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洞窟中一片沉默。只有岩露滴落的脆响和霍老仰脖饮酒的咕嘟声。宋慈明白,霍老将说到他自己的那番经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喝下几口酒,把葫芦压在腿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此时,老人额上沁出许多汗珠,头上热气腾腾的,脸额上那块奇怪的疤痕也越发红得紫了。稍顿,老人果然说出数十年前他遇到的一宗案子。他言说这一案子以及自身的遭遇时,表面看去十分平静,声音甚至不如先前清亮,可这案子仍足以使听案人心灵不免颤动。在宋慈那不知容纳了多少古今疑奇案件的头脑中,也不能不使他暗自感到了震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