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偷窥

黑影在此时开始后退,哪怕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锋锐的匕首,但是当他看见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时,刹那间,似乎被抽走了一切的胆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毫无来由,也莫名其妙,

daocaorenshuwu.com

但那种自心底升出来的恐惧,却是如此地清晰,仿佛只要伸手,都可以触摸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砂还在梁川的怀里,梁川甚至没有丢下她去解放自己的双手, 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武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也不需要武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应该拥有属于魔鬼的格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就这样站在黑影面前,仿佛根本不设防,因为他不认为在看见自己双眼之后,面前的黑影,还有什么可能向自己发起攻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有思想之物,都具备恐惧的情绪,这和生命层次的等级高低没有关系,这是生命运转的共通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人说, 稻草人书屋

恐惧会让人歇斯底里,让人彻底爆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那其实只是因为恐惧感还不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恐惧如同潮水一般瞬间咆哮而出时,任何的理智任何的勇气都会沦为可怜的笑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是没有人可以去抵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眼前的这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属于那一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黑影开始后退,他整个人开始逐渐自阴暗中走出来,一身黑色的衣服,在这个冬天,显得有些清凉,却是夜晚里,最适合的保护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带着些许褶皱的面容,诉说着他年纪上的沧桑,尤其那一抹标志性的山羊胡须,更给这个年老的人增添了一些神秘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这个老人眼中恐惧之色开始越来越凝重,连带着其面容在此时都开始扭曲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匕首已经落在了地上,和瓷砖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人发出了自己的质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或许,是他现在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是一个失败者一样,瘫坐在地上,唯一奢望获得的,是一个死得其所,是一个解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再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可以断定,这种目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可能拥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川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他,吴大海应该庆幸,梁川怀里的朱砂也应该庆幸,庆幸今天的梁川没有其他的事情,也没有如何的疲惫。 www.daocaorenshuwu.com

否则,若是像前天那样子,忙了一天的案子,身心俱疲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算是再呼唤普洱,也来不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川的目光看向了脚下的匕首,老人身体一颤,然后仿佛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样居然慢慢地蹲下来,伸手将之前自己丢掉的匕首重新捡了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无法控制自己,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梁川血红色眼眸注视之下,老者将匕首的尖端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刺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最后一刹那,老者竟然硬生生地强行挪开了关键位置,匕首虽然刺了进去,鲜血也流了出来,却不是伤的要害。

稻草人书屋

强烈的刺痛让老者的精神得到了一种刺激,但那种漫漫的恐惧依旧笼罩在他的心头,老者一咬舌尖,再度获得了一些清明,而后,他没有勇气更没有胆量去向梁川发起攻击,而是直接冲出了厕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梁川抱着朱砂走出了厕所,将她平放在了楼道位置,这时候,前面正好有两名年轻的男警员走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顾问?”一名男警员是刑警队的,显然是认识梁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照顾好她,另外,你们的队长在厕所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川没有丝毫替吴大海遮丑的意思,哪怕今天之后刑警队队长喝醉了酒躺尿槽的新闻会在警队里传开,他也无所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梁川直接向着老者逃跑的方向追过去。 稻草人书屋

老者是向楼上跑的,速度很快,相较而言,梁川的速度就不是那么有优势了,哪怕他比老者年轻得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往上走,可转圜的空间就小了许多,老者就像是一只兔子,且是在梁川面前根本不敢咬人的兔子,他如果要跳墙的话,就让他跳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间空置的宿舍门被关上,在里面被反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者躲了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砰!” www.daocaorenshuwu.com

“砰!” 稻草人书屋

“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到门口的梁川直接抬脚踹门,四周又不少人被这个动静吸引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吱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是很坚固的宿舍门被梁川踹开,而空荡荡的空置宿舍里却不见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川径直走到了宿舍后面的窗台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窗台为了防盗有防盗窗,普通人根本穿不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联想到老人居然能够将自己隐藏在蹲坑里就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小小的防盗窗,还真拦不住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猎物丢失,梁川并没有什么郁闷和失望,因为在那之前,他们自己才是猎物。 daocaorenshuwu.com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睛位置传来了一阵阵的酸涩感,让人很不舒服,梁川伸手在自己眉心位置轻轻揉了揉,没有继续追踪下去,而是走出了宿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