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互相依偎的彼此

“哗啦…………哗啦……………哗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茶几上,十多瓶安眠药塑料罐子被一起扫了下去,滚落到地上后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坐在茶几后面沙发上的青年眼窝凹陷,皮肤苍白,原本隐藏在下面的血管也都清晰可见,带着一种异样的颓废,像是吸、、、毒过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点了一根烟,默默地抽了一口,吐出一口烟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青年自顾自地笑了笑,然后目光开始逐渐变得冷冽,在其掌心中攥着一把白色的药片,然后他一股脑地全都送入自己嘴里咀嚼着。 稻草人书屋

安眠药咀嚼起来带着一种苦涩味道,青年却仿佛毫无察觉,又喝了一口水,强行将嘴里的安眠药全都咽了下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然而,青年的情绪却越来越亢奋,这是一种病态的亢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恨这种亢奋,他恨这种状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睡眠,他知道自己需要睡眠,但是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他一觉都没睡过,这已经不是失眠的问题了,但是无法入眠所带来的那种身体负担却依旧明显。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疲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麻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仓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落在他的身上,然而,他失去了睡觉的能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他失去的不光是这个,还有饥饿的感觉,但饥饿感的消失还能依靠时钟的定时提醒自己进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这睡觉,该怎么去解决?

www.daocaorenshuwu.com

“哐当!” daocaorenshuwu.com

青年一拳砸在面前的茶几上,玻璃茶几应声而碎,一根根玻璃倒刺扎在青年的手掌上,青年嘴里叼着烟,慢慢地一根又一根地将掌心的倒刺给拔出来,他似乎已经失去了痛觉,这个他原本保留的知觉却因为长时间的无法入睡而逐渐离他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起身,青年穿上了自己的黑色卫衣,将帽子戴上去,推开出租屋的门,走了出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外面,是喧闹的夜市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女人的声音,男人的声音,小孩的声音,炒菜的声音,叫喊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许多多的声音汇聚而来, 稻草人书屋

不停地冲击着青年的耳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身处于一个风暴漩涡之中,四周的一切,让他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赌场下面的酒吧,每到夜里时往往最是热闹,流莺乱窜,男女环绕,人类情绪之中的堕落和放纵全都汇聚在这里。

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人坐到吧台前,点了酒,一杯接着一杯,喝得自己几乎已经麻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年双手枕在自己柜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他清楚,酒精根本没办法麻醉自己,但他不知道除了这个自己还能去做什么,在这个以走私而闻名的东欧小镇里,他痛苦了两个月,迷茫了两个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活着,对于他来说,是一种酷刑,但他又不愿意去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害怕死亡,畏惧死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亡,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一种生命对终结的本能畏惧,而对于青年本人来说,死亡是那么的清晰,那条冰冷冷仿佛看不见尽头的长路,他不愿意再走一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生,是一种折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更是一种已知的折磨。 daocaorenshuwu.com

他很羡慕那些可以去自杀的人,至少那些人在自杀的瞬间,脑海中充满着解脱和自由的喜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事实上, 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让世人都清楚死亡到底是一种何等的结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兴许, 稻草人书屋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敢有人去自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名白人男子伸手抓住了青年的头发,用那带着俄式浓重鼻音的蹩脚英语道: 稻草人书屋

“克莱曼,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每天都会来这里喝很多酒的中国人,但他从不欠账,哈哈,该死的,他已经在这里喝了一个多月了,我们来猜一猜,他的兜里到底还有多少钱?” www.daocaorenshuwu.com

“瓦西里,你可以摸一下他的口袋。”被称呼为克莱曼的黑人男子笑着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让我来摸摸看。”白人男子瓦西里的手伸入了青年的衣服口袋里,从里面抓出一叠褶皱的美金,“哦,让我们来看看,这么多的美金,这个中国人真有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克莱曼走了过来,直接将青年扛在了他的肩膀上,两个人就这样走出了酒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周有不少人都见到了这一幕,却没有人吱声,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这座小镇,号称东欧的金三角,尤其随着近些年东欧的一系列动荡,这里更是逐渐沦为纯粹的法外之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噗通…………” 稻草人书屋

出租屋的门被克莱曼踹开,这是青年的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年被克莱曼随手丢在了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呐,这家伙是疯了么,这么多的安眠药,他是在这里准备喂老鼠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先一步进屋瓦西里则是开始翻起了东西,出租屋并不大,找起来东西来也不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这里还有钱,还有卡。”瓦西里笑了起来,“超过一万美金的现金,这可真是一头大肥羊,克莱曼,你确定你调查清楚了,他不是和那些中国商人一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