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带你走

“看什么东西那么有趣呀, 让我也瞧瞧!”郑晓琳探过身。 daocaorenshuwu.com

猝不及防, 吓了许呦一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脸颊烫,单手撑着额头,把手里的小纸条迅速揉成一团,攥到手心里。 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呀,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呦拿过书, 手指压着书页,低着头掩饰一般地看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因为下午要体检, 早上提前了一节课放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回家吃中饭,一打开门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屋里没烟火气,有种诡异的安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秀云红着眼眶坐在沙发上抹泪,低着头不言不语。许爸爸也蹙着眉头, 坐在另一边拿着手机打电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爸....妈?”许呦心一沉, 换了鞋小跑过去,连书包都没来得及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秀云抬头看到许呦, 张口想说话,一个字还没说出来, 眼泪就先掉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你怎么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呦怕了, 跪到母亲面前,用手给她抹泪, “妈妈,到底怎么了,你别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爸爸那边挂了电话,重重地叹口气, “中心医院那边说还没脱离生命危险,肇事者逃跑了,还没找到。” 稻草人书屋

生命危险......肇事者逃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呦焦急地仰头问,“爸爸,到底怎么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秀云满腹心事,摇摇头,三言两语简单地说:“你外婆...她早上出门买菜,被一个摩托车撞了,现在被送进医院里,还在抢救.....” www.daocaorenshuwu.com

话说的断断续续,一度哽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愣愣的,以为自己听错了,大脑一片空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应了许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能回去看看阿嬷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爸爸烟一根接一根地抽,静默了一段时间,沉着音道:“你去了能干什么,好好上学,小孩子别操心这种事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行的...可是阿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你别管了!”许爸爸一副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这句话让陈秀云突然爆发,恨声道:“别管别管!我爸都死了那么多年,你心里还要记恨多久.......我妈现在......”她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捂住脸小声啜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喂喂,你知不知道许呦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一帆低声问付雪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知道啊,刚刚问了半天,她也不说...”付雪梨嘟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下午一来,许呦就明显地很不对劲,一直低着头魂不守舍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别人问她她也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刚检查完视力的时候,还盯着视力表走了几次神,被医生询问了几次才反应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会在抽血,九班的人都排着队。 www.daocaorenshuwu.com

等轮到许呦,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带着口罩,打量了她两眼,问:“同学,你是不是贫血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脸色实在是苍白地有点吓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呦摇摇头,脱掉外套坐到椅子上,把毛衣袖子撸起来,露出细瘦的一条胳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女护士低着眼,拿起旁边的橡皮筋扎紧许呦胳膊,然后拿起酒精棉球在上面擦,找她的血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了半天,女护士凑上去又仔细看,皱着眉道:“哎哟,你血管太细了,针不太好找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女护士撕开包装袋,拇指按住推管,针尖抵住许呦胳膊上的皮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慢慢刺穿,第一次扎歪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珠冒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咬紧唇,闭着眼转过头去不敢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又试了两三次,针头每次都扎不准血管的位置。无奈之下又换了另一只胳膊抽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排在许呦后面的女生,看得心都揪起来,背后汗毛竖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白白细细的小胳膊,已经被针扎地青紫一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谢辞都忍不住,从队伍里探出头冲前面喊:“我说能不能行啊还,把人胳膊扎穿才算完事儿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护士脸色也有点挂不住,翻了个白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站谢辞后面玩手机的徐晓成赶忙拉住要发飙的人,“哎哟我去,你先别激动别激动,公共场合,咱对医生尊敬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折腾了大半天,许呦两个胳膊被扎地都是针孔,用胶带帮主一圈棉花止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好抽血是体检最后一项。弄完以后,她一句话没说,披着外套就从体检厅出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面风很大,吹得外套摇摇欲坠,刮过脸颊,掀起发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低着头,安静地走,一直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处篮球场有隐隐约约嬉闹的声音传来,全被她抛在身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终于走到没人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苍白着脸,浑身脱了力气,双臂抱着腿,蹲在地上。 daocaorenshuwu.com

蹲了不知道有多久,脚已经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忍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全部涌出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不敢哭地太大声,只能把啜泣噎在喉咙里,一下又一下地抽动肩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憋了一下午的情绪接近崩溃,知道外婆出事,许呦的心都要碎了,脑子里什么都乱了套。她想去看外婆,可是中午父母又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许呦就不敢再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事情闷在心里发酵,让人越来越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