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冷夜

谢辞当然立刻说道:“好啊。”

许呦低头思忖片刻, 犹豫着问:“那你喜欢吃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可以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几分钟后,两人去了溪镇很有名的一条长街, 深深绕绕的弄堂隐在两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晚起了淡淡的雾,空气泛着清凉。 daocaorenshuwu.com

街道两旁挂着红灯笼, 青石板被昨天的雨水打湿,斑驳了一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有点晚了,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少。

daocaorenshuwu.com

谢辞东看看西看看。他个子高高的, 穿着黑色外套,里面白色体恤从下摆处露出一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扫一眼他,“把拉链拉上。”

daocaorenshuwu.com

他头一偏, 薄薄的唇勾起一点弧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越走越绕了,你不会想偷偷把我拐回家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听谢辞的话,有点无语, “我为什么要把你拐回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我帅啊。”他想也不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带着他去了一家汤面馆。店面不算大, 时间这么晚了, 在外面露天坐着等待的人倒是很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和他到里面找个位置坐下。并排的座位,地方有点小, 许呦不得已和谢辞挨近。 daocaorenshuwu.com

“吃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呦扯了一张卫生纸, 碎发垂在脸侧, 她埋头认真地擦面前有些油渍的木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怎么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隐隐约约有食物的闷煮的香气飘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谢辞挤过去,小半部分重量压到她身上, 故意说:“你是主,我是客,就这么招待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很重。”许呦急忙抬手推了推他的肩, “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小打小闹着,老板娘拿着小账本和一支笔走过来,“阿拉丘撒?。” 稻草人书屋

用的当地方言问的,谢辞听不懂,皱起眉,“什么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回老板娘反应过来,以为他们是外地人,又用很蹩脚的普通话又问了一遍:“你们吃什么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放下卫生纸,回头摆手说:“伊切吾毋吃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凑在她耳边,眼珠一转,“你又在说什么鸟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我不吃,只有你吃。”她低声解释。

稻草人书屋

看两人神态亲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板娘笑了一声,转而又问“搁嬷妹妹帮弟弟维屋里厢咯?(带男朋友回家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毋兹毋兹(不是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板娘只当她害羞,又问:“侬对象切撒?(你男朋友吃什么)”

稻草人书屋

许呦摇头,“伊毋兹吾对象(他不是我男朋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回谢辞连蒙带猜,听懂了两个字。他很认真地问,“你们在夸我帅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板娘笑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小小白了他一眼,“你吃什么,快一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最后点了一大碗汤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用托盘送过来的时候,白瓷碗里袅袅浮起热气,葱葱绿绿的碎葱撒匀在面上。 稻草人书屋

谢辞拧眉,站起身,“我要他重新做一份,我不喜欢吃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别这么浪费啊。”许呦忙拉谢辞,让他坐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帮你挑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呦说着伸手拿了一次性的筷子,摊开一张卫生纸放到油腻的方木桌上。她把浮在汤面上的葱花一点点剔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热雾熏过她干净的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狭小的餐馆,声音喧扰嘈杂,旁边墙壁上挂着破旧的小电视机,放着很久之前的港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不紧不慢地,看许呦一系列动作,轻笑一声低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乘晚班飞机赶回临市,到了之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www.daocaorenshuwu.com

深蓝色的天空宛如巨大的黑幕,稀稀淡淡的星光,一轮月亮弯而寂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飞机上时,许呦已经困乏,半开的眼睛支撑不住闭了起来,睡了一小会。此刻从出口处出来,人依旧打不起精神。 稻草人书屋

谢辞侧目瞅了瞅她,欲言又止道:“我们.....” 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抬头:“恩?” daocaorenshuwu.com

“要去开房吗?现在才3点不到,能睡一会。” daocaorenshuwu.com

许呦立刻摇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是瞧出她内心在想什么,谢辞咳了一下,“我又不会对你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还想再说,许呦急忙让他打住,“不是,你别误会了,我就是不喜欢睡宾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办法,从机场走出来之后,他们随便拦了个的士去市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路上,司机师傅几次好奇地从后视镜打量他们。那不加掩饰的目光让许呦有些不自在。坐她旁边的谢辞不耐烦,冲前面喊:“不是,您看路啊师傅,一个劲盯着我媳妇看干嘛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司机师傅目光转向谢辞,呵呵笑了一声,打趣道:“年纪这么小就谈恋爱啊。” daocaorenshuwu.com

谢辞闲着玩,和他瞎侃起来,“没,不小了,我们去年证都扯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真的?”司机师傅惊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然真的,我媳妇就是看上去显小,你不知道别人老说她像高中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的确像个高中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笑起来,“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呦忍不住掐了他一下,小声嘟囔道:“你乱说什么呢。” 稻草人书屋

前面的司机师傅又问,“那你们这深更半夜地干什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