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大年三十

因为许呦放假时间短, 没时间回临市过年, 大年三十晚上就找了陈丽芝一家来过年。两家人聚一聚吃个团年饭算是把年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饭桌上, 陈丽芝和许爸爸谈起许呦的成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拆打算以后考什么学校?”陈丽芝问。 稻草人书屋

许爸爸回答保守,“看她高考发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许呦现在正常水平,高三成绩不落下, 应该能进中国顶尖学府没什么大。她又是沉稳的性子, 能静的下心来,家里人都对她很放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怕她在学校受别人影响。”许爸爸摇摇头,叹了口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临市一中读书的学生,一般家庭都是上等的经济条件,吃穿用度肯定相互之间会攀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丽芝知道许爸爸在担心什么, 便宽慰了几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会, 陈秀云把切成片的水果端了出来, 放到餐桌上,“诶呀你们多吃点东西,先歇会, 说点别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也别忙活了,快点吃饭吧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不饿,今天的菜好吃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秀云皱着眉,轻轻拍了拍许呦的肩膀, “阿拆,跟你说话呢,怎么老是走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到母亲催促,许呦才停止发愣, 停止吃饭的动作抬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你今天的菜好吃吗?”陈丽芝在一旁解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回过神,点点头,“好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最近压力是不是有点大,看你整天也不说话,就在房里,放假了也没看你和同学出去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秀云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拉开一边的椅子坐下来,略有些担心地打量许呦,“学习重要,身体也重要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啊,阿拆别老这样,多出去走走,这样老是待在家里,容易把自己闷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爸爸打断她们,筷子敲了敲碗,“出去玩什么玩,这都什么时候了,许呦她自己有分寸的,都快到高三了必要的努力也是需要的,现在她年轻,辛苦一点又不会怎么样,这点苦都受不了以后出社会了怎么办的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低下头默默吃饭,听着也不说什么话。 稻草人书屋

吃完饭和外婆打电话,许呦很久没见了很想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婆前段时间已经出了院,一直在家静养着,接到许呦电话很是开心,反复用熟悉的乡话喊:“阿拆哟,阿嬷好想你哇,过年不回来,吃不到阿嬷给你做的油糕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家里还有两三个和许呦同辈分的表姐和表哥,但是许呦是外婆最疼爱的一个。她从小跟在外婆身边长大,转来这边上学后,外婆总是担心许呦没东西吃,或者吃不够,吃不习惯。但是外婆年纪大了,很多事情记不牢,一件事情喜欢反复念叨很多遍。

www.daocaorenshuwu.com

“阿嬷我放假回去看你,身体有好点吗?”许呦压下心里淡淡的辛酸,笑着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身体好多了,你在那边有没有好好吃饭?”

daocaorenshuwu.com

“我天天有好好吃饭的,等放暑假就可以回去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乖啊我的阿拆,暑假回来,阿嬷给你红豆汤喝,还有蒸糕啊,阿嬷弄了很多,你到时候讲,我给你准备着。”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乖乖答应,“好,阿嬷你在那边也要好好的,我听话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外婆絮叨完,挂掉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低着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面前的电视机里放着欢快喜庆的春节联欢晚会,偶尔能听到楼下儿童嬉闹跑过的笑声,伴随着一阵烟花爆竹噼里啪啦的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脱了鞋,盘腿坐在沙发上,无意识翻看手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收件箱里许多群发的祝福短信,许呦懒得回,一条条往下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突然看到一个名字时,她手指一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 www.daocaorenshuwu.com

上次和他见面还是什么时候?半个月前?一个月?记不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从那天晚上,她就没有联系过他。谢辞也没有再找过她。两个人联系似乎就这么断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除了前几天深夜,许呦写着卷子,接到谢辞打来的一个电话。 稻草人书屋

接通后,他一句话也不说。许呦本来就不善言辞,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这通电话意图在哪,于是也沉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谢辞?”过了一会,许呦试探性地喊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边只有轻不可闻的呼吸声,然后他开口,“你在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家里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没有话要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问:“是不是我不跟你打电话,你永远不会找我啊,分班了就想甩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阵娇柔的声音唤他的名字,然后便是清脆的笑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在外面,喝醉了吗。”许呦静静地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不跟我到一起,就是想敷衍我,现在终于可以不用跟我到一起,你是不是很开心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谢辞声音疲惫,话说的混乱,逃避着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辞.....”那边又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

稻草人书屋

许呦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低下眼。小小的阅读灯照亮书上的字,她翻过一页书,把手机放到旁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分钟后,她重新把手机拿起来。那边已经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