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下雪了

天已经黑透,许呦在陌生的街头蹲了很久, 脑子里不停嗡鸣。手机不知疲倦地震动着, 她却始终没有接,连来电显示都没力气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到最后, 脚麻了, 胃的疼痛感终于减轻一点。

daocaorenshuwu.com

“——小姑娘,没事吧?“一道声音出现在她耳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抬头, 看到是个戴口罩的年轻小姑娘。她有点担心地弯下腰询问:“我看你一个人在这蹲很久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呦一怔,极力想表现地自然,摆了摆手, 对那人说:“我没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脸色苍白虚弱, 连着咳嗽了几声。

www.daocaorenshuwu.com

年轻的小姑娘忍不住上前去扶她, “你看着不是很好诶, 用不用去医院看看什么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用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时, 许呦手机又响了, 是谢辞打来的。她浅浅叹口气,随手按掉。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是故意不理他,而是她知道自己现在, 心中有些情绪积累起来,不太容易褪去。精神都被打散了,这种感性占上风的时候,继续吵下去只会互相伤害对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不想和谢辞吵架,更不想伤害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谢你。”许呦站稳后,不好意思地道了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什么啊, 举手之劳而已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轻小姑娘心地善良,陪许呦在路边拦的士,看她坐上车了才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家。客厅和厨房的灯开着,许爸爸坐在沙发上正在看一份报纸。他听到动静,抬头朝刚进门的许呦看了一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换好鞋,走近几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爸爸拿起放在一边的遥控器,把电视音量按小,随口问:“和同学去哪了,玩了一天,刚刚跟你打电话也不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刚我没看手机,没去哪玩,吃了饭就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爸爸沉默两三秒,把手里的报纸放下,“你过来,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点点头,精神不济,把包卸下走过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最近有点不在状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有些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就听到许爸爸说:“你老实跟我讲,是不是还在想物理竞赛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有...”许呦喃喃回了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爸爸拔高音量,有些激动地从旁边摔了本书出来,一声呵斥,“我给你买的资料,你说没时间做,结果呢,把你那B版五三的物理习题全部做完了,你哪来那么多时间?都跟你说了竞赛不是出路,你又没接受过什么训练,你们学校也没有组织外出去培训,你怎么还这么倔,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看看你哥哥的教训还不够吗?!荒废了一年又一年,还不是没搞出什么名堂来,人家还有正规训练呢,你就靠一个人自学,能成什么气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孩子的青春哪这么容易浪费,你说你,去年暑假我是同意你报物理竞赛吧,结果你初试就被刷了下来,我知道你那时候是发烧了,发挥不稳定,但是这个也不是借口知道吗?如果你高三了万一还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竞赛和高考不一样,你怎么还不死心.....马上就是最重要的关头了你现在还分心去搞什么竞赛,高考要是因为这考不好,你难道要去复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知道自己父亲的期许和担忧,找不出话来反驳,索性就一言不发。许呦的表哥也是学竞赛的,只不过高三最后一年还是失利,没有保送成功,高考也受了影响,最后表哥不想复读,将就着去了一个普通的211。

稻草人书屋

“怎么了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秀云听到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许呦再挨骂,她心里一急,快步上前,把许呦扯到身后,“怎么又在骂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自己问她!”许爸爸余怒未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秀云将目光转到低着头的许呦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一动不动地静默着,一句话也不说,眼帘垂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回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嘴唇抿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话呀,想把妈妈急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张了张口,刚想说话,眼泪就坠下来。她用手背去擦,还是止不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她这幅模样,两个大人心里也不落忍。僵持了良久,许爸爸消了点气,他重重叹息,语气深重:“不是爸爸逼你,我们全家的希望都在你身上,我和你妈妈就你一个女儿,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学习成绩好,不要在这么重要的时间段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你以后后悔都来不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算了算了我今天也不说你了,回去好好想一想吧,今天早点洗了睡。”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秀云喊住她,“还吃点东西吗,妈妈下了面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呦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洗完澡,她靠在床上,发了一会呆。觉得坐着太冷,干脆把衣服脱了钻到被窝里去。 daocaorenshuwu.com

被子里也不暖和,只觉手脚冰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愣着神,不知道为什么想起谢辞。和一个人相处久了,就会太依赖,也会习惯性思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总是穿的少,身上却温暖干燥,不像自己,冷得像冰一样。于是每次两个人在外面,他都会习惯性把她的手握住放到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