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酒吧

上了车, 付雪梨就嚷嚷开了,她抱怨着:“谢辞,你这么多年了都, 你狗脾气能不能改改啊, 一点耐心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一帆在一旁只顾着笑。 daocaorenshuwu.com

谢辞保持沉默。他目视前方,撑着头, 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方向盘。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副驾驶旁的门被拉开。他视线控制不住地往旁边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呦拉开车门, 视线和谢辞不期然地撞上。她先是愣了一下,默默把包放好, 随即坐进来带拢车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纤细笔直的双腿自然并拢, 踏着小巧的白色高跟凉鞋, 白皙的脚背露出一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看了两秒, 觉得喉咙有点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低低咳嗽一声, 然后转过眼, 不得不别开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好像有一段时间又没见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侧着脸,双臂搭在方向盘上,边咳边看向窗外。玻璃窗上某人的倒影若隐若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没在意, 低头把安全带拉过来扣上,后面的付雪梨拍了拍她的肩膀, 递过来一瓶纯净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呦接过来, 头微微侧着轻笑,“谢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谢。”谢辞转头,和她视线对上, 很快地回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付雪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跟这没话找话,坐在后排的宋一帆忍不住插了一句,“哈哈哈哈哈我操,人许呦没跟你说话。”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好像也没跟你讲啊。”谢辞呛声完,猛踩油门,打了方向盘拐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真是厉害啊。”付雪梨讽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看着反光镜挪车,无所谓地笑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车开到路上,正是午后这个时间段,车流稀疏。他们运气好,碰上几个绿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坐在他旁边,左右看了看有没有限速牌,犹豫着问,“谢辞,你的车是不是开的有点快了。”

稻草人书屋

“哪快了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谢辞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记得这段路限速60还是40?”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你看看你的仪表盘。”许呦鼓了鼓腮帮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看了她一眼,慢慢道,“我,只想看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全车寂静了大概有个三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谢辞,你打住打住先——!”正在玩手机的宋一帆喷了,他猛地抬头,拍了拍驾驶座的椅子,“我真的要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付雪梨也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肉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当事人的许呦坐在一边,一脸波澜不惊的模样。不过她有点想笑,头转过去看窗外。

daocaorenshuwu.com

摇了摇头,宋一帆同情地说:“许呦,你谅解谅解,谢辞这么娘们唧唧的,你可千万别嫌弃他,有时候他就是脑子抽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再说一句?”谢辞声音淡淡的。

daocaorenshuwu.com

宋一帆笑不动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前面有道路管制,交警口里含着哨子,在疏通路况。 www.daocaorenshuwu.com

车子慢慢减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头枕在靠背上,微微侧着头,和身后的付雪梨在车里聊起来。这几年的生活,过得如何,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生活小事。这么多年没见了,心里还是有些感慨和难言的情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多数是付雪梨说,许呦安静地听,偶尔应上一两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遮阳板被拉了下来,阳光投射进来,只能勾勒出她下半张脸的轮廓。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角度看着没有一点遮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的目光从许呦的下颌滑过。他偷偷瞄了两眼,然后顿了一会,故意咳嗽几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人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付雪梨兴致勃勃,然后车里又响起几道不容忽视的咳嗽声。她一停,问:“谢辞,你嗓子很不舒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也止住话头,看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谢辞表面还要强装淡定。他衬衣的纽扣解了两颗,半截锁骨露在外边。 www.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瞥了一眼许呦,又看回前面的路况。交通管制已经结束,他脚踩在油门上,换挡提速,车又上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两秒,他淡淡地说,“许呦,你看我干嘛,我还要开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默了两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你也别看我了,好好开车。”许呦拆穿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在好好开车,但是你别老用视线骚扰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无语道:“我刚刚没看你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谢辞不服,“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面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付雪梨小声问宋一帆,“谢辞怎么还是这么贱兮兮的,这几年都没怎么变过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出国过一段时间,知道许呦和谢辞分手,但是不知道具体事情,也不清楚他们两个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现在听说又在一起了,看样子相处的也很自然,付雪梨还是有点感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还是逃不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宋一帆心里倒是欣慰。他说:“还好吧,谢辞最近才活泼了一点,这样子挺好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记得之前去修车厂找谢辞,谢辞那时候精神不太好,看了人也不怎么说话。反正就是没了一点生气的模样。现在虽然是贱了一点,但是看的出来和以前很大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