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山区救援

许呦一刹那,感觉全身血液都轰上头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虚又羞耻的感觉糅杂在一起。她第一反应是挣脱他的手跑开, 可没来得及甩开, 就被那股力气强行扯得跌倒在沙发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道黑影迅速压过来, 身躯挨着她, 呼吸像滚烫的岩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许呦穿着睡衣, 领口微微敞开,胸前和脖子处赤.裸的肌肤露出来一大片。她开始挣扎,小腿乱蹬。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手肘曲起,压在她耳旁, 声音哑得不像话, “许呦...你居然敢偷亲我。” daocaorenshuwu.com

好像她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daocaorenshuwu.com

“你...别压我。”她声音弱,双臂又酸软,无力地推拒着身上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论怎么挣扎, 却毫无抵抗的作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空气里荷尔蒙的气味快要爆炸,谢辞仗势欺人,手也开始不老实地往下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碰...”许呦仰面躺着, 恍惚觉得身上在冒热气。她想拿开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 却被反握住胳膊往沙发上压。 daocaorenshuwu.com

“你怕痒?”

稻草人书屋

死死把她圈在角落,谢辞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 觉得爽的要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从高中第一次看到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经过他身边, 带起一阵凉风。还有她趴在位置上睡觉, 或者上课起来回答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纤瘦的颈,胳膊,细白的小腿。

www.daocaorenshuwu.com

慢慢出现在他梦中的幻想里。那时候的许呦讨厌他, 他知道。开始谢辞曾经恼火过,以为自己不过是喜欢欺负她而已,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越是欺骗自己,就越是管不住自己。越想靠近她,只要靠近,就止不住地看她。到后来他干脆放弃了,也不再压抑自己,无可奈何地放任自己幻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正自己脑海里想的东西,别人也无从得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无数失眠的夜里,幻想今晚一样的场景,把她完完全全圈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圈在自己身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忍不住,低头把嘴唇贴上去,轻轻舔舐那片柔嫩的肌肤。边舔边咬,谢辞亲到许呦花瓣一样微张的唇,脊背就像过电一样酥麻,呼吸不由粗重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口腔温热,她小截湿润的舌尖被猛一下含住吸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沙发上的两个人气息起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热意汹涌,许呦渐渐意识模糊又清醒,感觉身上的人松了钳制。她觉得隐隐约约有东西顶着小腹,又不敢去碰压在身上的谢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句话也不敢说,生怕又刺激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把头埋在她脖颈间,潮湿的黑发,灼热气息搔得她颤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等了半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扯过之前脱下扔在旁边的外套,盖在她身上,然后猛地起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浴室微黄的灯亮,随后哗啦啦有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发丝有几缕贴在嘴巴边。她慢慢坐起来,胸口,手臂,小腿,有几处被掐的淡色红印。想起谢辞刚刚...下流的动作,许呦觉得身上血液都在倒流。她不敢再深想,默默把被扯得凌乱的睡裙拉好,外套盖在小腿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淅淅沥沥的水声一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才一下回过神,逃似得回了房间。把门反锁,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上要开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会议室里是暗的,只有ppt的屏幕发出一点亮光。最近全组在忙一个选题,熬夜赶稿,大家精神都不太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也有点疲倦。

daocaorenshuwu.com

她刚想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就看到两个未接来电,全是谢辞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台上组长在讲话,全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老生常谈。 稻草人书屋

“我们虽然是搞时政新闻,但上头领导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多搞搞实际的。经济新闻被他们比较看好,大家最近可以找找这方面的选题去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旁边有人小声嘀咕,“谁tm信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例会结束后,许呦走到茶水间,把手机充上电,给谢辞回拨了一个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那边很吵,有风呼啸的声音。 稻草人书屋

“许呦,今天晚上不能找你了,我有点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昨晚没睡好,此时眼睛涩得发疼。她边冲咖啡边问,“什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时,茶水间的门被推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刚在会议上嘀咕的同事,叫邱于,一进来就跟身边的人滔滔不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活着也真是够累的,全他妈瞎扯淡。非要搞什么经济,想想还不是得认命,按领导意思就是多挣俩钱过日子去吧,什么他妈的正义,自由....天天被他们消磨意志,还不如申请驻外当个战地记者,至少还有点意义。” www.daocaorenshuwu.com

其他人都习惯邱于比较愤青,左耳进右耳出,就那么随意安慰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略微停顿,然后说,“我一朋友,开车去景山自驾游,他车坏了,我去接他。”

稻草人书屋

“景山?”许呦走到角落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想了想,“那地方好像很远,山路不是很好开吧?” daocaorenshuwu.com

“还行吧,明天就回来了,别太想我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放下电话,她眼睛看着窗外。乌云翻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由想起今天早上出门前看的天气预报,今天有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