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最后的最后

晚间又下起了雨。

许呦在狭小昏暗的浴室里打开热水龙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一只手受伤了, 不太方便。只能潦草地用白毛巾擦干净身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临时在景山住下,没有换洗的衣服,只能在路上随便买了一件。 稻草人书屋

已经接近午夜,不太合身的白棉布T恤穿在身上, 袖口也卷起来。许呦光.裸.着双腿坐在床头,手机的电差不多充到满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刚刚拔下插头, 头顶的灯闪了两下, 整个房间突然陷入黑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窗外一道雷闪过,紧接着就是暴发的雨声。

www.daocaorenshuwu.com

许呦抬起手臂去按墙上的开关, 反复两下,熄灭的灯毫无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会,许呦四处观望了一下, 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她摸索着站起来。没走两步,门就被敲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呦, 在吗?”是谢辞的声音。

稻草人书屋

她慢慢摸着墙壁,把门拉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停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侧身,让他进来,“我知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谢辞顿了顿, 举着手里的东西给她看,“我给你送蜡烛,一个人你怕不怕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先进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深人静, 破旧的小旅馆,外面下着暴雨。房内摇摇晃晃的蜡烛火焰亮着,坑坑洼洼的墙壁上投影出两个扭曲的黑影。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地方可以坐, 谢辞就坐在床上。床身有些矮,他双腿跨开,手肘撑在膝盖上,模样一本正经,连眼睛都不带乱瞟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眼睛不乱瞟,不代表思想不开小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胡思乱想了一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个。”他一转头,就撞上她的眼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太猝不及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呦问,“你要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豆黄昏的光里,谢辞看了许呦几眼,“你刚刚在医院跟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daocaorenshuwu.com

她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你好怕我出事,还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还有——”他一板一眼复述。 daocaorenshuwu.com

“等一会,你先别说了。”许呦睫毛颤了颤,恨不得捂住他乱说话的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咬住嘴唇,面色微红,眼若含着秋波。谢辞看得心神荡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坐着荡漾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还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上晚自习,也是下雨断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老师走了,教室里特别乱。我们都下位在疯玩,就你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在位置上默默搞学习。然后我凑上去瞄了一眼,居然还在算物理题,当时就是很佩服你了,还在想,我日真的是学霸中的战斗机啊这个新同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呦被他奇怪的形容词逗乐,哑然失笑后,又默默地说,“我当然记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记得非常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惊讶了,“你记得?”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和宋一帆拿着雨伞在我旁边闹来闹去,还踩了我一脚,撞翻我桌子,把我手电筒撞到地上摔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听得笑吟吟,“噢,还有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神色开始变得不自在,“好像没了,其他我已经不记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辞笃定道:“你肯定记得。” 稻草人书屋

许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谢辞慢悠悠地说,“你捡完手电筒站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好烦啊。”她打断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谢辞忍着笑,“这都过去多久了,不就是起来的时候在我面前摔了一跤,跪在我腿旁边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还想着怎么了,新同学给我行那么大一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扶你站起来,还被你踹了一脚,现在想起来都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不是害羞了?”他试探性地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呦别过头,脸分明红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了,我不说了。”谢辞侧着头笑了下。他利落的喉结滚动两下,触到她光.裸白皙的大腿,停了两三秒就移开。

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会,谢辞又回到原来的话题,“其实也没多大关系,你别记仇啊,我都怀疑你后来那么讨厌我,是不是就是那天晚上我不小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被堵在口里。谢辞眼睛睁大,心里只剩下两个字。 稻草人书屋

我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呦跪在床上,立起身,双臂圈住他的脖子,唇对唇贴上他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微微张开口,身上似有若无皂角的清香萦绕在鼻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谢辞大脑当机片刻,很快反客为主地亲回去,把她压在床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散乱铺在床上,许呦被吻得七荤八素。她的手指摸索到他黑色柔软的短发,另一只手被谢辞按着,指缝交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的唇与纤细的颈相触。他从她的发烫的耳廓啃咬,一路滑到下巴,白T恤的下摆被掀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只手握不住的滑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用拇指和食指的指尖揉搓,听到她喉咙里发出闷闷的呻.吟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要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交错混乱的呼吸声,柔软的舌交缠,牙齿轻磕到一起,有些疼。不知过了多久,谢辞用尽此生最大的克制力,强忍着离开许呦的身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忍得额头冒汗,腰、背和脖子上也布满了薄汗。谢辞哑着声音,低而又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