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庄子然是这么描述叶知秋的:聪明绝顶,好在还算年轻,柔顺黑发犹在。成绩绝顶,已经蝉联年级第一三年,并数次代表我们高中参加全国的数学物理比赛,一等奖拿到手软。低调绝顶,从不仗着自己的威名强抢民女,绅士沉默,不像年级第一帅哥尹瑞,喜欢在丑女面前卖拽,在美女面前卖笑,看到丑女什么事都不愿意做,看到美女什么事都愿意做。年纪轻轻,就把双重标准执行得如火纯青,真是十分的有前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庄子然显然对于年级第一帅哥也很感兴趣,说到后来,已经把两个在不同领域各领风-骚的男人穿插介绍,我听得入了神,却不得不在两个男生中来回切换,听得有些累。但我显然低估了庄子然的品味,她毅然决然得更欣赏智慧型男人些,所以重点依然围绕在叶知秋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庄子然的描述有时过于抽象,情绪化色彩较重,最后甚至强烈暗示我这个刚从美帝老窝回来的假洋鬼子,别呆美国几年就以为见识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其实真正的人才是扎根于社-会主义嫩绿的藤条上,喝着社-会主义的奶水,被社-会主义女生呵护长大的。叶公子就是这么被一群女生细心呵护并长成如今的规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完了庄子然一气呵成的描述,我开始好奇为什么一群女生要呵护叶知秋。在我的逻辑里,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是该骄傲如王子的,可他竟落到要让女生呵护的地步,我想他一定有一些致命的缺点使他非常脆弱不堪一击,比如他十分的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此,我作为一个花瓶,深深得开始同情他,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也愿意用我的一点绵薄之力呵护一下他。真挺不容易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对叶知秋的好奇心膨胀如气球,于是对庄子然说,“这个人好厉害,你下次见到指点我看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终于在我进入这所中学的第十一天,我见到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瑟瑟寒冷的早晨,我在庄子然的提醒下守株待兔,透过窗口翘首期待他出现在走廊上,眼睛眨也不眨,无比雀跃得等待一个丑陋却聪慧的神人出现,用他丑陋的光芒从此照亮我一生的道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我的脖子偏离正前方90度超过五分钟后,在庄子然粗重的喘气声中,他终于出现了,却令我有些失望。我失望于他其实不丑,斯文白净,不算特别高大,鼻梁还十分的挺直。我如夜间的猫头鹰般盯着他评价他,尽管他不是肌肉帅哥,好在儒雅清秀,他与丑是搭不上边的。令我欣慰的是,他厚厚的黑框眼镜挺丑的,穿一件普通的黑色羽绒服,腰间甚至别着串钥匙,悉悉索索得发出金属的碰撞声。

稻草人书屋

早晨寒流来袭,我看到他呼出的白汽消散在空中,真实却又遥远。那一刻,我蓦然发现,原来高高在上的神人喜爱裤子上挂着串钥匙…… daocaorenshuwu.com

我无言得看着他拎着散发热气的包子,翩翩走过我的窗前,脑海中又浮现三个字,书呆子。

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桃花,你居然叫叶公子‘书呆子’?”庄子然大叫,本吵闹不休的全班顿时鸦雀无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眼皮跳了跳,愣愣转过头,眼睛圆睁着,丝毫未料到我竟然与庄子然心灵相通到这种地步,我脑子里想什么,她已同步知道,我有些心慌。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怯怯得开口,“啊?你说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庄子然用谴责的眼神瞪着我,气鼓鼓的,这时坐我前面的林北北转过身来,用娇滴滴的嗓音说道,“桃花,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叶知秋呢,他才不是书呆子,才不是呢。”说着说着,她已经有了哭腔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有些发懵,如梦初醒,“我……我没说他是啊……”庄子然用粗壮的食指狠狠得戳了戳我的肩膀,“你还抵赖还抵赖,明明就说了,我跟北北都听到你说他了,你就是说他了。”我的嘴巴泄露了我大脑的机密,并且还是在我未授权的情况下惹出烂摊子。我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摊手卖笑,“他确实……比较像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我说的是事实,自从我13岁踏入美国国土后,我发挥了中国人出色的概括能力,最后总结出来,洋书呆们普遍都是白净邋遢,没发育似的瘦弱如竹竿,不像传统审美里的帅哥,普遍都是健壮小麦色。在我看来,书呆和帅哥是成反比的,比如帅哥胸肌发达,那么书呆必然胸肌萎缩;比如书呆必然聪明,那么帅哥必然愚蠢;比如帅哥在床上夜夜用下-半-身的某部分努力,那么书呆必然是夜夜用上-半身的某部分努力,都很敬业。

稻草人书屋

这时林北北微嘟着嘴生气了,嗔怪我的轻蔑,“桃花你不懂别乱说,叶公子数学好物理好化学好英语好,他还很喜欢篮球,他运球技术虽然不太好,但他的姿势特别好看,最厉害的是,叶公子还会打网球,他虽然瘦,但是他有黄金比例,他特有曲线的。他还不骄傲,我在路上跟他打招呼,他都会笑笑,笑得可好看了。桃花你怎么去了趟美国,审美就这么往下掉呢,我不要跟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