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那是个夕阳落下的黄昏,枫叶映红我迷茫的脸颊,我很想写诗纪念它,考虑到昨晚我妈正在第六次收看那部就做“新白娘子传奇”的电视剧,所以我诗的题目就叫“新为了忘却的纪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秋天的黄昏,我低耸着肩膀跟在数学老师秦老师身后,落寞到极致。大概秦老师钟爱环保,她特喜欢穿长及地的保守长裙,走起路来裙摆扫荡着路面的尘埃,一路扬起风尘无数。我闷闷得想,如果日后有人要求我写一篇回忆数学老师的作文,就干脆取名为,“那风尘中的师太”。 daocaorenshuwu.com

我默默跟着秦老师走进她的办公室,已经预料到此番进了鬼门关,攥着拳头提醒自己,好歹要留个全尸出来。数学老师办公室只坐着一位背对着我们的中年男老师,秦老师走到那男老师前面一张办公桌坐下,我怏怏得站在她桌旁,等候师太掀起暴风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古以来师太的形象都不太正面,要么就是李莫愁这般出了家,还放不下初恋男友的多情师太。要么就是峨嵋派灭绝师太这般出了家,还每天惦念倚天剑的贪财师太。秦老师的师太脸也是意料之中的寒霜逼人,我预感到她第一句话会是,“陶花源,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不其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陶花源,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这样的成绩怎么参加高考,连最基本的不等式都不会做,你看看这道,我头一次见到有学生犯这样低级的错误,还有这道,辅助线画七条,你画素描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可怜兮兮得耷拉着头,做出无限忏悔的表情,希望尽量唤起师太的怜悯之情,但师太之所以为师太,最大的特点是在遁入空门剃头发时,顺便也把怜悯心一起剃度了。师太仍然喋喋不休,此时门嘎吱响起,我耳尖得感觉到有几个人进来,走到中年男老师桌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正常情况下,我的本能应该是转过头看看究竟是谁进来了,可是我的处境是如此险恶,我的本能也被扼杀在师太的斥责中,任何多余的动作怕都会引起师太的反攻,于是我只能更加低得垂下头,心想反正全年级都知道我陶花源很擅长考低分,出丑就出丑吧。

daocaorenshuwu.com

“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陶花源。高三的人,连初三的数学水平都不到,你在美国的时候怎么学的?啊?你说说,你在美国学了点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师太细长的单眼皮射出寒光利剑,凌厉的血唇甚至不允许我沉默。我猜测到可能师太是爱国人士,从她那身清代长袍般的非主流长裙可以看出,她非常排外,我决定顺她的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可怜兮兮得抬头看了眼师太,小兔子般开口,“老……老师,美国的课本都挺简单,我不太适应这里……美国老师说要在轻松中学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什么?”师太圆睁小眼大吼,“学习怎么能轻松,开玩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内心窃喜,明白自己轻松两句话就挑起了中美战争,我不是“不行”,我是“行”在其他领域。 稻草人书屋

小小办公室里,余光告诉我,旁边几个人没有离去,背对着门的师太的咆哮轻松得盖过了他们的小声轻谈。

稻草人书屋

“美国怎么搞的?还超级大国呢,这样的教育质量太让人揪心了,我们好好的聪明的中国孩子被教成这样……”师太念叨着气愤着,突然想什么来,严肃的脸庞突然再度朝向我,我心一寒,大叫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陶花源,美国人把你教成这样,秦老师不怪你。但是这个你学习态度要端正过来,我听说你前两天当着大家的面说12班的叶知秋是书呆子,有没有这事?叶知秋可是我们学校最优秀最努力的学生,你好好检讨下,你要知道我们学校的品牌,就是靠叶知秋这样的同学树立起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完全没有料到师太居然把话题扯到叶知秋上,当时有点发懵,只能诚惶诚恐得点头道,“是,秦老师我错了,我不了解叶同学,我真的错了……我现在很尊敬他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知错就改总算让师太的脸有了点人气,她没好气得横了我一眼,抽了张卷子给我,“去,拿去做了,我还特地到高一组老师那里拿来的高一卷子,认真做,实在做不出让你爸给你请个家教,”最后她语重心长得说道,“陶花源,你这样不行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经师太几次三番得强调“我不行了”,我霎时觉得自己真的不行了。我克制住自己要给师太跪下的欲望,朝她礼貌得道别后,就拽着卷子如行尸走肉般要离开。经过师太后面的那群人时,我的本能终于恢复正常工作,抬头扫了眼那几个男女,在目光锁定一张侧脸时,我晕眩了一下,真想昏死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叶知秋。我哆嗦着腿走出办公室,浑浑噩噩得往前走,觉得自己骄傲的人生,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那个优秀的人面前,彻彻底底得毁了。而更可怕的是,我甚至不明白搞不清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他,心里只是一遍遍重复着:是他是他,为什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