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过去的半年如电影播放渐渐终止,我心神不宁得看着我40分的数学卷子,那血红狰狞的数字像是把锋利的剪刀,生生剪断我对生活爱情的渴望。身边的林北北和庄子然正在聊着最后一道大题的解法,而她们口中的数学语言对我来说好似外星语,我眉紧紧揪起,思考着,究竟我来自外星,还是她们来自外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抬头望一眼黑板上那“离高考还有80天”的娟秀字体,我直觉它是咒语,我被它折腾得停滞不前看不到未来,而我身边的同学们却强大到可以跨栏冲刺,独留我被困在大森林里等待巫婆将我煮着吃炒着吃蒸着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黯然神伤时,上课铃响起,是体育课。同学们纷纷站起,我心虚了似的连忙折起40分的卷子,正打算放入抽屉时,庄子然粗壮的手已经像拽小鸡似的把我往外拖着走,“桃花,磨蹭什么呢,今天3班和12班篮球比赛,快点,迟了就没好位置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了来了。”我羞红着脸被她拉着走,手上还拿着那烫手的40分卷子,只能把它放入校服口袋,跟着人流缓步下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生们兴致勃勃,处于青春期的脸庞油光闪闪,只有鼻梁上品牌不一的眼镜泄露了他们青春期最大的困惑----高考。我这个初来乍到的海归,被我爸揪着回国体会中国式的困惑,因为鼻梁上没有架着眼镜,使得我内心的困惑不太有说服力,为了入乡随俗,我默默思考怎样使我的眼睛在半年里从1.5下降到1.0。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北北却打断了我对困惑的思考,她兴奋非常,扶着眼镜朝我和庄子然叫道,“今天尹瑞上吗?他上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正在思考她口中的“上”是不是上-床的“上”,庄子然已经开口,“3班能少得了他吗?绝对的主力啊,对了对了,12班谁上啊?有叶公子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从庄子然短短的一句问话中,我归纳出了她将来的择偶取向,果然跟我十分的有共同语言。在听到那个令人心潮澎湃的名字后,我压抑下内心的冲动,静静问道,“他真会打篮球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我是一个多么愚蠢的花瓶啊,美国短短几年就把我培养成了傻姑,为什么我要在我的问句里加一个“真”字呢,这个“真”字使我的语气充满了对叶知秋的鄙夷,可谁又能读懂我内心对他的倾慕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庄子然生气了,咧着牙决定无视我对叶公子的轻薄,林北北更是摆了摆手,“桃花你气死我了,你真气死我了,我早跟你说过,叶公子不但数学好物理好化学好英语好,他还会打篮球,他运球技术虽然不太好,但他的姿势特别好看,最厉害的是,叶公子还会打网球,他虽然瘦,但是他有黄金比例,他还不骄傲,我在路上跟他打招呼,他都会笑笑,笑得可好看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听懵了,恍惚觉得林北北曾经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可见她对叶知秋的赞美已经到了深入骨髓,逢人便背的地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庄子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掐了掐我的手臂,我痛得叫了一声,她总是喜欢暴力镇压。我想叶知秋那么瘦弱,为了他的幸福,我就牺牲一下呵护他吧,万万不能让庄子然和林北北得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庄子然接下来的话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北北,我跟你说,桃花这个女人对叶公子有偏见,每天早上他来上课,她就看着他,跟看怪物似的,我可怜的秋,王子一样的人物,被桃花当成怪兽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听到粗壮如小熊的庄子然喊出那一声“秋”,我的寒毛大范围得抖了抖。我的脸已有些发烫,声音不知不觉得高昂起来,“看他怎么了,我在美国老是看到老外,就不许我回来多看看同胞啊。”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我不得不佩服我满身的才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庄子人和林北北听此,了解我身在异乡对中国面孔的思念,考虑到我确实不太正常了,于是也就耸耸肩膀表示理解,三人一起步向操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篮球赛没有意料中好看,我因看过现场版的NBA赛事,见惯了体格比常人大出两三倍的球员之间力量与技巧的竞技,对于如今软塌塌的少年男子的比赛,实在是兴致缺缺。无非是一群情窦初开荷-尔蒙旺盛的男孩女孩,男孩耍球,女孩则耍男孩,但故事的结尾永远都是男孩耍女孩的,当然时代发展了,社会关系多面了,也会时不时出现男孩耍男孩这种情况。

www.daocaorenshuwu.com

比赛敲锣打鼓得进行,我在围栏边站了一会,在林北北的指点下看了眼年级第一帅哥尹瑞,喧嚣人群中,他漆黑的目光正与我对上,我却觉得那分明是一双桃花眼,恶心得别开了眼,寻找那个腰间别着一串钥匙的瘦高男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处寻找了好几圈,他却未进入我的视线,我想起庄子然说的他经常在课间解决陌生女同学的各类刁钻问题,心想他此刻必是脱不开身,而我连与她擦肩的机会都没有,顿时心灰意冷,怏怏得独自朝花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