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话说完楞了一秒,猛然想起我本来是来要回我那40分的卷子,现在怎么突然把我40分的卷子又送给他了?我的花瓶大脑有些混沌,已经搞不清我到底是送了他纸飞机,还是送了他40分的卷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站在原地没了声响,远方有小鸟渐渐飞近,停驻在树枝上啄食,我死盯着小鸟,其实内心挣扎着是否该把我的纸飞机和40分的卷子一把抢回来,然后再次逃之夭夭,还是……还是豁出去一把,把纸飞机和40分的卷子全送给他,然后我俩就有了定情信物,方便以后私奔时捎上,等我老的时候我含着泪花又把这纸飞机传给我的媳妇,告诉她,闺女啊,这是咱家的传家宝,只传给儿媳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口溢出了甜蜜,我直觉自己应该豁出去一些,因为在我看来,中国一半辉煌的野史来自于女子豁出去的行为。我毕竟是个知识分子,比喻得比较书面化,其实豁出去的意思就是搞姘-头。比如水浒传,如果阎婆惜不搞姘头,那么宋江大哥也不会怒杀了她,顺便也杀一送一,杀了她的姘-头,最后被逼到梁山干起了假革命的事业。所以我认为宋江的突然走红,真要感谢搞姘头这门行为艺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打算搞-姘-头,却已经整颗心都豁出去了。我不再懦弱,把心一横,十分主动得坐到了叶知秋身边,双手规规矩矩得放在膝盖上,用我秋水般的眸子天真得望着他,他也笑微微得看了看我一眼,却有些拘谨得低头说道,“那我……收下了……谢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气氛有些冷场,四周只剩下清脆的鸟叫和我俩砰砰的心跳。我又有了扇自己的欲-望,眨了眨眼睛开始反思自己是否过度热情,我认识到我不应该把在超市抢女式拖鞋的热情,宣泄在叶知秋身上,毕竟他不是女式拖鞋。我佯装好奇得看了眼他摊在膝盖的书,恬静得问道,“那个……你在看什么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抬起了头,礼貌得告诉我,“医学方面的书。”说完让我看了看封面,我顿时愕然。如果我没眼花的话,那本书正确的读法是,华盛顿神经科应急指南。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回忆起林北北说的“叶知秋数学好物理好化学英语好”,如今我又见他在攻读深奥的医书,顿时深深感叹全面发展的人才可真教我给遇上了。既然命运让我遇上他,那么还能怎么样呢,像苍蝇一样盯上他直到他爱上我这只苍蝇精呗。我深思几秒,决定要打破尴尬的气氛,很热络得问道,“你很喜欢看这方面的书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知秋嘴微抿,目光深远,我觉得他如果摆个姿势的话,就是个英俊的思考者了。他点点头,“是挺喜欢的,我家里有很多医书,我从小就爱看。”为了让他不会察觉到我俩存在沟通上的障碍,我连忙说道,“我家也有医书,嗯,比如……比如黄帝内经,本草纲目,哦对了,我妈还有本妇产科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看到他脸红了红,尴尬得点点头,只留给我迷人的侧脸。我懊恼得暗中狠狠掐了一把大腿,提醒自己:桃花,收起美国人的豪放来,我们的祖国提倡唯美婉约,你提什么妇产科啊你,你应该说自己家里有本婴幼儿卫生指南的,这是本多么纯真无邪的书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出师不利,我镇定了一下心神,决心再来。随即又厚着脸皮问道,“你家为什么有很多医书啊?”他抬起头再度冲我笑了笑,扶了扶黑框眼睛,“我家里人都是从医的。”看我兴致盎然得等他继续,他打开了话匣,“我爷爷可能是新中国最早一代的脑外科医生,他觉得人的大脑是一门严密的艺术,每个细胞神经甚至末梢都分工不同,缺了谁,整个大脑的运作都会出问题。”他顿了顿,舒眉一笑,“我爸爸从小就听我爷爷讲这些,所以当了名脑外科医生,我是听着他们讲的病例长大的,我想我也会走同样的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眼中智慧的光芒深深得震动着我,我与他并肩而坐,却觉得他遥不可及,而我却像垂死的人,希望紧紧抓住他眼中那缕光束,哪怕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我怔怔得问他,“那……那你以后要读医吗?”我有些忧伤,想到即将来临的各奔东西,“你要考到哪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看了我一眼,“A医科大学,它是最好的医大。”随即又低下头不说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喜出望外,A医科大就在本市,还在我爸的A大边上。听我爸说,考虑到医大光棍太多,读医的女生质量又总是上不去,所以读医的男生们普遍学习劲头不足,导致出现自暴自弃的行为,经常宁可整天呆在实验室解剖女尸,也不愿意出去见见女同学们师太般的微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民政府考虑到医生终归是人民的医生,倘若不能取悦好医生,那么医生就很有可能让人民永远躺在手术台上下不来,毕竟他是有这个能力的嘛。所以人民政府在规划校区的时候,特地把女生众多的A大安排在医大旁边,来中和两校的女生质量。结果自然皆大欢喜,医生笑了,人民在手术台上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