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当甜甜那令人难以忘怀的身躯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时,我想象她那三个下巴如波浪般起伏汹涌,那无数坨肉弹跳着,她举着手朝我欢快得奔来,“桃花桃花,我身上的肉可以做很多个馄饨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不能自抑并且义无反顾得哆嗦了一下。当回忆鲜活跳跃,我有些内疚自责,毕竟我砸在甜甜身上的钱换来一堆四碗容量的呕吐物。我浮想联翩,那呕吐物怕是要叠成小山了吧,规模必定庞大,庞大到要清理一小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敢相信,于是迟疑得眨眨眼,开口问尹瑞,“那三碗她全吃下去了?”尹瑞点点头,语气斩钉截铁,“全部,连片葱花也不剩。”他停了停,摊手无奈,“当然最后连着葱花,全吐出来了,她吐完以后,店里店外的客人都想吐了,老板脸都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毕竟是始作俑者,于是只能尴尬得朝一旁沉默的叶知秋笑笑,挠着头,“其实……其实我也只是好心。”叶知秋只是无言得望着我,有些莫名其妙。我怕他误会,连忙对着他继续说,“这件事我明天再告诉你。”我又强调了一下,“我真是好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确实是好心,我本来只是希望甜甜能在喜欢的人面前任性一回,但是没想到甜甜的嘴任性到连葱花也不放过,偏巧她的胃又不让她的嘴那么“任性”,我的一片好心就这样成了驴肝肺,让人始料未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尹瑞嘴边挂着的那抹炫目灿烂的笑,让我瞬间恍然大悟垂足顿胸。我怎么忘了,这样炫目灿烂的笑往往只会出现在两种人身上,一种是王宝强这样的憨小伙,他的笑,是内在美全面赶超外在美的笑;另一种则是金城武这般帅到鬼哭狼嚎的帅小伙,他的笑,是外在美全面赶超内在美的笑,所以这种人中出现黑心棉的比率也较高。我试问再不会出现第三种人,金城武的俊脸上泛着王宝强式的憨笑,于是我推测,尹瑞是黑心棉的比率很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瑞泛着灿烂的笑,徐徐开口,“桃花我真要谢谢你,我表妹说自己再也不想吃馄饨了,我舅妈都乐坏了。”这时叶知秋问道,“尹瑞你说的是尹苗?”尹瑞点点头,又苦恼得摇摇头,“是,是她。知秋你不知道,从小到大我最怕的就是陪这家伙吃饭,我一看到她吃,我就什么也吃不下去了。她倒好,见我陪她吃饭什么也不动,每次都拉着我陪,两人份的东西全进她嘴里,这简直是恶性循环。从小到大,我眼睁睁得看着她吃下了几卡车的东西,一点办法也没有。” 稻草人书屋

我百分之二百的确定,这姓尹的是个黑心棉,因为他每一句话都如把利剑,勾起我内心的强烈自责。他绝对是讽刺我。要不是甜甜吐了,我的一片善意会换来她身上更多的“馄饨肉”,这个尹瑞明摆着要我难堪。 稻草人书屋

形势不利,我必须走。于是我假意转身朝庄子然和林北北看了看,她们仍然站在原地,用望穿秋水的眼神盼着我归队,我知道她们的口水已经各就各位,蓄势待发。于是我回头朝叶知秋尹瑞腼腆一笑,挥挥手说,“我同学找我了,那我先走了。拜拜。” 稻草人书屋

我脚底抹油,溜得飞快。 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我再快,也快不过左右护法那四只强壮坚决的爪子,庄子然和林北北把我拖向花园。余晖把我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悲壮凄美,这注定是一节轰轰烈烈跌宕起伏的体育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的花园刑场里,庄子然和林北北双手叉腰,口水形成了浓度不同的酸雨,洋洋洒洒得向我袭来。此情此景,是何等的波澜壮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桃花你为什么会和叶知秋在一起,他还笑着跟你说话,为什么为什么?”庄子然口水喷了我一脸,我怕她掐我,懦弱得不敢擦,只能任它在我脸上自由挥发。庄子然还是咬着牙掐了我,“桃花,叶知秋是我们大家的,你死了独吞的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点头如捣蒜,“是是,要有福同享。”我咽了咽口水,“才能寿与天齐。”

www.daocaorenshuwu.com

“啊啊啊尹瑞居然也对你笑,啊啊啊尹瑞他看见我了吗,啊啊啊桃花他看见我了吗?”矮小的林北北抱住我双肩,然后神经质得转头问庄子然,“庄子庄子,我今天头发乱吗?”还没等庄子然回答,她自己先神经质得开始用手粑粑头发,“啊啊啊,我平时没那么乱的,为什么为什么?很乱吗?真的很乱吗?还好吧。”然后她开始捶我,死命得捶我,“桃花我恨死你了,为什么让尹瑞在我头发最乱的时候看到我,”突然她镇定了下来,星子般的眸子闪了闪,好像会说话,“桃花,你能去跟尹瑞说说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不解,“说什么?”她眨眨眼睛,“说我平时头发没那么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才是真正的桃花癫啊我的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天葱茏而过,那晚我小宇宙爆发,做了将近五十道高一数学题,以这个辉煌的数字来纪念我和叶知秋即将到来的亲密接触。那晚我是抱着那只定情水笔睡觉的,睡前我亲了笔一口,一夜无梦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