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在我莫名其妙得面红耳赤时,叶妈妈已经盛了三碗鸡汤,放在我、叶知秋和陆蕊面前,她笑道,“这是母鸡,来,喝汤喝汤,你们都需要补脑子。”

稻草人书屋

我乖巧得谢过叶妈妈,然后小心翼翼得捧起那碗飘着母鸡体香的浓稠鸡汤,异常庄重得张口,将它送入我的嘴中。作为一碗心灵鸡汤,它滑过了我的食道,渗进了我的心灵深处,让我更坚定了要嫁到叶家的想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恍然发现,不光叶知秋值得我嫁,他家的汤也值得我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舌齿间那鲜美到销-魂的感觉无法言表,香浓到只记得母鸡的好,回味好半天,我用袖子抹去嘴边的油香,一脸陶醉得对叶妈妈说道,“阿姨,太好喝了,我这辈子都会记住这碗鸡汤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偏头一脸严肃得对叶知秋说道,“叶知秋,你可真幸福。”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似笑非笑得望着我。我意犹未尽得捧起汤碗,一饮而尽,直到碗里再也见不着浓稠泛黄的汤汁。放下碗,我又无比认真得问叶妈妈,“阿姨,你那祖传秘方卖吗?贵也没关系,我慢慢存钱买。”我皱了皱眉,“我妈妈虽然是广东人,可每次煲出来的汤……”我犹自回味了一下,“跟中药似的。有一次,我们回乡下爷爷家,我妈炖本鸡汤,放了一堆奇怪的东西,黑乎乎的,硬是把本鸡汤炖成了乌骨鸡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往事不堪回首,我脸皱成了一团,“后来我爸爸悄悄把那锅鸡汤倒进了爷爷家的猪槽里,猪以为我爸爸要害它们,都吓得躲开了。”我不甘心得又重复了一遍,“阿姨,你那祖传秘方卖吗?”

稻草人书屋

在座叶家人均楞了一会,随即笑声大作,坐我隔壁的叶知秋虽沉静如水,但忍着笑捧碗,以致饭碗一上一下微微颤动的模样,充分表明,他被我取悦了。叶知秋仙风道骨的爷爷不动声色得继续嚼咽,看似稳如泰山,可微眯的眼角泄露了笑意。叶阿姨嘴角一弯,刚想开口,陆蕊凉飕飕的声音响起,“叶姨的秘方可是只传媳妇的。”说完她朝叶阿姨弩了弩下巴,黑脸骄傲自得,“对吧,叶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黑妹的嚣张不可一世我尽收眼底,我那本甜丝丝的媳妇的心,倏地有一滩黑心的水渗出,恨不得全泼在她那身黑鲤鱼皮上。但此刻叶家人在场,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薄唇开咧,朝叶知秋露出我洁白的牙齿,“这样啊,叶知秋,那我将来问你媳妇买,你让她一定要答应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嘴上客气,心道,将来人和秘方都是我的,我问我自己买东西,我不答应才怪。听我说完,叶知秋喝汤的动作滞了滞,转头瞥我一眼,墨黑的漂亮眼珠掩在镜后,像是片深色辨不清能见度的海。他只是沉默的点点头,道:“你喜欢就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孜孜不倦得求方,简直是隐形的马屁炸弹,把叶家人炸得乐开了花,尤其是叶阿姨,她又起身为我盛了碗鸡汤,“阿姨说笑的,蕊蕊还当真了。桃花喜欢的话,阿姨回头给你抄一份,其实做法特别简单,就是要有耐性。来,再喝一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陆蕊异样的目光下,我恭敬得接过鸡汤,嘴像抹了蜜糖,“爷爷,叔叔,叶知秋,你们家的生活可真是皇家级的。”叶知秋捧着碗不动,我知道他用心在听。叶叔叔兴致盎然得嚼着菜,不解,“哦?皇家级?”我咽下口美味的鸡汤,一脸正经,“因为阿姨的厨艺是御厨级的啊。” 稻草人书屋

叶家人再度哄堂大笑。银白水晶灯下,我有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轻飘感,我真是到哪都是女主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幕已深深来临,窗外树影摇曳,晚饭在欢声笑语以及飘香中倏然过去。饭后,我收拾书包,恋恋不舍得准备离开。陆蕊因为家里人上门催回,在我放鞭炮似的璀璨眼神下,一脸不情愿得悻悻离开。她离开的背影是如此的寂然,在憧憧夜影中,散发出一种令人迷醉的美,我很客观的发现,她全身上下,就数背影最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姑娘,也就背影值得人爱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知秋近在咫尺,我用电影慢动作的速率整理书包时,灵机一动,遂掏出数学卷子,对身旁的他说,“叶知秋,这张卷子我好几个地方不懂,能问问你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扫了眼我的卷子,伸手接过,“哪里不懂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俩坐在真皮沙发上,我拿着笔等待叶知秋的讲解时,灯火通明的叶家客厅里进来三两客人,叶家长辈纷纷放下手中事务,热情起身招呼。叶叔叔向我俩做了个手势,“桃花你再留会,太晚了,待会叔叔送你回家。你们俩去书房学习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籁啊。我终于有机会与叶知秋独处了。 daocaorenshuwu.com

心花怒放了一万次,我却不得不努力抑制我内心的亢奋,有些辛苦。好在我天赋秉异,前一秒还是闪着星星眼的花痴,下一秒就是钻研学术的思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