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用警惕的眼睛斜睨着尹瑞,女性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电眼男人会坏我好事。毕竟历史上长着这种妖孽眼睛的男人,采花贼奸臣同-性恋辈出,人品没有,人渣无数。

稻草人书屋

尹瑞果然是渣子。他笑看我说,“桃花,一天见到两回,我们还真有缘呐。”然后他走近我和叶知秋,朝我笑了笑,却对着叶知秋说话,“知秋,我就知道桃花对我家感兴趣。”转过头他欠扁似的冲我卖笑,“桃花,要不要去我家坐坐?”说完,他若有深意得望着我,吐出了更有深意的一句话,“桃花,你应该知道我家就在叶知秋隔壁的隔壁了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话中有话,我岂能听不出。我冷冷斜睨尹瑞,心道,这哪是人渣,根本就是黑心煤渣,在干柴烈火的女人堆里自发燃烧久了,于是自恋得想燃烧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心里一声国骂,这个自焚的黑煤渣,每个字眼都在误导叶知秋我对他有意,令我怒不可遏。即使心里十分的鄙视,但当着叶知秋的面,我还是得继续维持我甜美少女的形象,于是我客气婉拒,“不打扰了尹同学。”我刻意强调,“我是给叶知秋送卷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瞥了眼叶知秋,见他安静不说话,只是静观我和尹瑞二人的互动,眸子深沉得似要坠入海底。我有种大浪滔天葬身海底的危机感。果然,尹瑞再一次开口,他说,“桃花,我那颗牙你供起来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叶知秋眼光莫名闪了闪,他对叶知秋解释道,“桃花下午的时候把我拔的牙要走了,她说要供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上天给我机会的话,我真想对这个男人说:我要揍你一万年。 稻草人书屋

可惜上天根本不给我冲动的机会,因为我们三人面面相觑的冷寂路边,一辆警车呼啸而过,直接遏止了我犯法的冲动。我冷静思考了两秒,认识到今夜虽然美丽圆满,但我九成九的命犯煞星了,这个尹瑞的桃花眼已经洞悉了我所有的小心思,而从他不怀好意的眉眼来看,他挫败我的意图非常明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我对叶知秋的进攻仍旧是循序渐进,打着“友谊”的旗号,而一旦这面旗帜倒下,保守如叶知秋一定会与我保持距离,思及到此,我不能让尹瑞搅局打乱我的全盘计划。来日方长,走为上策。此时我眼尖得捕捉到一辆空的的士车驶来,马上出手招招,我侧头对叶知秋道别,眉目甜丝丝得眯着,“叶知秋,我先走了。你好好休养。”尔后我甜丝丝的眉目消失无踪,对尹瑞说,“尹同学,快回家吧,你妈还等着你的酱油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绿色的士车缓缓停下,叶知秋体贴得为我开门,我喜上眉梢,感谢道,“叶知秋,你可真gentleman。”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笑笑,揪着眉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嘴里嘟哝着,“那几道数学题忘教你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走到门边,把书包扔进车厢,“没关系,我先回去自己研究。”我停了停,冲他讨好般的一笑,“不过嘛,叶知秋,恐怕我研究三年也敌不过你的一通电话,下次把你家电话告诉我吧。我还真找不到人教我,我家里人的八字天生就是跟数学相克的,我爸还不信邪,偏不给我和我妹妹请家教。我老是教育我爸,他必须向基因妥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姑娘,上不上车呢,快点。”车厢里的大头司机黑着一张脸,终于不耐烦得催我,看起来很看不惯我们这些早恋人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只好弯腰冲大头司机求情,“师傅,不好意思啊,我最后一句。”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偏着头瞟了眼仍旧站立在原地的尹瑞,他正饶有兴致得注视我和叶知秋,一看就不是好人。而此刻路灯绒绒的光线洒在他和叶知秋的脸上,美少年们染着光晕的脸庞,各有千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个浓烈阴邪,一个却温柔惬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咧出抹不易察觉的笑,悄悄凑到叶知秋边上,努努嘴小声说道,“我本来是想把他的牙扔到我爷爷家的茅坑里,让它臭上个一万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的嘴角也小小的咧开,朝我挤挤眼,“好,记得悄悄的。”说完把我推上了车,朝我挥挥手道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小虫儿纷飞的春夜,滴酒未沾的我喝醉了般,哼着小曲醉着一颗心回家,引起了曾经当过雷达兵的我爸的高度警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爸宝刀未老,手翻阅着晚报,状似无意得问,“桃花,今晚在同学家挺开心的吧?”我喜悦的笑容难以人为得被掩饰,于是只能由得它挂在我绯红的脸上,我道,“还行吧。”我爸又状似无意得问,“你那女同学家的菜好吃吗?”我背着我爸默默得赞了他一句“老狐狸”,应道,“也就那样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爸彻底放心,很开心得为我准备夜宵也就是方便面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我沾沾自喜。虽然我爸是老雷达,但我是老雷达的后代小雷达,性能上免不了的赶超老一代许多。我虽然很不想,但我确实已经把我爸拍在了沙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