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倒下的第三天正好是周六,早晨春光明媚,家里万籁俱静,楼上的鸡也没有叫,这样的气氛假若我不睡到自然醒,就对不起这明媚春光的厚爱。于是等到我自然醒时,已经是早上十点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我睡眼惺忪得辗转醒来,直勾勾得盯着天花板,听着闹钟滴答滴答响,感觉自己确实对得起春光了,却也对不起我爸妈了。我作为一个高考生,竟然睡到十点半?哪怕我得了水痘,发了高烧,这也不能成为我懒惰的理由。

稻草人书屋

听到房门外有零乱拖鞋的踢踏声,我打了个寒战,骨碌一下掀开被子,身手灵活得如猴哥再世,蹭的坐下打开历史笔记本,而当我笔记本打开那一霎那,我妈和我妹开门进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妈尖细优雅的声音适时响起,却不是赞扬我身残志坚,她小声吼道,“少给我装,回床上躺着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一脸正气得对我妈说,“妈,我正学习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妈脸抽了抽,啪的把盘中的汤碗放下,冷冷说道,“笔记本倒了。”她吹了吹冒着热气的汤,指着我的床命令,“滚回床上去。马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连滚带爬得滚回了床上,一脸兴奋得等待我妈伺候我。但是我注定没有小姐的命,我妈指了指桌上的汤,高傲如女皇般下命令,“把汤喝完了,锅里还有,喝完把碗和锅一起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甘心于自己刷碗丫鬟的命,张口抗争,“妈我长水痘呢。”这时倚在门边把脖子伸得跟长颈鹿似的桃核也叫了起来,“妈我也要喝,我也要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俩的高分贝彻底地让我妈头痛了,美丽的眸子放出凶光,首先训斥我,“吵什么吵?长水痘怎么了?你妈我怀桃核的时候,手里还得抱着你干家务,我有怨言过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瘪瘪嘴,小声顶嘴,“谁让你们生那么多?”我妈恼了,嘟囔着,“我也想丁克啊,谁叫你爸偷……”我妈话没说完,后一个字生生噎在喉咙里,表情看起来很别扭很生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怀好意得贼笑出来,朝我妈挤挤眼,“妈,你想说什么?偷窃?还是……偷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见我妈的脑门上已经有烟气袅袅飘出,颤抖了一下,遂大叫把矛头指向桃核,“呀,妈,桃核偷喝我的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桃核正隐在我妈的身后,悄悄低头在碗口小抿一口,结果因为我的大吼,她吓得脚跟没站稳,整张嘴都泡进了热腾腾的鸡汤里,凄厉一声惨叫,“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妈把烫伤嘴的桃核踢出我的房间。等到她们走出房门之际,我幸灾乐祸得喊着,“妈?到底是偷窃还是偷袭啊?”下一秒,我妈如旋风般冲进我的方面,俏脸狰狞可怕,我吓得病怏怏得躺下,捂着流冷汗的额头呻吟,“哎呦哎呦,头好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妈咧着张红唇,从牙缝里一字一字蹦出一句话,“给老娘安分点。”说完飘出了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起身擦去额间的冷汗,寻思着我妈虽然是一个舞蹈工作者,但是天生的凶婆娘气焰真是十年如一日的猖狂,我爸真是拿小命偷袭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穿好衣服起来喝汤,这时刚被赶出门的桃核顶着一张烫红的嘴跑了回来,我才喝了两口,就被猴急的她夺了去,我皱了皱眉,“桃核,我喝过了,会传染给你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桃核吹了吹热气,继续喝,“没事,妈说我生过水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肚子里的馋虫被香味勾出来,于是伸手欲夺,“还我还我,我生病了需要补补。”

www.daocaorenshuwu.com

桃核又喝了一大口,“你不要喝,营养全拿去养水痘了。还不如给我喝,我正发育呢。”她忽然想起什么来,抬起头告诉我,“姐,这只鸡是楼上王教授家的,爸爸今天早上问他买来了,花了两百块呢。”她舌头舔舔嘴边的油,“真是只价值不菲的鸡呀,还好鸡汤是爸煲的,要是妈来煲,又得煲成乌骨鸡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纳闷得眨眨眼,没有再夺鸡汤,只是直愣愣得盯着这飘着浓香的鸡汤,脑海萦绕着熟悉到骨髓的鸡叫声,问道,“爸爸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买这只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桃核把汤喝的一滴不剩,满足得咂咂嘴,“还不是因为你吗?”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你昨晚发烧说梦话,说什么要杀了那只鸡,说什么杀光全天下的鸡,还说什么秋天别来,总之你昨晚胡言乱语很久。爸昨晚陪你一晚上呢,一大早就去楼上买鸡了。这王教授本来要白送咱们的,结果爸一定要掏钱。掏了两百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是美金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脑子烧坏了,爸可没烧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刚想还嘴,只听家里门铃清脆响起,我妈去应门,接着客厅里热闹了一片,间或掺杂着我爸妈意外的说话声。想必是客人上门。桃核放下碗,黑亮的眸子闪了闪,跑了出去看个究竟。而我无限惆怅得望了一眼桌上的空碗,又仰头把视线对上楼上的方向,心里惘然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