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是我自己拨电话查的,一开始我不敢查求我爸查,我爸拒绝,“桃花你是成年人了,结果不论是好是坏,你都要学会自己承受,谁也帮不了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话筒,一颗心扑通扑通几乎要蹦出胸腔外。即便如此,我却没有摔话筒暴走,我听我爸的,学会自己承受一切。当电话那头冰冷的女声报出“数学65”时,我那还残留着星星之火的心,也被残酷的现实之风吹得什么都不剩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本以为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也弃我熄灭。心如死灰啊心如死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我其他学科都很不错,文综考了个中上的分数,英语还接近满分,语文就更不要说了,我从小就是背四书五经长大的。但这样辉煌的分数,却完全不能掩盖我是数学低能儿这一事实。就好像一个误闯原始食人部落的现代人,绝境面前献上一麻袋美元,可价值不菲的美元在野人们面前,因为太硬触感不好,都不够格当茅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是于事无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分数只能够选省外的二流院校,为了我的前途,家里开过好几次家庭会议。我爸给了我三个选择:一、出国,二,去省外读书,三、高复。我心里一团乱麻。不想离开家,不想从此见不到叶知秋,再读一年我又对数学没信心,站在十字交叉路口,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我每天像游魂似的飘荡在家里,我爸被我折磨得快疯了,我妈气得撩出狠话,“早知道你这么麻烦,还不如当初扔进臭水沟了事。” 稻草人书屋

在博弈中一天天过去,填志愿的时候我回了趟学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欢乐笙箫后,又到一年别离时。庄子然这次考试超常发挥,上A大基本没问题,差别只在于系的好坏。林北北则是耷拉着一张苦瓜脸,她也是数学不理想,一直瘪着嘴对着我和庄子然嘀咕,“我数学怎么才109呢,怎么就只有109呢,不应该109啊……考不上A大我就看不到尹瑞了,叶知秋我也看不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北北说,这次高考叶知秋遥遥领先,进最好的大学最好的系简直是绰绰有余,尽管老师们游说他很久,希望他选择最高学府,但他还是选择了A医大的七年制临床医学专业。但失望归失望,大家知道叶知秋来自于医学世家,家长也都是学科泰斗,也就尊重他自己的意愿了。至于尹瑞,他的分数进了年级前二十,旁人偷瞄他的志愿,看到他填了A大金融系。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北北为她的109上蹿下跳的时候,我默默站在一旁凝视着她,悲伤到无以复加。我羡慕她的109,如果我有109,我就能进A大了,可以每天穿着花裙子蹦蹦跳跳得跑到A大旁边的A医大去看叶知秋,哪怕没话找话得说一声“叶医生,我头疼,你给我看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多想跟他在青青大学校园里散步,直到有一天的夕阳下,他不动声色得牵起我的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生活却从不如我愿。想到这里的时候,我鼻子一酸,视线也雾蒙蒙的模糊了。我快哭出来了。为了不在众人面前失态,我低着头匆忙找借口离开,之后狂奔下楼。我想去学校花园静一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低着头冲到三楼的时候,莽莽撞撞中我一头撞上了人。所谓冤家路窄,我撞上了尹瑞。他似笑非笑得瞟了我一眼,拍了拍T恤上我头撞他的位置,似乎怕染上些来自于我身上的污秽,把眉毛一扬说道,“陶花源,我们才几天没见,你就猴急成这样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果说本来的我还只是一个小火星,忍气吞声只想燃烧自己。那么此时此刻,尹瑞那嘲讽的流氓表情,他嫌恶的拍去灰尘的手势,犹如导火索,瞬间使我升级成核炸弹,我不仅想自焚,我还想找个陪葬品陪我一起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怒不可遏,食指狠狠戳着他的T恤,“喂,姓尹的,你拍什么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瑞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因为我的愤怒,甚至笑得更深,他假意偏着耳朵装没听清,“啊?你说什么,拍拖吗?”还没等我回答,他已经马上开口,却敛起几分笑意,“你想的话,我们可以试试看。”

daocaorenshuwu.com

在我人生的最低谷,这个痞子竟然调戏我。我怒火蹭蹭的上窜,不烧死他我不叫桃花,我叫瘪三。我一声冷笑,“尹瑞,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撞上来。”周围杀气腾腾,我一声弥天大吼,“我拍死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话音刚落,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在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天,犯了法打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花拳绣腿带着盛怒雨点般的落到尹瑞身上,逼得他步步后退,最后只能抓住我的双手喝止我,“桃花,你给我冷静点。”而此刻我失去理智的我,犹如一头西班牙疯牛,在双手受钳制的情况下,出脚一次次的凌厉踢向尹瑞,逼得他皱眉痛叫,“嗷,你这野女人,还来真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