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夏天最后的台风呼啸离去后,全国的大学新生开始陆陆续续奔向属于自己的象牙塔校园,欢天喜地得开始四年的大学生活。但所谓大浪淘沙,最失意的莫过于我们这些留在孤岛海滩上的失败沙粒,仍旧困在高复铁笼里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做题做得昏天暗地面色苍白不说,还要眼巴巴得看人家奔学堂,惆怅中,也只能无奈摇摇头,低头继续手中永远做不完的题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失败是失败者的墓志铭,但坟墓下,枯死身体里盘踞着不屈的灵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9月第一天的夜自修,我在疯狂做题的时候,流鼻血了。手忙脚乱得接过同桌递过来的纸巾,我捂住流血不停的鼻子,在后桌同学的帮助下,后脑靠在她桌上止血。面无表情得看一眼手上的殷红血迹,我转头想看那片沉沉夜海,可跳入眼的,只有被铁栅栏肢解的黑色夜空,那一瞬间凄凉涌上心头,什么时候,连看夜海也成了奢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我转过头来盯着斑驳的天花板,鼻血仍然汩汩外冒,我不免自嘲,这年头,广大的女同胞都因处女膜破裂而流血,而我呢,是因鼻膜破裂而流血,都是流血,但因为部位不同,而不能融入时代的滚滚红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天我捧着饭盒在长廊上排队等待买菜,无聊时暗暗观察身边的同胞们,发现不少刚来时面色红润的女生,已经被折腾出菜色。想到又要吃土豆,我空空的腹顿时就饱了。于是我掏出手机发短信给叶知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大前天吃了土豆炖鸡肉,前天中午吃了土豆炖牛肉,昨天吃了土豆炖猪肉,所以你猜,我今天中午会吃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分钟以后,叶知秋的短信来了,“土豆炖羊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错,再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总不会是土豆炖人肉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又错,今天是鱼香肉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摆了叶知秋一道让我乐翻了天,我拎着饭盒看着短信笑眯眯得回教室的时候,一个嘹亮的男声喊住了我,“陶花源,你是陶花源吗?哎呀妈啊你是陶花源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纳闷得停步转头,只见一个脸上有几颗青春痘的单眼皮男生朝我挥挥手,穿着红色灌篮高手的T恤,脸上挂着激动不已的笑,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看起来十分可爱。我站在原地只眨了两下眼,他就已经飞奔到我面前热情得说,“你陶花源吧?A中的?哎呀妈啊他乡遇故知了,还是名人呢,我也是A中的,我叫邱克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单眼皮校友的热情足以融化整个塞外冰川,我也为之感染,咧嘴笑,“你好你好,居然在这鬼地方遇见校友了,我都快两眼泪汪汪了,走走,我请你吃鱼香肉丝去。”

稻草人书屋

一提到“鱼香肉丝”,邱克文无限惆怅得望一眼不远处打菜的大妈,坚定得表示,“只要不吃土豆,让我吃什么都行。” www.daocaorenshuwu.com

邱克文这人十分的有意思,所以这顿午饭我吃得津津有味。他是个话唠,热爱倾述,不说话时静若处子,说话时唾沫星子劈天盖地,有把死人说活,活人说死的非凡才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嚼着饭喷着唾沫星子说,“不行不行,你必须叫我老邱,但是我不能叫你桃花,哎呀妈啊那样我就吃亏了,我也必须叫你老陶,现在是男女平等的年代,我们称呼对方也要注重平等,平等是时代的主题……” 稻草人书屋

我悄悄把饭盒离得远些,徒劳地躲避他的唾沫,反抗着,“那我叫你小邱总可以吧,你也叫我小陶,老陶不太符合我的青春气质,我爸的同事都叫我爸老陶,我要成了老陶,不就和我爸成同辈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摆着手义正言辞,“不行,老邱才能衬出我成熟的个性,我不是毛头小子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一口饭差点堵在喉管里下不去,不禁回想去年魏叔叔私会时髦女郎后东窗事发,哆哆嗦嗦得在我家躲到十一点,后来借酒消愁,喝掉我家半瓶白酒,醉成一滩烂泥。后来素有母老虎之称的魏阿姨杀上门,魏叔叔开始发酒疯,大着舌头喊魏阿姨小名,“小倩,倩,倩倩,我没醉,我真没醉,你看我还会唱国歌。” www.daocaorenshuwu.com

拉扯中他开始嚎唱国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晚上我家一片狼藉,过后我妈警告我爸偷吃枪毙的同时也不忘提携我,“说自己没醉的人必定是醉了,就好像一个人口口声声说他是好人的时候,你必须留心,他说不定刚做过坏事。就比如你魏叔叔,前天刚跟妈强调说他的眼里只有小倩,可是事实证明,他昨天约会的女人也叫小倩,瞧瞧,偷腥的技术多么高超。” daocaorenshuwu.com

我由我妈的“说自己没醉的人必定醉了”这个逻辑,推导出邱克文仍旧乳臭未干,但碍于他装成熟装得如此卖力,我也不好打击他脆弱的少男心,于是笑笑说,“是,老邱你……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