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欢乐是漆黑夜空中偶尔出现的斑斓烟火,大多数时候,我看不到长夜的尽头。前路茫茫,我总是在疲惫时,奢望他握住我的手牵着我一起往前走。但我总是要求太多,事实上,他一直在陪着我走,只是没有牵着我的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寒流侵袭A城的十一月的一个中午,林北北发短信告诉我,最近总在图书馆看到一个漂亮女生跟叶知秋一起看书,还有几次看到他俩在食堂一起吃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兴许是冷空气的缘故,气温降得太快,我握着手机站在窗边很久,冷意从脚底渗进骨髓。却又无可奈何。我站在铁窗边往下看,交织的电线零乱铺陈在下方,有一只麻雀扑扇停下,又扑扇离开。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叹了一口气。三年前,那高复前辈就站在我站的地方,纵身往下跳。他以为自己也像鸟儿般长着翅膀,于是欲飞向黄泉,但他不认识去黄泉的路,于是又原路折回,过回炼狱一般的高复日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想象一个人该有多大的勇气,从五楼往下跳,只为甩掉凄苦的人生。而现在这位命大的前辈在A大过得风生水起,一定每天都在感激自己的八辈祖宗,没让自己早早去地下陪他们打麻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残酷的生活啊,撕扯人的信念。无处不在的女人们啊,我要与你们血战到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感受自己热烈的心跳,默默鼓励自己说:桃花,你不是天使,命运让你站在死神之窗旁亲吻死神嘴边黑色冷艳的血,你只是蛰伏,总有一天你要杀向战场,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慷慨激昂得鼓励自己后,沮丧又攻陷了我。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要对叶知秋游信心。但残酷的现实,又昭示着另一种可能。毕竟他从没说过喜欢我,而他又是那么善良内敛,有求必应,温厚到不擅拒绝。我总是在猜测,他之所以这样风雨无阻得来我家帮我补习,完全是看我可怜,再加上内疚于当初把水痘传染给我,才会坚持帮助我到现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晚上我颓丧之极的时候,在学校外面的大排档上,把心里的那点小女儿心事都倒给了邱克文,我本来希望他说点好听的安慰我,谁料到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没一句是好听的,气得我真想买根针把他的嘴巴缝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呀妈啊老陶,你没戏了,我告诉你,大学就是花花乐园,漂亮姑娘一堆一堆的。说白了,大学就是个男人女人扎堆的地方,叶知秋也是男人,难保遇上看对眼的女人,一看对眼,那就火花四射难分难舍了呗。知道我上铺的兄弟不,就是每天都要亲完女朋友照片才睡觉的那个,分啦,上礼拜分啦。知道怎么分的不?那青梅劈腿了,我那兄弟每天亲她照片过日子,她倒好,每晚在小树林亲野男人的嘴,结果上礼拜他们的老乡看不过去,拍了照片寄给我哥们,气得我哥们睡了三天三夜,睡醒以后就把那女的照片撕得稀巴烂了。我告诉你老陶,人这一辈子就是这样,眼睛一睁一闭,不知道多少对男女一夜情了,再一闭一睁,不知道多少对男女拜拜了,这就是爱情的哲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抿紧嘴唇,啪的站起来,带倒了旁边的一个熟料凳子,我转头就大步流星走人。邱克文还在后面呼喝我,“老陶你怎么走了?尿急了?憋会呀,等我把这堆花生剥完,哎哎,咱们说好AA的,我身上没带够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大步转身掏出钱,啪的用力放在桌上,桌上的花生壳被震得跳起,撒了一堆。我的话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邱克文,一个礼拜之内不要让我看见你,不然后果自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恐惧撑大他的小眼,他困难得咽了咽口水,喉结不安得滑动了一下,听话得点点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窝火大步离开。我想暴走大喊大叫,歇斯底里得反驳所有人,但我什么都做不了,因为邱克文说的话,没有一句是错的。我无力反驳,因为叶知秋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许到头来,我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比较熟悉的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心隐隐作痛,这一天过得很不好。深夜的时候,我们宿舍所在的楼突然停电了,原本还想再背背书的室友们纷纷提早上床,不一会,大家都酣眠进入了梦乡。我却是一直睁着大眼清醒着,盯着天花板上隐约的光影,困意全无。 www.daocaorenshuwu.com

每晚临睡前,我跟叶知秋都会通会短信,有时他发过来,有时我发过去,我常常躲在被子噼里啪啦得敲打键盘,觉得那键盘声清脆有如天籁,会莫名其妙得咯咯自己笑出声来。而今晚我敲击键盘的心情,无疑是沉重的。我问他,“叶知秋,在大学可以交到很多朋友吗?” daocaorenshuwu.com

他马上回复,“是的,大学是个交朋友的好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你交到朋友了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一些吧。” 稻草人书屋

我没有再回复他,直接关掉了手机。头一个夜晚,我们没有互道“晚安”入睡,而因为没有收到那声“晚安”,我迟迟不能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