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与李伯伯道别以后,我和叶知秋又去了夜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打电话回家想告诉我爸妈要晚归的时候,是我妈接的电话,我刚说了声了喂,我妈就吼上了,“死孩子,都几点了?还不回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瞄了眼叶知秋,见他也小心翼翼得瞅着我,我怯怯得小声说,“妈,我晚上想跟叶知秋到外面逛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晚点回来。”我妈干净利落得吼完这四个字,就啪的挂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秋月当空照,晚风习习,茂密的法国梧桐树不时飘下几片巴掌大的干枯叶子,踩上去沙沙作响,像是有人在心上搔抓出痒痒的感觉,温暖琐碎。微寒的秋夜,身旁有喜欢的人相伴,如果没有一些困扰,一切就都美好得正当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们没有坐公交,夜市就在学校两站外,我提议走路,叶知秋欣然同意。商量好,我就笑眯眯得冲在前面。走了两步,叶知秋喊住了我,“桃花,书包沉不沉?” daocaorenshuwu.com

我回头立定有一些诧异,而后苦着脸,“好沉呢。”他走上前,我仰头看他,甜甜央求,“你帮我背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含着暖暖笑意看我一眼,下一秒已经伸手接过我好几斤重的NIKE书包,背在自己肩膀上。我恍然看着眼前清秀的他,似乎还是那个每天早晨经过我窗前的青涩少年,步履匆匆,只给我留下一个瘦削的背影,那时我们谁也不认识谁。而现在他已站在面前,眉眼如斯,一切不变,却似乎又有些什么东西再也不一样了。究竟是什么呢?我还没有想出个一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静静望着叶知秋出神,他眼里充满夜的颜色,一度教人沉浸其中。他不解得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晃,笑问,“想什么呢?”他低头打量自己,“是不是我这样很可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用弯腰嗤笑来掩饰自己的失神,再抬头时,神色恢复往常的嘻笑,“叶知秋,我是在想,我好后悔自己没有背kitty猫的粉红色书包。我都成女游击队员了,好久没有走卡哇伊路线了呀,好想念呢。”我兴奋起来,天真得拍了拍手,冲他挤眉弄眼,“下次下次,我去买情侣包,我们一起卡哇……”舌头突然打结,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最后的“伊”字就这么生生噎进了肚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嘴巴半张,扭曲的肚肠纠结成一团,我真想赏自己两个巴掌。心里出现一个声音正咒骂我,桃花啊桃花,多少次提醒你了,不能癫不能癫,虽然你很饿,但是热豆腐不能碰,碰了你这笨蛋就烫伤昏死过去了。而后又出现另一个声音反驳,她碰了又怎么了,不先下手为强,这热豆腐就是别人的晚餐了。昏死再说,保不定王子就低头把她吻醒了,偶像剧里都这么演的,女主角一般都要昏死一把,要不然怎么林黛玉是女主角而薛宝钗只能混个女配角呢?就是因为薛姑娘身体太好了,面色太红润了,想装死都不能令群众信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盯着叶知秋傻笑,眼神飘忽,刚想开口违心得解释时,叶知秋眼神也闪烁了一下,而后牵出一丝腼腆的笑,“桃花,先专心高考,到了A大你想怎么卡哇伊就怎么卡哇伊。”说完他率先迈开步子,“我们走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怔怔了半晌,迟钝的大脑猛然意识到叶知秋根本没有拒绝我,昏黄路灯下,我甚至能看出他的脸微微红了。我不禁狂喜,鼓起勇气在后面追上他,“叶知秋叶知秋,大学的女生是不是都很热情很卡哇伊很可爱?庄子然说尹瑞都应付不过来了,那么你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知秋只顾快步走,并不看我,“我认识的女生不多,没怎么注意。” 稻草人书屋

我的心轻舞飞扬,咯咯笑个不停,开玩笑道,“那你注意什么?女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的调侃激怒了叶知秋,他突然刹住步子,肃着张脸转向我,低沉着嗓子叫我的名字,“桃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心一凛,知道自己惹怒了一向温厚的他,稍息立正,撇撇嘴收敛自己的淘气。他轻轻叹了口气,看起来因为我而有些伤神,他的嗓音融入沉沉夜幕,“桃花,他们都是值得敬仰的人。在寻常人眼里,人只有在活着时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人死了以后灰飞烟灭,人的价值也会消失。但这些人不然,即使在死后,他们仍然用肉体实现一个人对社会的价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走近愣愣的我,眼中柔情流转,语气诚恳,“桃花,惧怕没有灵魂的肉体,我可以理解。但是不能不尊敬他们,哪怕是他们的肉体,明白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看着他眼中正义的光华,蓦地发现眼前的不再是青葱少年,他已长成,善良仁厚,怀着一颗救死扶伤的医者之心。我桃花没有看走眼。我点点头,强压下心中的波涛汹涌,发自肺腑得说,“叶知秋,我相信你会是个最好的医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不好意思得笑了。而我莞尔后,皱眉想起自己九曲十八弯的盘问失败,没有得到心里真正想打听的消息,也没有问出那个陪他自习的女生是谁,突然就觉得轻风也瑟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