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我刚安抚好莫名其妙的叶知秋,桃核眼疾手快得把叶知秋拖走,因为她明天要交的数学试卷,一半以上是白茫茫的,每道题下面写个比划优美的“答”字,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桃核一般把“答”字写得特别大特别行云流水,据说终于有一次她的数学老师夸她这个字写得很棒,还说欣慰于可以找到桃核的一个优点,好好夸夸她了。

稻草人书屋

我目视旋风般的桃核拖着叶知秋踉跄走进她的房间,有种叶知秋踏入盘丝洞从而万劫不复的可怕直觉。我没有告诉叶知秋过,其实桃核比我更笨。我考40分的时候她考25分,我考60分的时候她还是25分,等我考120分的时候,她终于进步,考到30分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两手一摊表示无奈,我妈朝我努了努嘴,我点头示意明白,转身开门走进书房,找我爸谈判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爸站在顶天立地的书柜前,捧着一本书装模作样得看,我走近瞥了一眼,眉飞色舞得逗他,“爸,这本康德好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爸站着不理我,含糊得“嗯”了一声,如老牛闷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更眉飞色舞,说道,“爸你就别装了,你手里明明是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爸深知跳进了我设计的陷阱,转过头来,用饱含无奈的眼神扫了我一眼,慢悠悠得把手放回书架上,踱到书桌后,坐下。 稻草人书屋

我“噔”得一跳,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上,晃着脚看着我爸,我爸终于克制不住瞪了我一眼。我嬉皮笑脸得问,“爸,你今天开心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你开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跳下桌子,殷勤得给我爸捶背,“爸,要说开心,其实还是你和我妈最开心。你想啊,我桃花又考上名牌大学,又被大才子深情表白,这都是谁的功劳呀。”峰回一个路转,我提高音量,“这都是爸您的功劳呀,是您呀,爸,您的基因好,您还特别宽容开明,其他家长都比不上您有想法有远见呐,您不愧是才子中的才子,山窝里走出的金凤凰呀。嘿嘿”

daocaorenshuwu.com

我爸横了一眼,老眼闪过抹笑意,笑纹柔和了他佯装正经的脸,“怎么?又想摆你老子一道?花言巧语,还给你老子下套,可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嘻嘻得摸了摸鼻子,摊手道,“嘿嘿,爸,我哪敢摆您一道啊,我这摆您半道就被您给发现了,您不愧是才子中的才子”我爸又瞟了我眼,见气氛轻松缓和下来,我终于乞求道,“爸,我跟叶知秋的事你不是早答应了吗,为什么要晚两年,你这不是折腾我俩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吸吸鼻子,瘪瘪嘴,制造泪眼汪汪的悲情效果,“爸,今天好不容易叶知秋对我表白了,你想想呀,他那闷葫芦,只会读书,我花了一年多才拿下他。现在很多女生对他虎视眈眈,他还有个青梅竹马,我要不宣誓主权,到手的鸭子飞了,咱全家心疼不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爸把眉深深一拧,看起来很是挣扎,最后长叹一声道,“桃花,你跟知秋的事爸爸也不是反对,知秋这孩子你妈妈和我都很喜欢,各方面没话说,万中挑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忙不迭点头,“就是就是,奇货可居,还好我先下手为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爸豁得站起身扭了扭我的耳朵,声色俱厉道,“还得意上了?你要是把这心思花在学习上,还用得20岁才去上大学吗?孽障,真是孽障。” 稻草人书屋

我刚想辩白,我爸头痛似的抚额,大手一挥,突然深沉道来,“桃花,爸爸非常喜欢知秋,心里甚至已经把他当成了女婿,但是桃花,知道爸爸心里最担心什么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担心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一生最可贵的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爸爸只是担心你遇到了对的人,却不是在对的时间里。莎士比亚说过,时间会刺破青春表面的彩绘,会在美人的额上掘深沟浅槽,会吃掉稀世之珍、天生丽质,什么都逃不过他那横扫的镰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爸睿智的黑眼对上我思索的视线,“桃花,爸爸妈妈希望你们携手一生一世,但你们还那么年轻,年轻到还不知道什么叫誓言,年轻到明天就可以挥手再见。你希望这样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沉默,而我爸站起身背对我,背影在金色晨霭的笼罩下,肃然沉重。我爸轻轻却凝重得说,“桃花,年轻的爱情,就如晨曦一般,稍纵欲逝,来时悄悄,去时悄悄。这样短命的爱情,爸爸见过太多太多,你们还未完全长大,心性上其实还是孩子,你们能经营好一份大人看重的感情吗?一切都还太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所以让你们先拖两年,爸爸有几点考量,你们太年轻,面临的诱惑太多,爸爸希望你们能真正看清自己的心,不至于将来后悔,毕竟你太盲目,而知秋太过良善。等你们再长大一些,把感情好好培养,直到再也离不开彼此了,你们再谈不迟,现阶段先顾着学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我爸口气突然恶狠狠起来,拍了拍我的脑门,厉声道,“一扯到知秋的事魂就没了,你去瞧瞧早上知秋没来时自己的样子,还有前几天,魂不守舍谁都不搭理,你出去看看哪个新入学的大一新生像你这样垂头丧气,简直给你老子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