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有那么两秒,我忘了呼吸。

两秒后我回过神来,一把推开尹瑞的同时,还在懊恼为什么我又让尹瑞多占了两秒我的便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暗色的光鬼魅般掠过尹瑞有些诧异的脸,他侧头瞥了瞥叶知秋的方向,楞了一下,忽然嘴角一弯,眼睛一眯,表情明媚如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狠狠得瞪他,不得不承认他嘴边那丝坏笑,很陈很冠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人在包厢里高亢嚎唱着,“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紧紧的把那拥抱变成永远。”尹瑞明媚的笑忽然淡了下来,顶着阴晴不定的俊脸,走到我面前望着我说,“桃花,好戏提前开场了不是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完,他悠闲得朝叶知秋走去,脚步轻稳,可我的世界已被他踩得狼藉一片。我怯怯得看着不远处的叶知秋,他也挪着步子,神色已如常。

daocaorenshuwu.com

我心乱如麻,忽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起庄子然许久以前的话,“得了吧,你跟叶知秋都是招桃花的命,你们俩过不上省心日子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些人总是该死的一针见血。 daocaorenshuwu.com

我哀伤得望着几步外两个相对而行的男孩,我不知道他们的眼中是否迸发出激烈的火花,我只知道他们擦肩而过的那刻,尹瑞停了下来,朝叶知秋耳语了一句话,而后离开。而叶知秋细细聆听,抿着唇不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我对尹瑞的了解,他准会陷害我说,“是桃花主动投怀送抱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将尹瑞大卸八块的欲望从来没有如此高涨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身风雨我从黄河来。我手足无措得站在原地,目视叶知秋向我走来。他终于站在我面前,静静凝望我,眼神似乎没有波澜。他刚张嘴要开口,可我是如此害怕彷徨,生怕他说出什么决绝的话,下一秒我俩就沙扬娜拉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桃花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争取主动权。于是我紧紧抓住他的胳膊,赶在他之前拼死辩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有机会向我效忠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你是不是误会了?你肯定误会了对不对,我心里只有你,我家那十八代老祖宗可以替我作证的,真的,你需要的话,他们真会从地底下蹦出来为我作证的。真的真的,我桃花没有水性杨花没有朝三暮四没有一脚踏两船,我爸我妈结婚二十年,我爸像忠于上帝一样忠于我妈,你听出来了吗?我没有多情的基因的,我特别专一,别人我看不上。尹瑞,尹瑞那杀千刀的我要跟他拼命,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咆哮着向包厢冲去,叶知秋猛然间拉住了我,沉沉唤我的名字,“桃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让他困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迷乱的思绪或许就这样隐藏在那声“桃花”里。叶知秋太内敛了,有时像阵迷雾,有时又是风,我总怕追逐不上他。我急红了眼眶,抓着他的袖子道,“叶知秋,我真的不知道,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尹瑞已经把手放到我腰上了,我,我,我再也不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桃花,我相信你,我什么都相信你。”叶知秋开口制止我撂下狠话,迷惘过后,他终于笑了,一如往昔般得看着我笑。在他面前,我似乎又能闻到一股野花绽放时的夏日香气。而后他牵起我的手,紧紧的握着,拉着我走向供应饮料的区域,还回头问我,“要喝什么?红茶还是果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坠在云里雾里的我,乖乖得被牵着走,小心感受叶知秋指尖的温度。此起彼伏的音乐声中,我跟在后头甜蜜得低头笑,紧了紧握住他的手,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也悄悄握紧了几分。 daocaorenshuwu.com

音符波动心弦,我傻傻小声说,“要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啊?什么?你要喝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笑靥如花,拉着他的手晃荡起来,甜甜撒娇着,“巧克力冰激凌。”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正了正脸,看起来想唬我,嗓子高了几度,“不行……这……这几天你都不能吃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他莫名得红了脸,背对着我不说话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怔了怔,轰得一声,火烧云烧红了脸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今天我大学开学,今天叶知秋向我表白,今天我爸勉强默许我谈恋爱,今天是个又喜又羞的一天,也是在今天,叶知秋知道了我的大姨妈正拜访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样私密的事,纵使我桃花待在美国那么几年,也是羞于让男生知道的。而叶知秋之所以知道,自然是拜桃核所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桃核的嘴是没有门的,曾经一度,我怀疑她是我爸妈在外头抱养回来的,但桃核的眉像我爸,她的鼻子像我妈,我不得不认识到她是基因突变的产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入学登记办完以后,我们三个站在大树荫下歇脚,我拿着A大地图左看右看,兴奋无比。突然站在我身后的桃核指着我叫起来,“呀,姐,你裙子上有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吓了一跳,心想怎么会漏出来,明明姨妈就快走了。桃核不顾叶知秋在场,继续让我难堪,“姐你傻的呀,还穿白裙子出来,你这是跟粉红姨妈对着干呀,你斗得过姨妈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