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我没看错,邱克文生来就是不让人省心的料,是匹能折腾的千里马。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作为挖掘他的伯乐,在一边瞅着尹瑞手忙脚乱,举手间失去了平日的慵懒镇静,心里大声叫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兴许是心虚,尹瑞连抛个谴责邱克文的眼神也不敢,只是干笑站起拍掉了牛仔裤上的水珠,不过大腿那部分还是浸湿了一小片。校草有难,林北北和庄子然自然乐意奉献同学爱,趁机落井下石一把。 稻草人书屋

林北北和庄子然开始一搭一唱。林北北调戏他说,“哟,尹瑞,裤子湿了呀?脱了脱了,晾在这,我和庄子用爱的口气帮你吹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就火热的空间,温度又飞窜上去了。庄子然负责把全场的冷色调动出粉红色,她义愤填膺,一口拒绝,“北北,别拉上我,抛头颅吹内裤的破事我庄子才不屑干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瑞下巴都掉下来。尹苗天真懵懂得抬头看脸色铁青几乎发飙的尹瑞,脆生生得搭了一句,“哥,你内裤也湿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绕是尹瑞这样在女人堆摸爬滚打那么些年的家伙,遇见这些不按理出牌的小女人,也煞是头疼。尹瑞揪着好看的眉毛刚想开口,我已经因为这极具喜剧张力的场景,捧腹哈哈大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哈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北北和庄子然也前仰后合哈哈大笑。就连叶知秋也不自觉得嘴边带笑,不过为了保全老友尹瑞的面子,温敦的笑中掺了点男人的同情。尹瑞无奈得瞄向我们这边,举起双手道,“姑奶奶们,饶了小的吧。小的知错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林北北眉毛眼睛挤在一块,手抖落着,指着一直沉默杵在原地,并且一脸无辜的邱克文说,“哈哈……阿脱……脱脱,你来得太好了,哇……塞,果然是混娱乐圈的人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庄子然使劲拍着大腿,挡不住亢奋的潮水,高喊着,“尹瑞,跟我们阿脱一起走三级路线吧,啊哈哈哈……” daocaorenshuwu.com

邱克文微微脸红,却隐忍不发,只是深沉得抚额叹气道,“我不当脱星好多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笑声再度爆发,一波波席卷每个角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瑞咒骂了她俩一句,之后他尴尬的视线终于与邱克文在空中激烈相遇,火花四射,他不好意思得挠挠头,道,“那个,邱兄,好久不见……上次不好意思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邱克文小眼一眯,看似十分豁达得走到尹瑞身边,搭着他的肩膀嚷嚷着,“哎呀妈呀尹瑞,道啥歉啊,咱小人物不是一脱成名了吗,哎呀妈,遥想英雄当年,知名度嗖嗖上去直追你尹瑞不是?这他妈也辉煌了一把不是?” daocaorenshuwu.com

看起来是冰释前嫌的戏码,只不过据我了解,邱克文“贞操情结”比较重,别看他平时什么都不记心上,跟阿甘似的,可一旦事情涉及到他的童子贞操,他能马上从傻子阿甘过渡到刺客荆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就是才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邱克文煽情得看着尹瑞,眼中柔波潋滟,尹瑞则面有异色。我不免揣度着,尹瑞心跳怕是破百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尹瑞啊,兄弟想你一年了,咱俩不脱不相识,兄弟以后就跟你混了。”邱克文仿佛醉了,如伟人般大手豪迈一挥,豪语就这么出了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A大,等着兄弟来搅和你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他真实的心声是,姓尹的,等着兄弟围剿你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豪言壮语惹得我全身热血沸腾,我站在一边啧啧感叹,我桃花何德何能,认识了邱克文这样一条乌溜溜的阴沟里的泥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我出场推波助澜大搅特搅一番了。我热烈拍掌,为这最后的戏码点睛道,“太好了太好了,尹瑞老邱,你俩一脱定情了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尹瑞那表情,怎么描述呢,似乎嘴里被人塞满粪便,却不得不维持谦谦微笑,活似很享受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头一次见人这么痛苦得微笑,说真的,我都不忍心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转头拉着叶知秋说,“叶知秋你看,他俩感情多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噙着含蓄的笑环视全场,灼灼的眼似乎已经看穿了我,垂首以只有我听出的音量道,“我感觉不妙,你又想玩什么把戏了对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陆蕊和袁娇自始自终都挂着笑,只是跟大家不算熟稔,笑得有些矜持。而袁娇则是绽着甜美的浅笑,目光则一直有意无意得穿过包厢,飘到叶知秋身上,而后聚焦在站在叶知秋面前的我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视线既然探寻着什么,我自然不客气得给她答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桃花卧薪尝胆一年,就等着今朝宣誓主权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淡淡扫了她们一眼,陆蕊已经面有怒色,黑眼睛泛出层层叠叠的敌视,袁娇毕竟年纪大点,面子上的事还撑得住,只不过笑容有些僵,仿佛下一刻就能拧出一摊泪水惹人怜。

daocaorenshuwu.com

我恍然发现,这娇柔的女孩,娇是挺娇,就是长着一张煞风景的苦瓜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一秒,我踮起脚跟,巧笑嫣然得凑到叶知秋耳边,说的却是另一码事,“天天跟这个袁娇上图书馆是不是?说,你要她还是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