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现在每天早上醒来,我揉着惺忪的眼,听着窗外的莺莺鸟叫,然后再伸一个心满意足的懒腰,心里大喊一声,“你好,大学”,美好的一天就在这鸟啼声中拉开帷幕。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学真的太棒了。没有繁重的功课,没有永远都做不完的作业,围绕在身边的,不再是一张张菜色的苦瓜脸,人人笑得跟朵喇叭花似的。当然老师们依然是勤奋的,特别是下课赶校车的时候,别提跑得有很勤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逐渐接受德语。我爸丧心病狂得热爱着康德,年轻时在德国留学,还特意在康德故乡科尼斯堡逗留了一个冬天,在天寒地冻时扛着一把锄头,带了一把黑土回了国。这把土现在被我爸保存得很好,他说这样的土曾经覆着康德干枯的身体,每每让他混沌的思想亢奋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每次经过这把土时,总有点不寒而栗,常时不时想起叶知秋家的“贞子爸爸”,不知道他老人家过得好不好,冬天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给他披件大衣。

www.daocaorenshuwu.com

填志愿的时候,我爸提议德语系,我算是勉勉强强同意了。德语发音非常刚硬,不比法语浪漫,况且语法复杂,属于“入门易,学精难”。我有些犹豫,我妈当时更倾向于我选择法语,她钟爱普罗旺斯的紫色薰衣草,但当时国内“反法热潮”正酣,我也就这么定了德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学里可爱的东西很多,可惜,也有那么几张不可爱的脸,阴气森森得不时闪过我跟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最不可爱的自然是我的头号仇家陆蕊了。陆蕊和尹苗都是法语系的,还都同一个班,作为同一个院系的同学,我们经常在公共课碰到。所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说也怪了,每次上课我总会感觉背后有道恶毒的眼神,不可救药得图谋杀害我。但孩子毕竟是孩子,有时我真想回头告诉这道眼神的主人,历史上还没有哪个人物成功得用眼神杀人,X战警的漫画虽然好看,但是千万也别当了真,我没那么容易死,倒是你,可别用眼疲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似乎有很多人不能接受我和叶知秋在一起,但事实就是事实,这是个可爱的事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瑞大概就是其中之一。自从那晚他的手色迷迷得环上我的小蛮腰,害我差点冠上“水性杨花”的恶名后,我就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但话说回来,我又不是道上混的,没法刀棍上场,于是我思索再三,让他心流一流血就算了,毕竟我是一个豁达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决定半年之内不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我发了条短信给他:半年之内我不会理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起先是莫名其妙,短信里口气吊儿郎当,以为我是玩笑。我不回。后来他打来的电话我一律掐掉,再后来他站在外语楼的榕树下等我下课,器宇轩昂,挺拔如风,我也只是淡扫一眼,当他是榕树下的一棵小树,绝不看第二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尹瑞次数来得多了,外语学院里的女生又是奇多,对于他这样眨眼的人物频繁出现在附近,均感到兴奋又莫名其妙。大一女生们早就风闻这个大一届的风骚学长,艳冠A大,却孑然一人,风流却不下流,懵懂的芳心一串串得扔出去等他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天中午下课,饿极了的人们鱼贯而出,我拉着同寝室的孟绮慢悠悠得等人群散去后才离开,高个子孟绮拉着我开始高谈八卦,“桃花,知不知道那个很有名的学长?叫尹什么来着的,经贸学院的,最近不是老在楼下见着他吗?听说他喜欢咱们外语学院的一个女的,可那个女的摆谱不理他呢……我上星期在楼下看到他了,站在树下面,向上45度仰望蓝天,那个忧郁的侧脸呀,我心都碎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玻璃心呀,那么容易碎,你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这不是满腔母爱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那姓尹的教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你怎么说话的,有见过我这么年轻美貌的教母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啊,你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绮峨眉微皱,瞪大黑眼作势要脱鞋打我,趁着走廊无人,放下淑女做派叉起腰来,“你这丫头片子别跑,喂你还跑上了你,看我不抽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家可是开武馆的,我不跑才怪呢教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阴阳怪气得把“教母”两字拖长,喊得清脆响,孟绮红着张水嫩嫩的苹果脸,还真把鞋脱了追了上来。我一边吓得嗷嗷往后逃,一边不要命得转头不停逗弄她,“教母啊,你为何愤怒抓狂,可是为了天边树下那俊俏的教子,勾起你青春的妄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胡乱说着淫诗,仓促间后退,结果下楼时未注意到那三阶的楼梯,一不注意,就踩空摔了下去。坐在水泥地上呲牙咧嘴了一会,孟绮还举着鞋拔子冲我追来。我朝她咧嘴笑笑,下一刻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团阴影中,抬起头来看,才发现尹瑞讪讪盯着我看,笑得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