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陆蕊欺负尹苗的事还是邱克文告诉我的。那晚在KTV里,基本上所有的零食都是尹苗和邱克文瓜分掉的,场面基本可以用惊骇来形容。我跟叶知秋前前后后买了十包爆米花,五包薯片,三大包花生,两包香蕉片,陆蕊和袁娇走得早,林北北和庄子然光顾着吃花生丰胸,剩下的东西,全进了这俩活宝的肚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个人都是小孩子脾性,就比如吃爆米花吧。尹苗见邱克文抓了一把,不甘心落后,下一秒她抓了满满两大把。邱克文见状,胡乱把手里的那把塞进嘴,腮帮子鼓鼓的,伸手就是两大把,一来二去,脱星和大象干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不仅在吃上杠上,在唱上也杠上了。尹苗天生好嗓子,唱起王菲来有模有样,假如闭上眼睛不看她的肉身,确确实实是悦耳空灵。邱克文唱歌只会吼,有时颤着吼,有时转着吼,有时撕心裂肺得吼,别提多虐心了。但错就错在他觉得自己吼得很动听,大言不惭要挑战尹苗的女高音,还一本正经得要了张纸,颇为严肃得写下“挑战书”三字递给尹苗,尹苗受宠若惊,抖着一身的肉,小眼闪着异样的光芒,颤颤得接下了战帖。

daocaorenshuwu.com

那晚星光璀璨,高潮迭起。擂台赛热火朝天,我们这些听众,目瞪口呆得看着两个争得你死我活的麦霸,一会感觉飘上了天堂,一会又似堕入了地狱,脸青一阵白一阵的,但那两人越唱越酣,俨然是两只雌雄斗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当时托腮小声对叶知秋说,“把这两人揍晕怎么样?”叶知秋沉吟了一下,老实坦白,“我背不动尹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尹瑞似乎听到了我们的交谈,指了指唱得大汗淋漓的尹苗,“那家伙两百多斤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脱口而出,“两百多斤呀?我爷爷家那两百多斤的猪两个壮汉才扛得动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知秋笑着敲了敲我的脑袋。

daocaorenshuwu.com

后来这两家伙不知不觉就走得很近了。开学两个多月,尹苗经常找不到人影,每次都背着个大书包说要去图书馆,支支吾吾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我嗅着不对劲,旁敲侧击问邱克文,这家伙也坦荡,说尹苗没说谎,她确实去了图书馆,不过是去图书馆存包,存完了两人开始逛小吃街,从街头吃到街尾,扫街完毕后再饱着肚子去KTV吼上两个小时消化肚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陆蕊欺负尹苗的事,还要从校园十佳歌手比赛说起。邱克文天生盲目自信,听说唱歌比赛是个让大一菜鸟出人头地的捷径,第一时间报了名。他也不在乎多个竞争者,就怂恿着尹苗报名,梦还美丝丝的:他当歌王,她当歌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尹苗从小肥胖没有男人缘,突然有个缺心眼的男人说“我当歌王,你当歌后”,尹苗就往那处想了。小女儿心事藏不住,心里滚烫滚烫的,就一锅春水全倒给一起长大的陆蕊听。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估摸着陆蕊本来是让尹苗当卧底,伏在我身边打探我每天干什么,见了谁,准备随时抓我辫子。但她能派卧底,就不知道世上还有无间道这回事吗,我能不知道她有这一手?所以一开始我小心应付尹苗,从不让她知道我去了哪,还每天给这孩子洗脑,请她吃好的,嘘寒问暖,并且时不时卖卖我跟邱克文的铁关系,这卧底就这样成了我的卧底。

稻草人书屋

陆蕊从尹苗那什么都没套到,估计尹苗还发自肺腑得夸我。她没有听到想听到的,却听到不想听到的,转眼间就翻脸了。眼见尹苗把心思都挂在一个男人上,还凭着一副好嗓子要参赛出名,陆蕊心窝里堵着把热火,冲口就是一堆刻薄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姑娘尹苗就这么成了供人出气的箭靶,别提多委屈了。上礼拜的一晚,回来时小眼红红的,肿胀的眼皮揉得通红,活似脸上两个凸起的小山丘,泪痕掺着未干的鼻涕,整张脸像张葱花煎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过大概碍于自己卧底的身份,尹苗吭也没吭一声,只是把擤鼻涕的声音弄得稀巴响,那晚谁也没睡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自然去问邱克文,这家伙爱两肋插刀又爱记仇,所以把陆蕊当时怎么羞辱尹苗的场景语句又添油加醋得复述了一遍,喷得我满脸的口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陆蕊暗示尹苗,她又胖又丑,怎好好意思出去丢人现眼,好歹表哥是个人物,别让风光的表哥做不得人。其实人贵在有自知自明,嗓子再好又怎样,终究观众也是要评头论足一番的,哪天等观众都瞎了,或许她尹苗也是可以火上一把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听着邱克文的复述,心里头浪头一阵一阵打上岸,五味杂陈。我以为我的嘴算是不拘小节的了,没想到江山代有人才出,这陆蕊才是个中翘楚,我自叹不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突然很钦佩叶知秋,面对这样的女孩子,我没有他水滴石穿般的耐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瑞静静听我三言两拨的把事情说了个大概,摇摇头,嘴角微微勾起,浮起抹苦笑,“那家伙就因为身上那堆肉,从小被人欺负到大,别说我,连她自己都麻木了。”他蹙了蹙浓眉,“桃花你不知道,我家苗苗挺没心没肺的,其实属于乐天派,小时候有人说难听的,她生气就跑去一顿猛吃,吃完气也就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