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我眼含泪花站在实验室楼下等叶知秋的时候,正下着皑皑大雪,飘飞的雪花在空中跳舞,落在我冰凉的手心上,瞬间融化成了冰水,一切变得太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看着萧瑟的大地,我很低落。再过不久,他将飞向樱花的国度,365个日日夜夜,我们谁也不能感受谁的体温和拥抱,只能通过互联网寄托思念与牵挂。我一想到365这个长长的数字,顿觉北风越加刺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桃花……”凛冽的风中,他脚步迟缓得走过来,身边并肩走着正是袁娇,两人手里一叠白纸,似乎在讨论什么。见我站在风口上,一脸哀伤得凝视他,叶知秋小跑过来,取下他脖子上的围巾围住我冻僵的脸,他的体温萦绕着我,他呼出的缕缕白汽与我的在空气中缠绵交织,我突然不能自抑,鼻子一酸,忽的转过身不让他看见我掉眼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桃花……”他在我背后喊着我的名字,这一次却特别沉重,“你都知道了对不对?”我点点头,他缓缓地将我的身体转过来让我面对着他,他的眼中也划过一道伤感,擦去了我的眼泪,他笑了一下,“又哭鼻子了,大不了我不走了……”“不。”我一声惊呼,倏地得捂住他的嘴巴,深深望着他,瞬间冷静下来,“不,叶知秋,我不要你为了我放弃你的理想,一年不算什么,一下子就过去了,我等你回来,但是我……”我有些哽咽,“我只是有些伤心,我现在就是很想哭,你让我哭一下就好了,就一下下。”说完,我也不顾我们站在人影稀疏的大厅门前,袁娇正在不远外打量着我们,一头扑到叶知秋怀里,小声哭泣。叶知秋也不顾别人投来的眼光,顾自紧紧抱着我,低头亲吻我的黑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迎来了新的一年。大年的时候,叶知秋来我家吃了几顿饭,她一来,我爸妈就很亢奋,一天窝在厨房里不出来,两人在厨房里窃窃私语,不知道一天到晚嘀咕些什么。桃核打探情报回来说,“爸妈已经在规划腾出一个婴儿房了。”她也觉得不可思议的顿了顿,“他们刚在吵到底是弄成鹅黄色的还是粉红色的。”我沉吟片刻,霍得站起来走到厨房门口,对着争得火热的两人一锤定音,“粉红色。”两个人面面相觑终于不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爸找叶知秋深谈过一次,在书房里说了两个小时,两个人谁都不肯透露内容,叶知秋神秘一笑,敷衍我说,“男人的秘密。”尽管好奇泡泡涨满肚子,我还是耸耸肩不再追问,我妈说的,爱他就给他空间。春节过后,叶知秋突然来电话说,“晚上我妈妈叫你过去吃饭,问你想吃什么?”我激动得跳下床,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妈的祖传鸡汤,我想了两年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妈听说我要去叶家吃饭拜见未来公婆,当天晚上就拖着我出去买衣服了,虽然我已经有一堆衣服,但我那爱美的妈仍旧觉得更美更好的衣服还挂在百货商店里,以我的名义,顺便满足了她自己那可怕的购物欲。 稻草人书屋

我穿着漂漂亮亮又端庄大方的新衣服就去了叶知秋家,虽然两年前去过一次,但毕竟今时不同往日,有些东西已经心照不宣,我很些忐忑。我跟叶知秋还那么年轻,不知道他爸妈对“早恋”是什么看法,当然最好是没有看法,我爸大一就偷偷在操场角落抱我妈亲小嘴了。事实证明,我的忐忑似乎是多余的。到叶家以后,叶妈妈、叶爸爸一如两年前和蔼可亲,鸡汤一如两年前鲜美,当时我直勾勾得盯着飘着油香的鸡汤,溢美之词就从嘴里溜了出来,“阿姨的鸡汤,可想死我了。”“想喝了打个电话过来,阿姨给你早早给你炖起来,这汤就是要炖得久。”叶知秋妈妈乐呵呵地招呼我,一见我喝个底朝天就给我又盛,让我喝个痛快。 www.daocaorenshuwu.com

餐桌上,我发挥自己无人能敌的嘴皮子功夫,把叶知秋一家哄得舒舒服服,笑声此起彼伏,我绘声绘色得讲述我爷爷当年茅坑下掘宝的陈年往事,我爷爷每天别着“养猪大户”的勋章出门,而我更是为有这样一个爷爷自豪,叶家人听得津津有味,特别是叶知秋爷爷,由我家的故事,联想到他几十年的所见所闻,光怪陆离的,匪夷所思的,我听得入了迷,甚至建议说,“爷爷,现在流行年轻人创业,要不将来我和叶知秋开个小茶馆,聘请您和我爷爷当特邀嘉宾,你们二老摆擂台说书,今天你讲城市奇侠传,明天我爷爷农村奇侠记,我想想啊,茶馆名字就叫……超级老爷车,爷爷你说好不好?”

稻草人书屋

爷爷捻着白须,笑得菊花皱,“好好,你们年轻人不嫌弃爷爷这一把老骨头就好,”爷爷高举拳头,“爷爷陪你创业!”“嘿嘿爷爷,你做好工资不高的准备呀。”“没问题,让我们两个老家伙吃饱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