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哥,这次回来呆多久?”“春天走吧,国内有个合作项目。小花,哥心碎了,有男朋友不要哥了,你看看你,Email里开口一个叶知秋,闭口一个叶知秋,你这个小桃花,哥很伤心知不知道?”“哈,你那么多MM要哄,哪有空伤心?”我搂着他的肩,嘴边一丝坏笑,“哥,说,这几年谈了几个?”我作势掐他,“不说掐你哦。”他的眼里仿佛挂着个发光发热的小太阳,吊儿郎当道,“太多,数不清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数不清也要数,你至少让我知道将来会有多少个小鬼头突然蹦出来叫我姑姑。”我真的在掐他。“放心,哥哥常年携带小雨伞……啊~~~~~~~”我把他掐倒在地,他顺手一带,我们滚落在地,打闹成一团,就好像时间的河流没有带走任何东西一样。这四五年他一直待在国外,只回来两次,我上一次见他是在高考前夕。四五年的时间,实实在在横亘在我们之间,那晚我们借着酒醉,彼此滔滔不绝,说了很多,恨不得一夜说完四五年的故事。月朗星稀,啤酒的碰撞声尤其清脆,酒气释放人的脆弱。好半晌,我望着隐在乌云后的月,“哥,不要想她了,快找个女人定下来吧。”也许是夜太深沉,他浑厚的声音竟然透出丝沧桑,“小花,哥哥漂泊了那么多年,遇到了很多很多人,可是你知道吗?你见了那么多人,总会想起一句话。”“什么话?”“为什么不是她?”酒气涌上喉间,我视线模糊,“哥~~~不要这样,她不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朝我苦涩地笑一笑,手中的酒杯碰了碰我的,仰头一饮而尽,饮毕,眼中积聚的阴霾已消失,笑容灿烂,“哥知道,所以哥哥希望你幸福,抓紧你的那个书呆子不要放手。”连日来的郁闷浮上心头,我有些沮丧,“唉,哥,好多人跟我争书呆子,我正烦着呢。”“烦什么,还有人比我的小花花更漂亮更可爱的吗?那书呆子要是选别人,那就是他没眼光,不要也罢。”我斜了他一眼,侧身靠在他肩膀上,虚空的眼对着茫茫夜海,心头升腾起倾述欲,“哥,青梅竹马的感情是不是很美好?”“我们算吗?”“算啊。”我们背靠背,他沉思一会,“很美好,可惜那时太小,本来把我小花花在澡盆里的裸照拍下来收藏就更美好了。好怀念我家小花花那时平平的洗衣板身材啊,没想到现在居然也波涛起伏了,可便宜那个书呆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不正经稀释了一些回忆的扯痛。我没好气地拍打他的肩,他这才连声抱歉,凝着脸认真地问我,“那书呆子有个青梅竹马?”我无奈叹口气,“还非他不嫁。哥,同样都是青梅竹马,为什么我们是亲情,那个女人却非要当做爱情呢?”“为什么呢?……或许是她还没长大,或许是……她还没遇见爱情吧。”把酒问青天的夜晚过后,我的心情开怀很多,每天都在视频里一板一眼问叶知秋,“提问,离你回来还有几天?”这时的他会眯起眼,缓缓举手,像个老实的小学生一板一眼答道,“报告,还有58天。”我掩不住眉梢间溢出的眉飞色舞,是的,再过不到两个月,他就回到我身边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年的冬天来得有点早,万物沉寂,只待复苏。学院与不少国外大学合作,出来不少对外交流的机会,但僧多粥少,即使还是下学期的事,有意向的人未雨绸缪,为期末成绩拼得死去活来。我的成绩在我们系名列前茅,教授们常夸我有语言天赋。辅导员找了我几次,旁敲侧击加暗示,如果我报名交流,基本上没什么悬念,我虽然很想去爸爸偶像的墓碑前献上一束百合花,但我尝过分离的滋味,不想叶知秋一回来,我又出去,于是只好推托道,“单老师,我相信在国内也能学好语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单老师睿智的眼划过一抹失望,她和善地笑了笑,只是说道,“桃花,老师最后多嘴一句,男朋友固然重要,但一个女孩子,也要有属于自己的事业,这样才能比翼双飞。”我咬着唇点点头,下了决定,飞也似地离开。魏易扬消失了一段时间,只发来短信说自己在无日无夜的工作。他从外地回来的时候,离过年还有二十多天,我考试结束,陪着他玩了好几天。说是玩,其实用乱转形容更为妥帖。他是学建筑设计的,喜欢往一些不知名却古味浓重的小弄堂里钻,一见那些飞檐走壁的檐瓦就如捡到宝,举着相机拍上拍下,还能仔细欣赏好半天。比起那些红墙黑瓦,我更爱研究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他眼里捕捉到熟悉的光芒,叶知秋翻看他热爱的专业案例时,眼底就会流泻出这样耀眼的光,让旁人动容。他们都是有情有爱有抱负的优秀男人,我深深感激自己能在他们的生活里占有位置。我拉着魏易扬穿梭在本市有名的小吃街时,熙熙攘攘的人流里彷佛有人在身后喊我的名字,“桃花~~~~~桃花~~~~~~”我循声望去,如流的人潮尽头有两张熟悉的面孔,是孟颖和尹苗,两人正拼命朝我挥挥手。于是我拉着魏易扬以红军长征的步伐,花了很久才与这两人汇合。见我手里拖着个如此器宇轩昂的男人,一身华贵与周遭格格不入,两个女人都有那么一瞬的傻眼和……花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