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辞旧迎新的鞭炮声在耳边炸响,新一年已经来临。年后我拎着年货去叶知秋家拜年,不巧叶知秋爸妈不在,只有他鹤发童颜的爷爷在家,还有个小阿姨照顾着。爷爷一见我,笑得满脸菊花皱,拉着我爷儿俩在花园里喝茶晒太阳,我给他老人家敲肩捶背,他老人家捋着白须乐呵呵笑,“好好,乖孩子。”我望了眼空荡荡的叶家问,“爷爷,叔叔阿姨出去拜年了呀?”爷爷慢悠悠喝一口茶,“他们还有陆家的几个,趁着节假,一起去日本旅游了,顺便看看知秋。”我心一沉,这么说陆蕊也去了?“花丫头,想什么这么出神呢?”爷爷高亢的嗓门让我缓过神。太阳暖烘烘,老人家的笑容暖进人心,我斗胆蹲在爷爷面前,仰头笑眯眯盯着他人家看,用甜腻腻的声音问,“爷爷,我问你个问题,你可要老老实实回答哦。”爷爷笑如弥勒佛,“好好。”“拉钩。”我伸出小拇指。“这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爷爷也伸出小拇指,跟我爷爷一样,都是顽童性子。是以至此,我清了清嗓子,一鼓作气问他,“爷爷你老实说,我跟陆蕊,你比较喜欢哪一个当你孙媳妇?”我的心提在嗓子眼上,可又生怕这老头过于坦率,说出个我不爱听的答案,于是我摸摸鼻子为自己事先挽回点面子,“爷爷,嗯,你不喜欢我也行,咱们接触时间太短,以后我保证让您老人家喜欢我喜欢到不行。”爷爷笑容和蔼,还戳了戳我的额头,“你这小姑娘有意思,爷爷还没回答,你倒先替自己找台阶下了。”被戳穿我也不恼,咧开嘴灿烂一笑,“爷爷可真是块上好老姜呀。”我摇他的手撒娇,“爷爷你快说呀,你到底喜欢我还是她?喜欢我,我下次就从我爷爷的金茅坑上掰点金粉下来送给你,你好好考虑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爷爷终于被我逗得乐开了怀,笑声震天响,“这孩子,瞅准爷爷是贪财老家伙是不是?好好好,贪财老头被收买了,我就喜欢你这小丫头,嘴巴跟抹了蜜似的,不喜欢都不行。”听到这满意的答案,我笑得格外甜,“爷爷,你太好了,记得以后一定要站在我这边哦,还有爷爷,其实我爷爷那口茅坑的金粉全被邻居们刮光了,您看看,我先欠着你行吗?”爷爷再次爆发如雷大笑,炯炯有神的眼盛满一种浓浓的情绪,我偷偷猜测,这种情绪应该叫喜欢。征服他,就必须要征服他家人,征服他家人,就必须征服他家的老人家。我想我离成功已经很近了。年后开学,一切如常,只是春天脚步已近,骚动再所难免。上课以后,我在课间的洗手间遇到陆蕊,她刚从日本回来,春风满面,见到我自然如一只骄傲的黑孔雀,声未动,气势已经摆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无心与她纠缠,她却不肯放过我,浅浅一笑,语气却冰冷刺骨,“我跟秋哥十几年的感情,我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你。”我报之以淡薄一笑,“上次的事情,我记得你还没有说过对不起。”她眼眸掠过一丝狰狞,沉默看我。“一个连对不起都不会说的人,没有资格做我的竞争者。”我干净利落地抛下这句话,转身昂首离开。当年两军僵持不下,毛主席熬夜写下革命巨作《论持久战》,坚信饱受苦难的中国人民必将取得这场持久战的最终胜利,此时此刻,在这场多角爱情的持久战中,我貌似胜券在握,可情敌此情不移,誓要与我拼个你死我活,难道我们要两败俱伤最后让那袁娇有机可乘?我面色苍白走在人群里,忽然很后悔自己看了那么多狗血的爱情电视剧,让我有种自己的爱情也免不了俗的错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但愿有平淡如白开水的爱情,却原来白开水竟是万变世界最难求的东西,生活没有赐我一杯清澈见底的白开水,却递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狗血。离叶知秋回国还有不到半个月,我每天翘首以待,所谓“女为悦己者容”,拉着室友们买了很多漂亮衣服,为他的回国做了很多准备。四月初的一天,开始陆续有人流传陆蕊被一个大帅哥追求,香车接送,见识过庐山真面目的人回来激动地说:是个比尹瑞更出色的极品帅哥,明星似的,还很有钱。据说这个男人是陆蕊兼职认识的,简直是偶像剧里走下的男主角,怪不得她最近意气风发,走路带风,笑容沾蜜。我听闻心里还窃喜,盼了那么久,就盼情敌主动放弃,好让我和叶知秋双宿双飞,也算皆大欢喜。明明人家恋爱了,我表现的比她还高兴,也走路带风了几天。离这天风和日丽,我泡在图书馆里练听力,不料有人揪掉我的耳塞,我回头一看,是孟颖,脸色铁青,坐下后却又欲言又止。她是憋不住的人,我只好耐下心来等她自己开口。她托腮瞧了我好半天,啪的一掌落在桌上,双目铮亮,“你知道对不对?”我不解,“知道什么?”她眼神闪闪烁烁,又在仔细打量我,口气委婉而凝重,“桃花,我知道你很喜欢叶知秋,你为他也受了很多委屈,我能理解你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