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几天后叶知秋回国,我将所有烦恼暂时抛在脑后,一早就跑去接机,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叶知秋爸妈很忙,将接机这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我望眼欲穿了很久,终于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一眼发现了他,朝他兴奋地挥手,他清亮的眼也在寻找我,随后亦定格在我身上,小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就好像机场其他激动不已的情侣一样,呼吸着彼此身上的味道。“你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想我吗?”“每一天。”叶知秋回来以后,我们一群朋友聚了几次,分发礼物的时候林北北最开心,因她托叶知秋带护肤品,结果叶知秋分不清那纷繁复杂的牌子,还分具体的肤质而定,每样都捎带了一点,林北北望着比预料之中多一倍的东西,笑得合不拢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最后那一大袋东西自然让尹瑞拎着,林北北最近到处吹牛自己能奴役A大校草,使唤尹瑞上了瘾,她大摇大摆走在前面,尹瑞俨然是跟班小弟。邱克文讥笑她,“林北北,有本事你就叼根牙签学发哥啊。”结果饭后林北北真的叼了根牙签,霸气十足地冲尹瑞做了个离开的眼色,尹瑞领命,还真拎着她的包走了,性感的嘴角含着讥诮,故意喊着,“发哥,发哥,等等小弟我。”我的礼物自然最多,但是我最中意其中一样礼物------他,只要站在他面前,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我就觉得长久的等待已化成雨水,流到了远方深处。春雨绵绵的一个深夜,单人房双人床。们像是濒临渴死的鱼,又像是树与藤,整晚都纠缠在一起,如饥似渴地攀附在对方身上,用深深的吻来祭奠这一年来的相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梦很美,只嫌春宵苦短。叶知秋回来以后,我的生活又步入正轨,每一天都像小鹿一样活蹦乱跳,谁见了都要揶揄我两句。叶知秋还拜访了我爸妈,我爸妈一见女婿上门,春风吹皱浅浅的褶皱,毫不掩饰赤裸裸的喜悦。有时我怀疑我爸妈比我更爱叶知秋,我爸去日本开研讨会,叶知秋特地请假给他当助手,鞍前马后的,我爸逢人就介绍说:未来女婿,医学院高材生。我爸跟我妈充满默契的吹嘘太过肉麻,我只好朝叶知秋耸耸肩,“别怪我,他们这招,用我乡下爷爷的话说,就是先撒泡尿把茅坑占了再说。”叶知秋凑到我耳边,怡然道,“我爷爷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你倒是坚决贯彻长辈的指示呀。”我冲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哪还需要长辈指示?”他的黑眸盘旋着令我晕眩的温柔,低头,细密的吻落下,要将我淹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子在恬淡中度过,是千金都换不来的恬淡。只是想到定时炸弹陆蕊,和匍匐在炸弹旁的魏易扬,我感到微微的忐忑不安。这一天和叶知秋自修,我心不在焉,假装无意地问,“陆蕊去日本找你了?”他依旧低头看书,倏然一笑,“嗯,听说她最近谈恋爱了。”恋爱?我心咯噔一下,面不改色继续笑问,“真的吗?她眼里不是只有你这个秋哥吗?你有没有伤心?秋哥。”我学着陆蕊的语调打趣他,那娇嗔竟真有七分像。他彻底放弃看书,望着我的黑瞳跳跃着我戏谑的表情,他宠溺地拧了拧我的鼻子,“你好酸。”“左一个袁娇,右一个陆蕊,你知不知道我很辛苦啊?那么多情敌,你看你看,看我的黑眼圈,我愁得每天睡不着哎。”我拉着他的衣角,开始撒泼耍赖。“我女朋友那么美丽可爱,别人哪是她的对手。”他这人说话木讷,嘴难得抹蜜,我唇角灿烂扬起,“是啊,全是我的手下败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天在我的旁敲侧击下,叶知秋坦白告诉我,陆蕊这一年几乎两三天一封EMAIL,字里行间除了对他露骨的表白外,满是抑郁的情绪,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似的。她性子执拗偏激,不肯与后母、继父友好相处,将他们抛来的橄榄枝踩在脚下,与亲人的关系越来越僵硬。我从叶知秋口中得知,陆蕊扇我巴掌的前一天,他发了一封EMAIL给她,放弃以往的委婉措辞,开陈不公请她放弃他,他已经心有所属,请她以后不要再发一些情意绵绵的信件过来。显然陆蕊将满腔怒意迁移到我身上。叶知秋如释重负,“桃花,蕊蕊终于开始尝试看看周围的人了。我本来准备回国以后找她好好谈一谈,没想到那天回家,她告诉我,她也不是非我不可,她有喜欢的人了。”说到这,他的神情虽然有些半信半疑,但如春风般和暖,“你们女孩子也真是,疾风骤雨似的,谈了恋爱,人也变了许多,都让我糊涂了。”“你确定她谈恋爱了?”“看样子是了。”春寒料峭,我冷汗涔涔。 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一段日子,叶知秋双眉之间的凹陷越来越深,常常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我再三追问下他才说出心里话,还是与陆蕊有关。“我那天在家门口看到那个男人送她回来,怎么说呢……”他神色游移不定,“我从来没想过蕊蕊的身边会出现这样一个男人……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她那么大了,干涉她似乎也不好,我还在矛盾。”我明白,叶知秋是男人,哪怕他自己温润如玉,却也最了解男人的劣根性,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谦谦君子,而我那干哥哥,自称自己最缺的就是道德。魏易扬居然食言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毁坏性大的炸弹吗?我再也按耐不住,打了个电话给我哥。电话那头的他声音暗哑,听起来很疲惫,“花花,我两天一夜没睡,饶了我吧。”我忍不住啐他,“那么忙还有空送美少女回家,你是真忙还是假忙?”他那头传来一丝爽朗的讪笑,因为窥中了我的心事,而强打起两分精神,“小祖宗,你所说的美少女,我这半个月都没招惹她。整个事务所忙得连轴转,把兼职生都留到深夜十点,我这个老板,于情于理也该体现一下同事爱吧?还有,那晚我搭载了三位美少女,你所关心的美少女是最后一个送到家的。满意了吗?”我心头巨石落下,摇摇头叹气,“生活就是一出狗血剧呀哥哥,小书呆正好看见了。”“妹妹,哥哥最近没时间玩暧昧。你的小书呆要是转不过弯,那么你暂且等哥哥睡饱,哥哥的拳头帮他转过来。”说完他撂下电话呼呼大睡去了。我彻底放心,第二天欢天喜地跟着全班去野外郊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