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本来行程一日的春游,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我们一行人被困在山顶小旅馆,被迫度过了一个饥寒交迫没有手机信号的惨淡夜晚。而等我灰头土脸回到学校,几乎所有朋友都等在我宿舍门口,一字排开,人人都用很诡异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我,死寂几秒后,尹瑞走出人堆,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一开口竟是呵斥我,“桃花,你这次玩大了。”“啊?”我升腾起不祥的预感,却仍在状况外。庄子然默默拿下我的行李,搭着我的肩,凑到我的耳边道,“陆蕊闹自杀,吞了半瓶安眠药。”全身一震,我手上的农特产晃了晃。林北北跳出来暖场,“没事没事,没死,就是跟死猪一样,多睡了几个小时而已呵呵呵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场没有一个人因为林北北的冷笑话而笑出声,所有人都用不解的眼光逼视呆若木鸡的我。我脑中五雷轰顶,额上竟浮出一层热汗,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愕然,而大家的表情再明显不过:陆蕊的自杀,八成与我有关。我六神无主地扫视一圈众人,叶知秋不在。而在我发愣间,尹瑞已走上前,拖着轻飘的我往外走,“去医院的路上你最好想好怎么解释这一切,陆家还有叶家已经乱套了,陆蕊醒过来以后又寻死觅活,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将你千刀万剐。”我只觉得浑浑噩噩,大脑空白一片,短时间接受不了太多信息,“为……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做了什么她那么恨我?”尹瑞蓦然回头,挑了挑英气的眉,语调也高了两分,“做了什么?医院里那位小姑奶奶口口声声你使美男计,派了个男人勾引她,不但勾引她还要强暴她。你说你做了什么?”“她胡说,我哥才不是那种人。”一派胡言,我气愤之至,脱口而出。尹瑞的眸一暗,幽幽地盯视我,让我无所遁形,“你终于承认了。桃花,你睚眦必报的个性,让我很失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尹瑞话一出口,我只觉全身被春水一淋,浇头灌耳,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尹瑞,无论你信不信我,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用什么美男计,也没有派我哥去勾引她,我是无辜的。我可以解释。”尹瑞将我塞进他的车,满脸阴沉地飞驰出校门,“把所有经过都告诉我。”他转头直视我,“所有!”去医院的路有些堵,我把前因后果讲了个大概,大意就是魏易扬无意中认识陆蕊,想要试探试探她对叶知秋的情意,没想到十几年的感情也不过窗口的纸糊,脆弱得很。我心里仍旧一派天真,取出手机要打电话给我哥,让他这个当事人出面解释一番就好,不料尹瑞又一盆冷水泼来,“联系不上他,事务所的人说他昨天出国了。半夜走的,据说朋友出事了。”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已凝固,惶然不知所措,转头借着后视镜端详自己的脸,已经苍白如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情有些棘手。喉咙有些干燥,“叶知秋怎么样了?”“陆蕊昏睡了一天一夜,他也一天一夜没合眼,我们也联系不上你,他现在是众矢之的,陆蕊他爸甚至想报警,知秋他爸拦住了,说要等当事人来了再说。”尹瑞静静陈述混乱不堪的场面,我只觉得凉意从脚底蔓延全身,残酷的事实让我全身无力,我望着越来越近的医院大楼,有救护车嘶鸣而过,竟有种跳车逃跑的冲动。我心神不宁,但一想到叶知秋在医院饱受家长苛责,我双拳攥紧,为了他,我不能临阵脱逃。轻飘飘地下了车,尹瑞拖着行尸走肉般的我进了住院大楼,听着到达十二楼的电梯声叮铃响起,我缓缓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大踏步走了出去。我直觉自己在赴一场死刑,每走一步,心剧烈地蹦跳一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尹瑞按在我肩膀上的手紧了紧,似乎是鼓励我,我朝他虚弱地笑一笑。我远远就看见几个人站在走廊那头,叶阿姨一身白大褂,表情肃沉,站在她对面的是男人依靠在窗台上,抽着烟,缭绕的烟雾后一张深沉的脸时隐时现,陌生的女人正在拭泪。我的心突突狂跳,他们必定是陆蕊的父母。我没有看到叶知秋,离他们还有五步之遥的时候,我再也走不动,只是惊慌失措地注视着乱成一团的长辈们,嘴角牵动了一下,可还是什么也没喊出口。叶阿姨首先看到我,有一两秒的犹豫,轻喊了一声,“桃花……”那个刚才还在沉闷抽烟的男人,我猜是陆蕊父亲,听到叶知秋父亲喊我名字,突然神情凌厉一变,甩掉烟头,气冲冲朝我走来,那暴怒的表情让我不自主地退了一步,他厉声道,“你就是那个桃花?小小年纪就想着害人,你差点害死我女儿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做出这么阴险狠毒的事情,你父母怎么教你的?”见他暴跳如雷,我有些怯弱,但还是开口替自己辩白,“叔叔,这中间又误会,我没有……”“误会?你来,来看看我女儿现在什么样子。”说着,陆蕊父亲已上前用力拽住我细弱的胳膊,要把我往病房门口带。尹瑞一把扯下他的手,把我推到他身后,义正言辞道,“陆叔叔,这其中有误会,我们还是要听听桃花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