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一个月之后我登上了飞往德国柏林的飞机。我没有让朋友们来送机,是因为我能在每个人身上见到往昔他的影子,我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我怕我离不开。到机场送我上飞机的只有我爸妈妹妹,还有魏叔叔一家。魏易扬半个月前,在拨通家里电话的那晚,连夜飞回来。一切真相大白。陆蕊一见魏易扬出现就乱了手脚,起先还费尽心思编谎话,可在他和家长的连番追问下,她的防线终于全线崩溃,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老实坦白。没有自杀,没有强奸,有的只是她一颗扭曲的内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那天陆蕊无意中进魏易扬办公室找翻译材料,却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了我和他的几张合照,她由此联想到魏易扬前段时间的刻意接近,以及后来莫名的疏离,她开始揣测他的动机,并认定我是幕后指使者,原因是不想她再去缠着叶知秋。芳心萌动,却原来只是一场爱情阴谋,她怒火中烧,愤怒到想杀了我,一度失去理智。于是有了这场嫁祸的拙劣戏码。她在安眠药里掺了一些无害的维生素,服下了安全剂量的药粒,经历了洗胃的肉体痛苦后,终于达到了目的。哪怕被无情揭穿,她依然笑到最后,因为我远远走开了,在另一个国度开启一段新的生活。我告诉我爸妈要走的那一刻,他们很诧异。事实上对于我的突然离开,所有人都很诧异,因为在他们眼里,我和叶知秋之间,明显是我爱他多一点,我是那么的热情奔放想爱就爱,而他,沉默寡言,只有浅浅暖暖的笑,爱我只会默默地凝视我。人人都不解。我唯有苦笑。他们问我,“叶知秋变心了对吗?”我摇摇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有我才看得懂他的眼睛,只有我才看得见那双黑玉般的眼睛里,天荒地老的誓言。我明白,我们爱对方一样多。但我和他是一对矛盾体,我可以不顾一切,忘记粉身碎骨的痛,他却在爱到癫狂的同时,保留一分清醒和理智。他是天生的医者,救死扶伤是他的人生理想,所以,善良成了他的软肋,而就像魏易扬说的,我的眼底容不下一粒沙。临走前我去过叶知秋家,趁他不在的时候。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我欠长辈们一声抱歉。叶叔叔叶阿姨还有爷爷,看到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我差点热泪盈眶,但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有比哭更重要的事情。我低头道歉,“爷爷,叔叔阿姨对不起,这段时间,我给你们还有叶知秋带来许多麻烦了,我真的很抱歉。请你们原谅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姨握住我的手,她有一双跟叶知秋一模一样的漂亮眼睛,她温柔地对我说,“你这孩子,说什么对不起,这件事你根本没有错,是蕊蕊不懂事。”我宽心了。而为了不让长辈们挂心,我笑着撒了个谎,告诉他们说,为了更好的前途,我要出国交换一年。临走前我撒娇道,“阿姨,怎么办,还没走我就开始想念你的鸡汤了。”阿姨搭着我的肩,几道笑纹浅浅,“那怎么办呢?想喝的时候阿姨煮好邮寄给你好不好?”我苦着脸说,“不好啦,鸡汤太香,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肯定会偷偷喝光的。”叶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我肆意地笑着,心口却泛起一股黄莲般的苦。那一刻我无数次的问自己,桃花,你这是何苦呢?你这又是何苦呢?可执拗如我,已经回不了头,也不想回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爱情需要升华,有些东西需要沉淀。我知道,对于我的离开,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意气用事,一度我自己也这么看。林北北和庄子然劝过我,后来是尹苗和邱克文,再后来是他的室友,最后是尹瑞。尹瑞在月亮下问我,“还记得高三图书馆的水池吗?我很想念那时的你,一副可以能够得到全世界的自信,桃花,坦白说,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孩……可是现在,在快要得到所有的时候放弃,让我不能理解……”尹瑞的疑问,其实一直萦绕在我胸口,我问我自己,值得吗?好半天我才找到答案,“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意气用事,赌气,要惩罚他,可是现在仔细想想,陆蕊一天不死心,她就一天不会放过我和他,多角的爱情里,必定有人赢有人输,输的那一方就必定受伤害,他如果心里有我,他就必须做出抉择……我是个赌徒,我在为自己下注而已。”“不怕自己输吗?”“怕,怎么不怕,但假如这一年考验他都承受不了,那么我认输,我只是做了一场四年的美梦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粱一梦,梦醒了,哭一场,生活还要继续的。”那晚临分别时,尹瑞久久凝望我,忽然爽朗一笑,“桃花,我能抱抱你吧。”我咯吱咯吱笑,敞开双手抱住了他。他拥住我,在我耳边深情说道,“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孩子,我永远不会后悔当初喜欢上你。”葱茏的青春岁月在眼前闪过,我百感交集,盈着泪哽咽,“尹瑞,认识你真好。”揣着空空的心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举棋不定,最后还是拿出手机瞥了一眼,不料手机震动,一条短信进来,看到那个消失一个多月的名字,我心跳得厉害,颤抖地打开。等我。看着那寥寥两字,我泪如雨下。我从窗外眺望巍峨的玻璃候机楼,我想他此刻必定就站在一扇落地窗后,满脸寂寥,手里握着手机,等待我的回音。我颤抖地捏着手机回复。好。铁鸟即将把我带离家乡的土地,而他的一声“等我”,让我彷徨飘忽的心终于有一丝安定。离别,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未来,我开始深信不疑。在异乡的日子紧张到甚至没有太多时间忧伤,度过了最初的不适应,也不存在语言障碍,我过得还算如鱼得水。学语言其实是一件极其枯燥的事,背诵,大量背诵,速记,听很多的磁带,适应分辨不同的口音,周而复始。每天当我拖着疲惫到极点的身体,一头栽倒在异乡的床上,我就会特别想家,特别想他,我开始理解他在日本时是多么的辛苦,不眠不休,只为做到不丢自己国家的脸,只为教授的一个“excellent”。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到了德国两个月以后,魏易扬顺道来看过我。因为他当初的举动,竟无意中捅出这么大的篓子,站在我面前的他,忧郁,眉眼间徘徊着内疚。而我则灿烂一笑,给了他一个拥抱,以无声的行动扫除他内心的芥蒂,我能感觉到他轻轻的喟叹。我们推心置腹谈论一次。我说,世上有种“蝴蝶效应”,蝴蝶只是在对热带轻轻扇动一下翅膀,遥远的对岸就可能造成一场卷天席地的龙卷风。“哥,你就是那只无意中扇了扇翅膀的蝴蝶,完全不知对岸即将掀起一场风暴。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就是生活。”我哥沐浴在柏林古典浪漫的夜色中,忧郁地凝着我,“真不要小书呆了?听你的小室友说,他现在很不好。”我岂有不知。朋友们总是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提起他,孔子沐林北北隔几天就会报告一下他的近况。“他每天泡在实验室里,见的尸体比见的人都多。”“瘦了很多,脸都削进去了,老师都看不下去了……”“袁娇有段时间想趁虚而入来着,后来不知道叶知秋说了什么,没动作了,最近开始跟一个外系的男生约会了……”我望着柏林澄澈星朗的夜空,有一瞬的惘然,“哥,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他们都觉得我小题大做?”我哥轻笑,喝一口啤酒,“人都是这样,付出了100%,就想得到100%,还是那句话,眼底容不下一粒沙。”到德国以后的四个月,我跟他还是没有联系,这有点怪异,一个恨不得揉进心里的人,突然从自己的生活里彻底消失,有时会有恍如一梦的感觉。我不找他,他也不找我,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自始自终没有说过“再见”,所以更像是一场中场休息。 daocaorenshuwu.com

偶有闲暇,我就会缩在自己的小房间,任金丝绒般的太阳光从玻璃窗外懒懒照进来,在白墙上跳跃,而我趴在床上,看着我和他的第一张合照,心也开始浮动,跳跃。后来我们照了很多照片,但我出来时只随身带了这一张,薄薄有些旧的照片,见证了我整个少女时代的疯狂,它是我花尽心思“偷”出来的,也正因为此,我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拿出来过,我怕他发现我的阴暗面。我却最珍视它。日子一天天过去,国内所有认识我和他的朋友的QQ个性签名都换成了:桃花,你老公等你回家吃饭。我失笑很久,笑完以后对着电脑楞了很久很久。德国的梧桐树开始落叶,一阵风袭来,巴掌大的枯叶飘扬在冷风中,慢悠悠舞出生命的弧度,壮烈而凄美。我来德国已经半年有余,生活无波无澜,却不是我想要的恬淡。少了点什么。Jessica特地飞来探我,住了两天,她是典型的美国女孩,直接洒脱,不太能理解东方人含蓄的爱情逻辑,但这不妨碍我们聊如火的青春,以及我们最爱的男人。那两天我很快乐,也很伤感。送走她的那晚,我照常打开电脑收邮件,系统提示有一封新邮件,我定睛一看,是陆蕊寄来的。一封很长的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Hi,没想到是我吧?犹豫了很久,电脑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终于还是决定坐下来写信。有点尴尬,突然不知道怎么写开头。似乎从来没有平心气和跟你说过话,所以不知道怎么开始,还好只是对着电脑敲字(其实我现在脸红了)。我刚从医院回来,秋哥生病了,最近他老是咳嗽,发了好几天高烧却一直不肯休息,最后老师不肯让他进实验室的门,他才去的医院。我承认,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秋哥,在急诊室见到他的那刻,我想我是被震撼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很憔悴,非常憔悴,该怎么描述呢,整个人透出一股悲伤。很深的悲伤。他打起精神,我们聊了很多,大多都是小时候的趣事。后来我们说到他家书房的人体骨架,我说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很害怕,他突然很温柔地笑了,他说那是贞子爸爸,你取的名字。然后他回忆了很多你的事,他说他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靠在数学办公室的柱子上,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低头看一张25分的数学卷子,像油画一样。他经过你的身边的时候,听到你含糊地说了一声“FUCK”。于是记住了你。后来,听说你叫他“书呆子”,他很有些失落。每天经过你窗的时候,心都会砰砰跳个不停,想看你又不敢看你,他知道你也在看他,是一种打量“书呆子”的眼光,这让他十分沮丧。那段时间你因他而饱受全年级的嘲笑,他很内疚,更加不敢看你。再后来在数学老师办公室遇见你,听到数学老师严厉批评你,当时老师的嘱咐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不由自主系在你身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后来你出去,他追了出去,可你却跑了,秋哥说,他那时很失落很失落,原来相逢一笑也是奢侈。秋哥说,他终于明白暗恋的滋味,那就是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但另一个人却完全不知道。在他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你们却意外地在花园里相遇了。秋哥说在跟你并肩坐的那一刻,他竟比站在领奖台上还激动。你送了他一架纸飞机,千叮咛万嘱咐不许他打开看,但秋哥说她对你的一切很好奇,所以回家悄悄拆开来看了,结果是一张40分的卷子。那架飞机的机翼上写着“made by 陶花源”,他常常在做题累的时候,取出来看,在深夜笑得像个傻瓜。他把这家纸飞机放在小抽屉里,那个抽屉放着他从小到大最珍爱的东西,后来他的表弟无意中翻出那架纸飞机玩,他把那抽屉上了锁。后来你们有机会在一起比赛,你因为他得了水痘,他开始想尽方法为你补习,那时仍然不敢奢想与你在一起,他觉得你这样的女孩子,会喜欢尹瑞那样俊朗的男生,能够成为你的朋友,能见到你,跟你说话,已感到莫大的满足。你高考落榜的时候,蹲在地上痛哭失声,他说那一刻他很想抱紧你,可是最后什么也没敢做,因为在他心里,朋友的界限不能逾越。不忍看你哭,所以决心努力圆你的A大梦,心里开始有一点点的奢想,希望你能考进A大,以后能常常看见你。你们每晚通短信,有一次他收到你的短信,你问他,大学是不是交到了朋友,他回答是,而后你突然没了回音。

稻草人书屋

秋哥说他那一晚很不安心,想起来最近袁娇总是找他一起自习,还被林北北看到,心里有了一些了然,于是第二天下了课赶紧去高复班找你,只想看到你好好的,只想告诉你,你是他心里的唯一。却始终不敢说出口。秋哥说,就是在这一晚,他感觉到你也喜欢他,虽然不是很确定,你们买了情侣拖鞋,牵了手,他说,那晚他激动到很晚才睡着。…… 自始自终,秋哥在谈到你的时候,脸上的甜蜜,眼底的温柔是我不曾见过的,这样的秋哥是陌生的,就在今天我才承认,他深深地爱着一个人,这个人不是我。他对我说,蕊蕊,你知道她为什么走吗?她气我对你说不出“不”字,而当我能开口说“不”的时候,我才能去找她。他说,蕊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你小时候那么不开心,一不开心就来找我要糖吃,你老是说这个世界秋哥待我最好了,蕊蕊,你这样信任我,我又有什么勇气在你最脆弱的时候开口说“不”呢?所以我让她走了。可是蕊蕊你一定要长大,每个人都会承受成长的痛,没有人可以永远停在童年,秋哥已经有爱的人,想保护她一辈子,不能永远在你伤心的时候给你糖吃。她说我太宠你,这样不是对你好,是害了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后来仔细一想,她是对的。我们从来没有尝试正确引导你看待自己的生活,而是处处顺着你,让你到今天还长不大。秋哥不想责备你,这半年来你也变了很多,看起来开朗多了,也学会交朋友,所以今晚秋哥想对你说“不”,我们不可能,因为我心里爱的是她,第一眼见到她时,我就喜欢上她,再也看不到别人……这些都是秋哥的原话,那些话还在我的脑海盘旋,挥之不去。可能你绝想不到我会说以上那些话,因为过去的陆蕊是一个那么自我任性的女孩,现在回想起来,总觉过去的自己难以理喻。这半年我想了很多事,自己过往的人性,父母的离异,还有他们的再婚,我一直抗拒这样的家庭,抗拒父母的爱分给了我的弟弟妹妹们。所以我喜欢往秋哥家跑,因为他有个很幸福完整的家庭,他没有继父后母,也没有一堆小婴孩跟他抢爸爸妈妈,自小,我就很羡慕他。我敢说,秋哥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体贴的男人,他永远不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永远不会凶我,而他唯一凶我的几次,都是与你有关,我承认,我心里非常非常的难受。我总是抗拒着排斥着一切变化,殊不知伤害了很多人。你临走时对我说的那番话,我很受触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半年,爸爸因为我老了很多,有一次还心脏病发,我吓坏了。他一夜之间多了很多白头发,而每个人也都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生怕我再出差错,这让我很难受。这半年,让我成长了许多。我也许还是原来的那个我,但至少现在,我已经学会不再像个刺猬一样生活,你说得对,其实交朋友是一件简单的事,我现在和室友相处得不错,以前我们每天说不上几句话,现在觉得她们很可爱,昨天刚去菜场买了一堆火锅回来煮,味道真的很棒。我觉得每一天我都在重生,从自己的壳里爬出来看世界。你曾问我,如果秋哥的女朋友换成袁娇,我是否还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我说我不会。为什么呢?当时我只是条件性的回答,后来我想了很久,终于明白了,你是我的对立面,我站在阴影里看阳光下的你,说实在的话,我嫉妒你到发疯。我还嫉妒你有那么好的人缘,每个人围着你有说有笑,众星拱月似的。那时我认为自己做不到,不过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只要我有一颗真诚的心,我也做得到,你教我的。我好像欠你很多个对不起。对不起,虽然我已经学会说“对不起”,但我已经不想成为你的竞争对手啦,我争不过你,因为你是桃花癫嘛,很多人告诉我,你是他们见过最有魅力的桃花癫。这是尹苗男友邱克文说的。他说他暗恋过你两天。以前我从来没有真正快乐过,但现在的每一天,我都过得很快乐,我爸妈都很欣慰。谢谢你和秋哥让我成长。你会不会认为我还在玩把戏呢?我有点忐忑。我不能肯定自己完全改变,但至少每天都在努力,我到今天才肯承认,我希望成为另一个你,我们能握手和好吗?毕竟将来你是我嫂子。你会回复我吗?PS:魏易扬也帮了我很多,解开了很多我的心结,我感觉他也有故事……

daocaorenshuwu.com

我花了整整一个小时,一字一字的读完了她悠长的信,不知不觉,脸上已经湿润一片。盯着电脑屏幕很久,久到午夜教堂的钟声敲响,我仍沉浸在一种复杂又喜悦的思绪中。所有的恩怨情仇,都被这教堂的午夜钟声定格在昨天,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但却是真的。我哭了又笑了。抹一把脸上的泪,我回复道:你的信简直就是催泪弹,让我哭了好久,有没有人告诉你,现在的你可爱多了。我那时多讨厌过去那个陆蕊呀,你叫我一声“桃花癫”,我就在心里回你一声“黑妹牙膏”,所以我每次去超市都买黑妹牙膏,将它刷成泡沫才解气。回来一起吃火锅吧,我比较能砍价。PS:魏易扬身上确实有一个故事,生死之恋,也正是这段生死之恋让他成为了今天的花花公子,嗯,基本上他才是真正的桃花癫。还有,帮我照顾好他,但不许对他有非分之想,你秋哥条件实在太差啦,你值得找个更好的,就把他让给我吧,求你啦,大美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跟陆蕊就这样杯酒释前嫌,我们开始通邮件,偶尔网上聊聊天,本质上她还是个小女孩,需要帮助的地方很多,这个时候我就会像大姐姐一样开导她,毕竟我是个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油条,想的角度多一点。但是曾经的芥蒂毕竟有些深,我们小心翼翼地相处,但总归是朝往好的方向发展。虽然我知道他的近况,但我依然没有与他恢复联络,他也没有。我知道他经常会去我家吃饭,一个月至少两三次,我不禁失笑,我爸妈都是姜太公这般的谋略型人士,绝对不会让看中的鱼儿跑掉。他们替我栓着他,不让他跑了。我和他,究竟是何去何从呢,我静静地等待着。渡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圣诞节,转眼又是新年,德国下了一场大雪,厚厚的白色覆盖了一切,路上脚印稀疏。我和我的德国室友走在寂静清冷的街道上,我告诉她,在我的家乡,此时已经鞭炮声时不时炸响,红色对联贴满门框,孩子们穿着新衣等着领红包,无处不洋溢着新春的快乐。我室友听得入了迷,频频发问,而我一一回答,借此排解一下内心思乡的愁绪。我突然停住脚步,难以相信地眨眨眼,楞在那里。十几步外,橘红色夕阳下站着一个雪人,每每在我梦中出现,一双墨黑蕴着无边温柔的眼睛,嘴角微微的笑意,微薄的唇,曾经那样狂野地吻着我,让我沉迷其中失去理智。他缓缓地走了上来,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我,而我已近晕眩,微张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