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番外1:我大四的时候,叶知秋已经在A医大脑科实习,边实习边上课,24小时连轴转,很辛苦。攻读博士学位早在他计划以内,我仔细想了想,所谓夫唱妇随,于是也准备一边实习一边复习,再拿一个硕士学位。他家在市中心有套房子,离医院近,他大多数时候都住在那里,而我实习的德国公司离那里也近,所以我们俩背着父母,悄悄同居了。我没告诉我爸妈,他也一个字未提,“同居”这个字眼太潮,我们都不好意思跟他们开口。况且很享受这种偷情的感觉。白天各忙各的,晚上回来一起出去买菜,一起在厨房忙碌,我烧菜,他打下手,然后一起吃个底朝天。我们都不爱出去吃,外面的东西总有些油腻,我和他都是实用主义者,不想花钱买浪漫,我也渐渐迷恋上了给心爱的人煲汤的幸福感觉。日子过得还挺节俭。我和他终究还是学生,他一贯节省,一件衣服洗了再穿,穿了再洗,可以一穿好几年,不像喜好名牌的尹瑞,衣柜比女人还满,这两年他一直和林北北同进同出,林北北跟着捞了不少好处,逢人就说“傍大款的滋味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这人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自然也爱逛街血拼,有时候花起钱来没节制,都是跟我妈这血拼狂学的。但是真正小两口过日子,我也开始学着拨拨算盘,把钱算着花,提早学当家庭主妇。这感觉还颇为不错。逛街的次数少了,也并不意味着生活品质的下降,晚上靠在一起看碟,或是各自看书,我偶尔看累了抬头偷看一眼他,发现他也在偷看我,相视一笑的滋味暖进心里。温存自然少不了,我们都年轻气盛,深深迷恋着对方的身体,这种他眼中只有我的感觉很美妙。还记得我在德国的新年夜,窗外烟花绽放,窗内爱火四射。很久以后,我们紧紧依偎在一起,汗水淋漓,他在背后抱着我,在暗夜中,嗓音低沉好听。“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说话的地方吗?”“嗯,学校花园,你坐在石凳上,我的纸飞机飞到你身上。”“知道我为什么会坐在花园里吗?”我摇摇头。“那是因为有一次体育课,我经过花园的时候看到你一个人坐在石凳上,垂着脑袋踢石块,可怜兮兮的样子,所以我就在猜,你的数学多半又是考砸了,对吗?”“几乎交了白卷,而且我听说你几乎又考了满分,那天我简直快崩溃了。你继续说。”“后来?后来就是这样啊,有个女生一到体育课就会缠住我整节课,我给她解答的时候,她不看题只看我,我实在受不了自己这样被参观一节课,所以那天就趁机逃开了。本来想回教室的,可脚不听使唤,走到了花园,很想看看你在不在,看到你不在的时候我有点失落,所以干脆坐下来看书。”他亲了我一口,笑微微眨眨眼,“你一定不知道,我转身看到你时内心的激动,当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半天才确定站在我身后的就是你。”我蹭着他的脖颈,笑道,“我以前老是烦恼自己是个数学白痴,可是我会永远感激自己那次考了40分。哦,天哪,我发现自己好爱数学,从来没像现在那么爱过。”“我每天都在感激上天,让你成为一个数学白痴……”他亲了亲我的额角,“让我有机可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和叶知秋过了一个月的小日子,这天是周末,我们俩前一天因为工作都忙得精疲力尽,睡到了日上三竿,还没醒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缩在叶知秋怀里,迷迷糊糊中感觉房门被打开,有人在说话,而且不止一个人,是好几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还睡着呢。”像是叶知秋他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睡得还挺香,哎,改天给他们换张床,这张看起来太小。”是我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什么样子,十一点还在睡……”我爸的声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要不先去做饭,让他们再睡会。”是叶知秋他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哇,姐姐和姐夫抱一起哎,好香艳啊……嗷,妈,痛,痛……”桃核在嚎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和叶知秋几乎同时惊醒,惺忪的眼里闪过莫名的震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爸妈。”

daocaorenshuwu.com

“我爸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看着彼此同时开口,然后嗖一下坐起来,瞪大眼望向门口。

daocaorenshuwu.com

桃核正盘坐在门口的地板上,笑眯眯地朝我俩找找手,然后好整以暇地双手横抱观赏床上我和叶知秋。 daocaorenshuwu.com

“hi,姐姐,姐夫,今天我们组团来抓奸。你们昨天晚上忙到很晚吧?忙什么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陶何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陶何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和我妈抓狂的声音同时响起,伴随着枕头落地声,可惜没砸中她,桃核跑了出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客厅里我爸妈和叶知秋爸妈的声音时隐时现,看起来两个主妇正在厨房忙活,我和叶知秋面面相觑,两人都面红耳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颓丧地靠在他肩膀上呜咽,“呜,我们被抓奸在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