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3

几分钟以后,在金陵大酒店经理室里,林经理又收到了用手指发出的信号。放下电话以后,林经理急匆匆地跑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 稻草人书屋

林经理说:“金鱼同志,刚才收到了紧急信号,萨尔神父已经顶不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哦……”黄云晴听罢,惊愕地站起身来,“鲤鱼,营救行动都准备好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经理说:“准备好了!我已经抽调了我们最得力的人手,选好了他们的藏身地点,随时可以通知他们转移。”

稻草人书屋

黄云晴说:“那好,立即组织转移!” www.daocaorenshuwu.com

“是!”林经理听罢,赶紧跑了出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此时,在南京城内,由几辆三轮摩托开道,后面紧跟着中村的特务黑色轿车车队、宪兵军用卡车车队,正急速地向市区南部开去……坐在车里的中村,此时脸上充满了兴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心想:“黑猫别动队,我看你们还往哪里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分钟以后,中村率领的车队风驰电掣般地到达了洋行仓库。

稻草人书屋

中村大声命令:“马上把这个仓库包围起来,不准放走一个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岩本回答:“是!” 稻草人书屋

特务和宪兵冲开了门,疯了一般地冲向了洋行仓库的各个角落,霎时间,仓库内便四处响起了翻动东西的声音。中村手执战刀站在仓库的中央,面庞因为凶残而变得丑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过了一会儿,负责搜查的特务和宪兵回到他的跟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人说:“库房已经搜查过了,没有发现任何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个人说:“报告,住房搜查完毕,没有发现任何行踪!”

www.daocaorenshuwu.com

第三个人说:“报告,所有办公场所已经搜查过,没有发现任何人!”

daocaorenshuwu.com

第四个人说:“报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中村说:“别说了!有没有收获?!”

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人回答:“没有收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望着站在他眼前的宪兵和特务,气得眼睛都有些红了:“他们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一定是我们内部有谁泄露了情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君,狡兔三窟,也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做的战术性驻地转移。”站在中村身后的岩本,禁不住补充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想了想,点点头:“岩本君,依你看,他们……能转移到哪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岩本回答:“这个……我一时还想不出来。但是,我可以断定,他们在我们南京城里,一定有内线接应。否则,他们初来南京,是不可能那么快就能逃走的!”

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听罢点了点头:“是呀,可是……他们能逃到哪里去呢?又是些什么人在接应他们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岩本无奈地摇摇头。 daocaorenshuwu.com

中村也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南京市郊的一处房子里,高老板带着敢死队的人匆匆地走进了院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老板说:“啊,就是这儿了,好不容易给你们找了个避难所,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让你们受惊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燕子六听罢,立刻高兴地回了一句:“舅舅,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舅舅,看你这个人办事这么讲究,一定也是江湖上的人!敢问舅舅的山门字号?”

稻草人书屋

高老板听罢,不由得笑了:“什么山门字号?我只不过是搞走私的小贩子,常年游走在日伪国共之间,弄俩小钱花花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听罢,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舅舅,你是谦虚了,我看你这办事能力就是不简单!真的不简单!我小K很少佩服什么人,但是能在南京城里跟日本人对着干的人—我佩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书生听了,不禁苦笑一下,没有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一鸣冲着高老板拱了拱:“高老板,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鸣在这里先行谢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老板听罢,摆手笑了笑:“唉,谢什么,都是为了打日本鬼子,应当的,应当的!”

daocaorenshuwu.com

燕子六在一边忍不住转过头来,轻声问书生:“哎,咱舅舅到底是混哪个山头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书生听罢,一下子笑了:“哪个山头?—没山头,单干户!” www.daocaorenshuwu.com

燕子六问:“单干户……难道说,是世外高人?哎呀呀,这江湖之上,真是深不……深……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深不可测!……真是,说不好就别说!”小K趁机侮辱了燕子六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燕子六照着小K的脑袋打了一下:“我知道,我……我不得想想嘛,闲着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陈一鸣等人看着他们俩,都忍不住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