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8

中村没有想到,他刚刚来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森田的助手打来的电话:“是中村机关长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回答:“是的,你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电话助手说:“我是森田长官办公室。中村机关长,森田将军请你到他办公室来一下。” 稻草人书屋

中村说:“哦……好的,我就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迟疑地放下电话,站在他身边的岩本立刻显得不安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岩本说:“中村君,森田这条老狗他会不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摇摇头:“不,眼下,他还不敢对我下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岩本说:“中村君,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摆摆手苦笑了:“岩本君,不必了。他真要想对我下手,你一个去了,又有什么用呢?放心吧,现在还不到时间,森田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我去了……哦,对了,你和弟兄们准备一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 稻草人书屋

中村说完,便出了门。岩本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忧心忡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很快便来到了森田的办公室:“报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说:“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进来的时候,看见森田正站在桌前拨弄桌子上的地球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见中村进来,森田笑了:“中村君,请坐。” www.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迟疑了一下,坐了下来:“森田长官,您找我,有什么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望着他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江宁的爆炸案,调查的结果如何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站了起来:“正在调查当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森田向他笑着伸伸手:“中村君,不要客气,请坐下说……那么,现在的进展如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中村挺直了身子望着森田:“报告长官,根据现场残留尸体和武器装备碎片判断,这伙被炸的人就是军统的别动队。他们装备的是美式冲锋枪和德国狙击步枪,携带C4炸药—是中美特工相互勾结的产物。现场的爆炸来自C4炸药,破坏性极大,尸体面目已经无法辨认。属下正在调查当中,这次爆炸到底是内讧还是其他原因,目前还不能确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现场一共有几具尸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六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曾经亲眼见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卑职曾经亲自到现场去查验!”

daocaorenshuwu.com

“那么,这只军统别动队一共是几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应该是七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只有六具尸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属下还不清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现场是六具男尸……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听了,不由得一惊:“是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么那个幸存者呢—那个女人,她跑哪儿去了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属下正在调查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森田突然大笑了,“中村君,你一定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听罢心里一惊,嘴上却还是硬撑着:“这……卑职不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哼!”森田冷笑了,“我这里倒是得到了一点儿线索,可以提供给中村阁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森田说着,将一张照片递给了中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一看照片,不禁呆住了—原来照片上是站在窗口处正被窗帘遮住半个身子的蝴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此刻看着他,正得意地笑着:“我的手下无能,远远比不上中村君的手下,他们只能侥幸拍到这个女人的半个身子,我想,这对中村君调查军统别动队,肯定是有帮助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森田看着中村,把中村看得鼻尖上开始冒汗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中村说:“森田长官,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看着他,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的笑:“中村君,你应该想起这名幸存的军统分子了,她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稳定了一下自己,索性豁了出去:“森田长官,事已至此,我想,我们也不必兜圈子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森田却突然笑了起来:“哈……中村君,你说我在兜什么圈子?不,我并没有兜圈子,中村君,你这话可让我有些不明白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中村压着心里的火气,平静地回答:“我没想到森田长官在暗中派人监视我的工作,不错,这个女人是在我这里—被我暗中保护了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哦?有这种事情?”森田故作不知地看着中村,“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没有回答。

daocaorenshuwu.com

森田没有动怒,仍然笑眯眯地看着中村:“中村君,你该知道这件事的后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中村说:“我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问:“那,你想让我报告冈村宁次总司令官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中村不觉愣了一下,而后冷冷地回答:“如果您报告了冈村宁次总司令官阁下,那我将……不得不做我最不愿意做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的脸立刻冷了下来:“什么……你在威胁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中村说:“不,我在述说可能发生的事实。我的父亲会以最快速度到达南京,亲自面见冈村宁次总司令官阁下。” 稻草人书屋

森田审视着中村,不禁狞笑着眯起了眼睛:“中村君,你以为冈村宁次总司令官阁下会为你私藏军统女特工而网开一面吗?小伙子,你太年轻了。我跟随冈村宁次总司令官阁下的时间比你活的年头都长,我了解他超过了解我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正视着森田,却不卑不亢:“没关系,我可以死。但是,森田长官恐怕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稻草人书屋

“什么……”森田的眼睛立刻瞪了起来,他强压着心中的火气,“中村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说:“我知道,我心里非常清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哼!”森田气恼地站了起来,“中村君,凭你刚才这句话,我就完全可以处死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没有畏惧,却笑了:“森田长官,你如果不信不妨试试看—在我人头落地的同时,您的人头也一定不会留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大怒:“放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缓缓地站起来,正视着森田:“我知道,我在和我的长官说话,可我的长官却随时想要了我的命。森田长官,不瞒您说,在我来的时候,我已经命令岩本带领我的部下进入了大本营司令部。现在,他们就潜伏在您办公室的附近,只要这里一有动静,他们就会不顾一切杀过来。您曾经打小报告给冈村宁次总司令官阁下,说我私自招募了一批只效忠于我而不是天皇的死士。这件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了,但是有一点你没说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森田恨恨地等着中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说:“他们只效忠于我。” daocaorenshuwu.com

森田的额头开始冒汗了,他忍不住慢慢地坐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说:“他们可以随时为我而死,而且在所不惜。” www.daocaorenshuwu.com

森田重重地叹口气:“中村,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微微一笑:“知道,我在跟你谈判。”

daocaorenshuwu.com

森田重复道:“谈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说:“是的,森田阁下,我们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就不需要再伪装。你希望我死,我也不会希望你活。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有轻易置对方于死地的力量,可为什么我们都不动手?那是在忌惮谋杀对方的后果,所以僵持到现在。你可以用军法来处置我,而我的这帮死士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额头上的冷汗开始越冒越多,他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终于叹了口气:“森田长官,我想,我们没有必要把这场戏再演下去了吧?那样的结果,只能是同归于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长久地看着中村,还是心有不甘:“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让东京方面知道了,你的父亲也不会不受到影响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看着森田,面色冰冷:“我早已经想到了……这件事情,我已经报告了我父亲;而我父亲,他会专门写一个私人奏章递交天皇,诉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父亲会借助皇族的威望把这件事的影响压制到最小,他还会动用所有的关系来控制事态发展。这样一来,军部就是再怎么闹腾,也翻不了天的!而你的后果会怎样,想必你也会清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的一番话,把森田说得好半天没反过味儿来……过了一会儿,他喃喃地问:“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被你藏匿的军统女特工,怎么还牵连到了天皇陛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高傲地抬起头,蔑视地看着坐在面前的森田:“森田长官,这是我们皇族内部的事务,你这样的平民是无权过问的。”

daocaorenshuwu.com

森田怒火中烧:“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连忙说:“好了,现在我要回去办我的公事了。”

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说完,不管森田是否允许便向门外走去。走了几步,他又停住脚步,转回头来:“森田,你可以阻止我,也可以开枪射击,但是你的脑袋绝对会被武士刀割下来,挂在大本营的楼顶上!森田长官,告辞了!” daocaorenshuwu.com

中村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说:“你……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森田气恼地看着中村出了门,忍不住一拳砸在桌子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