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10

单说此时在地下室里,陈一鸣等敢死队队员已经换了装,都是随军记者的打扮,带着照相机之类的采访工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冷锋拿出记者证分给队员们,嘱咐着:“都记好自己的名字,一会儿去西大营侦察的时候,可别说漏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藤原刚一边收起记者证,一边禁不住问陈一鸣:“我们这里有不会说日语的,到时候宪兵问起来可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一鸣迟疑了一下,立即回答:“我们编一下组。现在,我们这里会说日本话的有四个人,会说日语的带着不会说日语的,跟着的人不要说话,只要带好眼睛就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燕子六在一旁听了,不禁插进来一句:“四个会说日本话的?除了藤原刚、书生和蝴蝶会说日本话,还有谁?”

daocaorenshuwu.com

冷锋在一旁禁不住回了一句:“还有小K呢,你怎么把他给忘了?” 稻草人书屋

燕子六听了,忍不住挠了挠脑袋:“嘿,我怎么把他给忘了!他不是在休息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休息,他的休息该结束了,我们走吧。”陈一鸣说完,带头走出了解剖室。

daocaorenshuwu.com

却说此时在传染病房里,阿莲正满足地偎依在小K的怀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点燃一支烟,随即吐出来一口烟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莲搂着小K的脖子,温柔地问:“你……真的把我当作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啊?”小K忍不住疑惑地回问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谁啊?”阿莲不满意地、撒娇般地捅了小K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突然有所醒悟,赶紧拍拍自己的脑袋:“哦,对,对……是的,是的。” 稻草人书屋

阿莲又问:“哎,你再告诉我一声,她叫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小K挠头:“什么……” 稻草人书屋

阿莲继续:“对,她叫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突然愣住了:“叫……叫晶晶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对,你刚才说她叫倩倩!”阿莲说着,猛地从小K的怀里挣出来,气愤地看着小K。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K望着阿莲,不觉瞪大了眼:“我……我说过叫倩倩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莲听罢,一把抓起了身边的剪刀,猛地撇了过去,小K翻身滚下了床,剪刀稳稳地扎在小K刚才坐着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顿时吓得脸都白了:“你……你要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莲此时气得连脖子都红了:“你这个臭流氓,你居然在骗我!我守身如玉十九年,没想到今天居然毁在你这个花贼的手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莲说着就过去拔剪刀,小K赶紧过去抓住阿莲的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阿莲姑娘,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阿莲:“说什么说?!死花贼,拿命根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莲说完,一把推开了,一把拔出了扎在床上的剪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笑得立刻东躲西闪:“阿莲,阿莲……那是剪子!咱可不敢拿那东西开玩笑!” www.daocaorenshuwu.com

“死骗子,谁跟你开玩笑了!你把人家都给睡了,还一句真话都没有,我今天非把你那个命根子剪下来不可!” www.daocaorenshuwu.com

阿莲说着,举起剪子又冲了过来!小K无奈,只好跟阿莲徒手拆招,阿莲一时不备,被小K缠住胳膊一把抱在怀里,面对面看着小K。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K:“阿莲,阿莲,我刚才跟你说的话是假的,可我对你的心是真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阿莲:“真什么真?鬼才相信呢!我要你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莲说完,猛地一抬腿,不想一下子就击中了小K的要害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哟……”小K一声惨叫,就蹲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莲一见,立刻就傻了,慌慌张张地奔了过来:“小K,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踢坏了没有?你说话,你倒是说话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此时的小K疼得却只有进气的份儿,没有出气的份儿了:“哎哟,坏了吧,不知道……好……好像还没坏透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莲又问:“小K,你快说呀,到底坏没坏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呻吟着:“哎哟,疼啊,谁知道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个人正闹得不可开交,陈一鸣带着队员们走了进来,见两个人正在地上纠缠,不由得愣住了。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