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10

两天以后的一个傍晚,在一家白俄罗斯人开的咖啡厅里,一个商人打扮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一个角落的座位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报纸。 daocaorenshuwu.com

此时,在咖啡厅的里间的布帘掀开了,从里间悠然走出一位漂亮的女侍者,她的手里拿着一盘茶点。女侍者不是别人,正是经过化装的“樱花三人组”中排行第二的人物—久保亚子。她面带微笑、步履端庄地走向中年男人,将手里的茶点轻轻地放在男人面前,用俄语轻声说道:“先生,请慢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男人抬起头来愣了一下,也用俄语回答:“谢谢,你是新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道:“是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男人问:“怎么会说俄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道:“我母亲是俄罗斯人,我父亲是哈尔滨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中年男人听罢点点头,笑了笑,继续低头看报纸。久保亚子微笑着示意了一下,转身走了回去。

稻草人书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也是商人打扮的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左右顾盼了一下,便向坐在角落的中年男人走了过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年轻商人坐在中年男人面前轻声说:“你好,73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回答:“出什么事了?”

daocaorenshuwu.com

年轻商人左右瞅了瞅轻声说:“日本人可能发现我的底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中年男人立刻警醒了,“来的时候发现有人跟踪没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年轻商人道:“没有,我已经仔细注意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存咖啡厅里间的门口,一只白皙的女人的手缓缓打开了,女人的手里攥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刚刚进来的年轻商人!女人的手合上了,随后,化装成侍者的久保亚子端着咖啡走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走到两个人附近,突然拔出了枪— 稻草人书屋

一声枪响,年轻的商人中弹倒在了地上;中年男人见了,赶紧翻滚到地上掩藏起来。就在这时,从门外冲进来几个军统特工,他们一进来就向桌子后面的久保亚子开了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寡不敌众,只好且战且退。她渐渐地退到了一扇窗子跟前,举起枪来向着追她的人连开几枪,而后猛地一跃,撞开窗户飞了出去。她刚一落地,从身后就打来一阵乱枪!忽然她身子一抖,一头栽倒在地上,她顺势一个翻滚,猛地站起身来,捂着自己的左肩膀疯狂地向着前方跑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慌慌张张地跑进了附近的弄堂,早已经气喘吁吁,而后面追她的人却一刻也没有放松。久保亚子没命地向前跑着,却终于因为左肩上流血过多,而放缓了步子,并且变得跌跌撞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个时候,藤原刚驾着汽车缓缓地迎面开来,正在边跑边回头的久保亚子不慎撞到了车头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大叫:“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藤原刚无奈,只好来了个急刹车!久保亚子一个翻滚,跌倒在旁边的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好,撞人了!”藤原刚忍不住失声地喊了一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跌倒在地上的久保亚子闻声立刻叫了起来:“你是日本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藤原刚一愣,不禁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急道:“中国人在追杀我,赶快救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时,坐在车里的小K听了,立刻推开了车门:“快,赶紧扶她上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燕子六说着,和藤原刚一起把久保亚子扶上了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K道:“快,赶紧走,赶紧倒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藤原刚听了,赶紧掉转车头。轿车刚刚向后开走,中年男人便带着手下人追了过来!他们向前追了几步,看见离轿车越来越远,只好带着手下人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刚刚转了一个弯儿,就看见了早已事先等在那里的陈一鸣。

daocaorenshuwu.com

中年男人说:“陈中校,按照你的吩咐,我们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下面的就看你们了。妈的,真倒霉,又丢了一个弟兄!” www.daocaorenshuwu.com

陈一鸣听罢,感激地握握中年男人的手:“高站长,谢谢你,后会有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几个人随后便分了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单说此时在轿车上,脸色苍白的久保亚子将自己的头紧靠小K的肩头上,嘴角边不免露出感激的笑容—久保亚子轻声说:“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坐在久保亚子身边的小K此时显得很绅土:“不客气,我们也是日本人,这是应该的。你受伤了,我们要送你去哪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道:“去……去宪兵司令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K道:“可你的血要流光了,赶紧先做手术!” 稻草人书屋

久保亚子道:“不,还是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久保亚子话没说完,便晕了过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K抱起了久保亚子,向藤原刚大声地喊了一声:“赶紧,去江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藤原刚随即加了一脚油,轿车开足马力向江边奔去。

稻草人书屋

江边上,此时早已经停着一艘正在等候的渔船,小K抱起久保亚子,飞一般地上了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K叫:“开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K喊了一声,渔船立刻发动了马达,很快地便离开了江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渔船渐渐远去了,站在江边的陈一鸣放下手里的望远镜,不禁感叹地说了一句:“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下面的事,就看小K的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