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4

单说第二天在重庆军统的办公室里,毛人凤望着田伯涛却一脸的阴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毛人凤问:“消息可靠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伯涛答:“非常可靠,南京站已经进行过核实。陈一鸣目前是被共党游击队救出,去的方向是华东新四军根据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毛人凤听罢,不由得愣了:“共党……怎么会去救他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伯涛道:“这……属下还不清楚。据说,共党因此损失了代号布谷鸟的功勋特工,这个布谷鸟打入日本中村特务机关已经很多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毛人凤听了,突然有所醒悟:“我明白了,怪不得共党会搞到日本人绝密的‘天字号计划’,原来是因为有这个布谷鸟,这回他们的损失可就大了。唉,你说,共党为什么要救陈一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伯涛说:“这……属下还分析不出来。但是据南京站传来的消息,陈一鸣在执行前两次任务时就得到过共党的帮助,或许是国共联合抗战的缘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毛人凤听了点点头,却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么说,陈一鸣真的跟共党没有关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田伯涛听罢愣了愣,回答:“从陈一鸣一贯的思想表现来看,他……不可能支持共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毛人凤听了叹口气,不免踱起步来:“是呀,我也不太相信连他会投靠中共。陈一鸣不过是志向当岳飞的傻瓜,他是不会轻易被共党收买的。可是,他怎么会跟共党有联系呢?再说,共党救他又有什么用,难道……共党也打算要他搞行动?可是他的羽翼已经被我们剪除,都关押在集中营里,仅仅靠他一个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做不成什么大事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伯涛想起什么似的:“哦,毛先生,戴老板昨天还打电话来,询问我们对冷锋等人将怎么处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毛人凤听了,不禁叹了口气:“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呀!哦,伯涛,你怎么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田伯涛愣了一下回答,“老师,这种大事,学生不便插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毛人凤听了不免显得有些不高兴:“唉,伯涛,你这个人说话办事就是太缺乏自信!你我虽为师生之谊,我却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兄弟,你有什么看法尽管说,不必顾虑这顾虑那,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伯涛说:“啊,老师,学生以为,对冷锋等人还是先让他们活着为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毛人凤听了,脸上不禁露出笑容,赶紧说:“你接着说—说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伯涛便道:“学生以为,陈一鸣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一员虎将!如果被共党争取便是大害;如果被我们争取,则可以为我所用,至于用到合适和怎么用,那就是我们说了算了。陈一鸣将他的队员们都视为兄弟,现在陈一鸣在共党那里,如果我们干掉他的队员,那就真的会把陈一鸣推到共党那边去了,所以学生认为,对冷锋那些人还是暂时先关着吧,等看看陈一鸣那边到底有什么动向再决定也不迟;而且陈一鸣一旦回来,还会感谢我们对他弟兄们的不杀之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田伯涛说完,毛人凤兴奋得简直要鼓起掌来:“好,好,伯涛高论,不愧是我的学生!看来,你在我的身边真的是有长进了,好,好,孺子可教也,堪当大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田伯涛听了,不觉谦虚地笑了笑:“先生,都是先生的教诲,先生英明,学生今生恐难以追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毛人凤说:“唉,你这就客气了。我想的和你想的也不过是一样,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我们可以比肩了。好了,你去忙你的去吧,我这就给老板打电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田伯涛应声走了,毛人凤立刻拿起了电话。 www.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