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伦之恋

这是一间矮小的石室,约有两三丈宽窄,高有一丈五。地上放着两个破旧的蒲团,白牙坐在上垂首。陈云生大方的坐在下垂手的蒲团之上,现在他完全放开了,人若参透了生死,对于任何险境都会坦然处之。 稻草人书屋

“说说那个罗之青吧。”白牙首先说话,他的语气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冰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陈云生叹了口气,将自己从张明远那里听来的故事一字不差的转述了出来。他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罗之青是狼族一员,所以也不需要对这个故事做任何的修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牙听完之后良久没有说话,他眉头紧锁,双目迷蒙,似乎陷入了一段长久的回忆之中。陈云生安静的待在一旁,不敢打扰眼前这位喜怒难测的老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白牙眼光重新闪烁起来:“你是否愿意听一个故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云生诧然一愣,但是马上欣然道:“愿洗耳恭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白牙是一只千年的狼妖,五百年前就已经步入元婴阶段。他不属于青洲大陆上任何一个狼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化形之前为一位道法高深的修士看守洞府。某天,修士外出游历,自此一去不归,白牙从小就受到修士地熏陶,所以道基不浅,久而久之竟然自行修炼到了结丹的境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化形之后他不敢擅离洞府,好在洞内留有修士之前修道所著的一些典籍和增进修为的丹药,借着这些东西,白牙竟然突破了元婴境界。他在洞内对天盟誓,再为修士看守洞府一个甲子,如果仍然不见主人回来,就自行下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六十年对于人类来说就几乎就是一辈子,对于元婴妖修来所,也就相当于人类的三五年而已。等不到主人归来,白牙将洞府封闭,自行下山了。一时间天空海阔,他游历名山大川,仙岛灵境,结交了不少妖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偶然的机会白牙遇到了恶狼谷上一代的狼王,那位狼王因为听风谷的偷袭而身负重伤,马上就要兵解。老狼王将谷中成千上万只狼的性命交给了白牙,面对同族目光,白牙承担下这个重任,和听风谷开始了长达三百年的对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三百年中,白牙目睹了太多同类被屠戮。例如,刚刚产仔的母狼就被听风谷的修士笑嘻嘻地开膛破肚,嗷嗷待哺的狼崽在寒风之中冻饿而死。又如,听风谷的修士在谷口做风火之法,将恶狼谷变成一片火海,数千只普通的苍狼葬身其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如,听风谷内有一处战意堂,陈列的是和恶狼谷交战以来斩杀的结丹狼妖的狼皮,这些狼妖的妖丹也全部被拿出来入药。每逢对恶狼谷有什么大动作,听风谷都会动员修士先去战意堂唾骂一番,来鼓舞士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风谷的修士见到他们都喊“畜生”,然而真正的狼修是不会在对手死去之后还去扒皮、抽筋、鞭尸的,他不明白谁更像是畜生。如果不是遇到一个叫做罗婉儿的女子,他会认为听风谷的人族各个都是嗜血之辈。 daocaorenshuwu.com

罗婉儿在一次采药之时救了一只跌断后腿的小白狼,她见小狼生的可爱,就将它带在了身上。那日白牙刚刚破关而出,感到周围有族人的气味,他一路找到了罗婉儿。面对这个结丹初期的修士白牙嗤之以鼻,杀了她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好奇这个女修捉一只小狼干什么,难道听风谷又想出了一种折磨幼狼的手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连几日的跟随,他发现罗婉儿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这个女子竟然帮助小狼治愈了受伤的后腿,并将它放到了恶狼谷附近,这个所在对于听风谷的修士而言是极其危险的。这一系列的举动让白牙困惑了,难道人族修士不都是嗜血如命吗?对于山脉中的妖修而言,人类修士的出现就意味着杀戮,他们觊觎妖修身上的皮毛、筋骨、妖丹,通常几个甚至十几个联手消灭一个结丹的妖修,最后还要将其肢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白牙有意遮掩身上的妖狼气息,扮作普通人族修士接近女子,发现罗婉儿心中有一种他没有见过的纯善,正是这种最单纯的友善深深震撼了白牙。自从他偶然悟道以来,所经历的除了杀戮就是杀戮,无尽的血光已经让他的内心早就没有了初下山时的那抹纯净。罗婉儿仿佛一个圣女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她无所求,不畏死,对异类也抱有宽宏的接纳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渐渐地白牙发现自己对于罗婉儿已经情根深种难以自拔,罗婉儿对于眼前这个目光深邃,道法通玄的高大男子也有些好感。在白牙如火的热情面前,就算罗婉儿是一座冰山也沦陷了,两个人一番云雨之后互吐心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道了白牙真实的身份,罗婉儿没有怨天尤人,甚至没有责备白牙一句,她淡淡地说道:“忘君日后能慎杀戮,多行善,婉儿就算九死也无悔了。”说完,飘然而去。白牙虽然为恶狼谷群狼之首,对于结仇如此之深的两家也没有化解之道,只有看着那个略显憔悴的身影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