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二章 情网不漏

人约黄昏后。

符太踏上跃马桥,太阳最后一抹余晖消没在西京城外,永安渠两岸亮着点点灯火,不知如何,符太心里竟涌起愁绪,仿似能从眼前伟大都城繁华的表象底下,看到衰败和倾颓,是未曾有过的感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暗吃一惊,难道变成了自己一向不屑的坏鬼书生,伤春悲秋,又或是因来会柔美人,一颗心忽然变软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奶奶的!真不是好兆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柔夫人包裹在连斗篷的素黄外袍里,立在跃马桥拱起的最高点,正倚栏凝望流动的渠水,包头的斗篷,遮掩如花俏脸,可是她动人的体态,化了灰符太仍可一眼认出。一时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出现眼前,本身已具非凡的涵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避不见符太,乃明智之举,是为免有无谓的「碰撞」,致节外生枝,如无瑕般的女子,任何接触过她的男人,不论怎么样的关系,也不可能回复至未见她前的情状。愈有眼光者,愈受影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取第二个馒头,目光投往符太,大讶道:「你怎能如此清醒,对无瑕想得这般透彻深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类近人雅,像人雅精致易碎的独特气质,一见难忘。龙鹰虽然拥有人雅,可每当遇上初见的美女,仍心不由主地拿她去做比较,尽管其美丽可与人雅匹敌,却绝不一样,是各擅胜场,人雅成了精致的最高标准。无瑕亦然,她的魅力是独一无二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骂道:「你有很多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得到的,是柔夫人芳居的在处,其他一切由他自行决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间,符太和柔夫人给一道无形的线,老天爷的妙手,牵连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瑕予符太自由,等若考验,没人穿针引线下,发展的方向,事情的成败,所采的态度,与人无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柔夫人根本没想过一去不返的符太,可突然重闯她封闭的天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在柔夫人香居附近一座桥底下,脑袋一片空白的发了一阵子呆,又在勇往直前和临阵退缩两者间挣扎,终于下了个决定,就是将决定交到柔夫人手内去,趁她不留意之时,于她梳妆抬上留下信笺,约她于明天日没前的剎那,相见于跃马桥上。

稻草人书屋

赴约,不赴约,由她决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柔夫人动人的倩影,映入眼帘内的一刻,如若在不毛的沙漠,目睹从冷峻、孤绝的沙粒里长出来的奇花异卉,有着不可抗拒的魅惑力,穿透骨髓,感觉无从归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纵然在最深的梦域里,符太未敢妄想过自己真的能影响眼前一向冷漠隔离的美女,她是如斯的别树一帜,独立自主。对着她,符太依足大混蛋「情场战场」那一套,视之为高手较量过招,却真的从没想过可得到她的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到龙鹰告诉他无瑕要为柔夫人缉拿他归案,他对柔夫人的克制,狂浪崩堤,早 www.daocaorenshuwu.com

死掉大半的心,重新活跃,且一发不可收拾。没想过会发生的事,终于发生,既惊又喜,更害怕的,是一场误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可真正了解柔美人的芳心,包括她的同门师姊妹在内?更不要说一向没兴趣理会别人心内想甚么东西的符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离柔夫人尚有七、八步的当儿,她别转头,朝他瞧来。

daocaorenshuwu.com

半隐藏在斗篷的暗黑里,半显现在跃马桥和两岸灯火的映照下,她俏秀至无可挑剔的轮廓,明暗对比下刀削般清楚分明。一双秀眸,如被月色进驻,流转不休。玉容却是无比的苍白,鲜润的红唇再察觉不到半点血色,她的香躯虽没发抖,符太总感觉到她的芳心正不由自主的抖颤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似想呼唤他,却吐不出片言只字。忽然间,言语变得乏力,说话的是这座壮丽的都城和跃马桥,描绘着他们离奇关系的深黑星空,即使过去已成为了记忆深处一抹不显眼的霞彩,却总是紧紧缠绕着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跃马桥的交通并不繁忙,仍不时有车马往来,行人路过。 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一切再不重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的脑袋一片空白,千般言语,万般情结,给一下子没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挨栏止步,离她不到一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柔夫人苍白的嘴唇微仅可察的抖颤,欲言无语。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以沙哑的声音,艰难的道:「夫人贵体无恙。」

daocaorenshuwu.com

柔夫人轻摇螓首,垂下去,以符太仅可耳闻的声音道:「妾身很紧张。」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脑际轰然一震,虚虚荡荡,代之是某一莫以名之的感觉,蚀骨销魂。柔夫人曾令他一听倾情、颠倒迷醉,仿似来自远古神秘咒语般的嗓音,在他耳鼓内钻进去,道:「为何来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半晌,神魂稍定,又经很大的努力,符太重拾说话的能力,颓然道:「但愿我晓得。」

www.daocaorenshuwu.com

曾有一段时间,在他日常的作息里,柔夫人不留任何痕迹,间有思及,即以最大的克制,排之于脑海之外,原因在他不认为柔夫人会爱上他,受打击或许是真的,然只是「媚术」特殊的后果,是媚功的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