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五章 波涛汹涌

李显喝下俏宫娥喂他的参汤,始清醒过来,发觉符太的「丑神医」侍立一旁,欣然道:「太医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立在他背后的高力士唱喏道:「皇上赐座!」又打手势着宫娥们退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在他右下首坐入太师椅,见李显虽有点累,然精神不错,心情畅美,决定来个快刀斩乱麻,好在日落前赶往秦淮楼去。 稻草人书屋

道:「鄙人对明天的球赛,有个看法。」 daocaorenshuwu.com

李显大讶道:「还以为太医不晓得此事,原来竟是朕的同道人。」

稻草人书屋

又有感而叹的道:「七、八年前朕还有下场比赛,今天却只能旁观,岁月催人,诚不虚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像终记起符太说过甚么般,道:「太医有何提议,尽管说出来,看朕是否办得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他皇帝至尊无上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对符太实恩宠有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和高力士交换个眼色,悠然道:「鄙人愚意以为,明天球赛不可分出胜负,方为天大喜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显愕然道:「分不出胜负的球赛,有何好看?」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忖是龙是蛇,就看高小子的「技术就在这里」,是否比得上大**,好整以暇的道:「昔日大唐开国时,最著名的马球赛,莫过于高祖皇帝偕『少帅』寇仲和徐子陵,对波斯皇族的那场马球赛,赛果如何?」李显道:「此局赛果,天下皆知,是以和气收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心忖「技术就在这里」,微笑道:「和局之后,大唐开出太宗皇帝史无先例的盛世,余泽、运势不但没丝毫歇下来之象,且因今次河曲大捷,大唐国势攀上另一高峰,若明天赛局亦能和气收场,与开国时的球赛可遥相呼应,大吉之兆也。」此为深悉李显的高小子想出来的说词,投李显爱抚今追昔之所好,添上鬼神兆头的色彩,不到李显不心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李显如梦初醒,先现出恍然神色,接着叫绝道:「两个和局,互相辉映,

稻草人书屋

确是好提议,只有太医想得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接着龙眉大皱,道:「可是呵!如朕明令不准分出胜负,这场赛事还用比下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欣然道:「皇上英明,技术就在这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回到兴庆宫金花落,小敏儿投怀送抱,欢天喜地的道:「临淄王即到,大人如何奖赏敏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不解道:「你怎知我何时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答道:「商豫说的,大人何时返兴庆,临淄王何时来会大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心忖,这就是非常紧急,故愈快和自己说话愈好。他奶奶的,都是宗奸贼在弄鬼,搞得西京鸡犬不宁,在李显昏庸、恶后当道的异常情况里,波涛汹涌,风高浪急,随时出现舟覆人亡之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笑道:「摸几把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在男女情事上,对符太勇敢却害羞,明明是她要讨赏,却霞烧玉颊,奖赏来了,立告六神无主,不知应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放开她,洒然道:「真的来哩!小敏儿代本太医出门迎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敏儿「嘤咛」一声,逃返内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惟有亲自出迎,来的是一身便服、没人跟随的李隆基,瞧他眉头深锁的神态,便知目前形势多么不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在厅堂坐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叹道:「幸好太少回来,否则想找个可说话的人也办不到。」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可否利用武三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隆基精神稍振,道:「听太少这句话,知太少已掌握形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道:「是高小子告诉我的,他不是个可说话的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道:「高大对我的忠心,毫无疑问,但他太忙了,且非常避忌,你们去后,我和他只说过三次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又道:「今趟若非有你们和大帅通力合作,击退默啜,我大唐危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说回武三思。现时他和宗楚客成一山不能藏二虎之势,对皇上又有庞大的影响力,韦后亦不得不给他面子,如能好好利用,可反击老宗,至少可左右将李多祚调走的决定。」

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叹道:「武三思在太子集团的形象太差哩!唯一还可以和他说话者为长公主,但因太子不大听长公主的逆耳忠言,故而长公主和太子的关系愈来愈差。」符太骂道:「蠢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道:「往时,李多祚是最能影响太子的人,更是太子集团里稳定的力量,但在今次宗楚客发动的阴谋里,首当其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稍顿续道:「李大将军害怕发生于五王身上的事在他身上重演,先被外调,然后一贬再贬,直至有职无权,再被武三思遣人置诸于死。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多祚比太子更想反击,乱了整个太子集团的阵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终掌握到节骨眼,骇然道:「连谁害他们,尚未弄清楚,怎可以如此胡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狠狠道:「中计的是魏元忠,在宗楚客处心积虑下,令魏元忠误以为宗楚客有异于武三思,对太子抱同情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