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十三章 公主改嫁

龙鹰第一个离开,留下宗楚客和田上渊继续说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今趟的「和头酒」,无论如何,即使是假象,仍大幅纡缓了与田上渊剑拔弩张的关系,下次碰头,可扮作老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故此,田上渊若没有十足把握,不会向他下手,以免有把柄、话柄落入龙鹰手里。对杀「范轻舟」,任田上渊如何自负,怕也感气馁吧! daocaorenshuwu.com

唯一可杀「范轻舟」的方法,是陷其于没可能脱身的绝境,再以众欺寡,方有望办得到。这个责任,该已落在被老田胁迫的宗楚客肩头,故由宗楚客以「和事老」的身份说出来,让「范轻舟」留京至江舟隆第一艘船抵达京师的那一天,算为「和头酒」的成果,暂时摆平了两人间的纷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宗楚客会否犠牲「范轻舟」? 稻草人书屋

夜风从跃马桥一方徐徐吹来,有秋寒的滋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映入眼帘,他在雅居对街,与两人聚着说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另两人一为等候他的夜来深,另一竟是乐彦,远近还有影影绰绰十多个该是宗楚客的亲随高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三人目光同时朝「范轻舟」投过来,反映出他们对「和头酒」结果的关切,因不欢而散的可能性同样的大。 稻草人书屋

与武延秀这么的打个照面,心内起个突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夜的武延秀,再没丝毫那晚到秦淮楼买醉的影迹,一身西少尹的军服,配起他魁伟的体型,威风凛凛的,很够精神,若告诉人他两天前的颓唐失落,肯定没一个相信。不过,他一双眼神却多了以前没有的凶戾之色,并不显著,只是逃不过龙鹰无差的法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武延秀该是认命了,与以前的自己切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武三思满门遭戮,不知多少武氏族人一夜间化为冤鬼,武延秀侥幸避过大难,面对的是两个选择。一是保着眼前荣华富贵,一是退离西京这个政治权力圈。明显地,他选择前者,随安乐一起沉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天他往访闵天女,听到关于安乐的恶行,执行者大可能就是武延秀,此亦为安乐捧武延秀登上西少尹之位的用意,可做她的帮凶打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起在洛阳公主府初遇安乐的情景,怎想到刁蛮浪女,最后竟变成祸国殃民的人。在无止尽欲望的驱使,人的某种劣根性,逐渐显露,又因没有制约,最后任何可令人发指的恶行,于其变得理所当然,非成为是的一刻,这个人将无可救药。安乐、武延秀均如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随心变,龙鹰因而发现武延秀气质上的变化,察觉他眼神里的凶光。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隔着车马道,向三人打出一切安然的手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顿时轻松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现今不明朗的形势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否则有得他们烦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笑道:「公主今早才对延秀说,为何不见范大哥来找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乐彦和夜来深现出不屑之色,错非龙鹰仍在状态,会忽略过去。从两人神情,可知武延秀人前人后,开口闭口,都祭出安乐来,惹人生厌。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来到三人面前,微笑道:「拜会公主,是个早或晚的问题,淮阳公请给小弟代为问安,说几句好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容武延秀说话,先向夜来深打个眼色,着他愈快脱身愈好,然后向乐彦道:「没想过你的老板今晚这么的好相与,令小弟又喜又惊。」 稻草人书屋

他是要通过乐彦,警告老宗、老田,他非没防范之心。由于夜来深在老田和他之间,较倾向「范轻舟」,大概不会将此刻的闲聊转告老宗。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西京玩政治,必须因人而异,因事制宜,明白人与人间微妙的关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果然乐彦追问道:「范当家惊的为何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悠然道:「这是一朝被蛇咬的后患,走过山野之地时,不可能不格外留神。可意会,不可言传,乐兄勿问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目光改往夜来深投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为夜来深乘机领他脱身,岂知夜来深苦笑道:「淮阳公守在这里,是要请范当家到公主府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毕现出个无奈的神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不由记起昨天宗楚客千万个不情愿,仍要去见安乐的情况。今时不同往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京城,怕除韦后外,没人敢逆安乐之意。

稻草人书屋

心叫糟糕,今夜让无瑕「偷听」他和宗楚客对话的大计,岂非泡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人并骑而行,朝曲江池的方向走,武延秀的十多个亲随前呼后拥,与上趟到秦淮楼去的凄凉伤情,令龙鹰很难把眼前的武延秀,两个情景联想在一起。

稻草人书屋

此刻的武延秀,神情带点兴奋,喜上眉梢的,更使龙鹰百思不得其解,猜不到何事可令他如此雀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而即使开心,亦不必摆在脸上,至少该扮扮仍在哀悼守丧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讶道:「淮阳公心情很好呢!」武延秀朝他瞧来,压低声音道:「公主答应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听得没头没脑的,愕然道:「答应了甚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沙哑着道:「娘娘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只待皇上敕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