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十五章 战必攻城

龙鹰知她误会了,不过却很喜欢因之而来的暧昧,可是若因私忘公,又过不了自己的一关。以过去多天的经验,到这里见美人儿并不容易,总阴差阳错的。 稻草人书屋

忍不住口,压不下心内冲动地,顺口问道:「是否小弟的要求如何不合情理,倩然仍肯应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娇嗔道:「哪有这样问人家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龙鹰听得心中大乐,她的答复,是另一种的欲拒还迎,换过是色中饿鬼,立即抱她登榻寻欢,不会客气。 稻草人书屋

惟他不可以这么做,不过,问了这句不符礼节的话后,他们间的男女之防,被彻底推倒。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收拢心神,排除妄念,道:「有一件事,小弟极想去做,却不可令人知是小弟做的,在此事上,宇文兄和神医都帮不上忙,因别人可从他们联想到与小弟有关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独孤倩然回复常态,欢喜的道:「范爷找倩然帮手,是倩然的荣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当时机出现,我希望倩然向安乐推荐一个人,加入我的经费筹募小组,为婚典尽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独孤倩然动容道:「能令范爷苦心为他打算,此人肯定非同小何,究为何人?」龙鹰一字一字缓缓地,以增加说话的份量,道:「临淄王李隆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独孤倩然大讶道:「可是临淄王与他的四个兄弟仍被放逐在外,不许返京。」龙鹰信心十足的道:「他将在短期内回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接着又道:「由今天开始到婚典举行,在这段时间内,娘娘和老宗大概不会阻挠皇上所决定的事,又或阳奉阴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独孤倩然道:「也要看是甚么事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倩然见过临淄王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道:「见过多次。」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兴致盎盎的道:「请倩然坦白说出对他的印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以疑惑的目光打量龙鹰片晌,徐徐道:「在相王诸子中,以他的声誉最差,被人讥为没用,没腰骨,爱讨好娘娘和诸位公主,故不为相王所喜。尤有甚者,有谣传他被派到幽州当总管时发了大财,故从幽州返京师后,买通上下,弄了个官职来做,不像其他兄弟般给投闲置散。范爷缘何看上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再问,道:「他有否沉迷酒色?」 www.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道:「听说他是春在楼的常客,酒肉朋友成群,其他的事不大清楚。见他的场合,都是在倩然推不掉的雅集上,和他说过的话,加起来不到十句。」龙鹰道:「倩然是否感到为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独孤倩然微一颔首,轻轻道:「若我推荐他,惹人奇怪。不过,仍属枝节,倩然想弄清楚背后的因由。」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他的贪酒好色,是装出来的。在幽州他确发了大财,但他的金银珍宝,概由小弟供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得不坦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独孤倩然,龙鹰信心十足,因纵然在洛阳猜到他是龙鹰,仍没提醒世兄宇文朔,没出卖龙鹰。

www.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瞪大美目看他,模样可爱,差些儿探身过去,狠吻她香唇,美人儿该不拒绝。唉!四更哩!光阴苦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交代道:「最早是由万仞雨介绍李隆基给我认识,接着得胖公公和圣神皇帝先后点头。派他到北疆绝非偶然,让他明白塞外情况,并与郭元振建立交情。若非有他,小弟今天不会在京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独孤倩然现出震撼的神情,好半晌后,重拾说话,道:「世兄晓得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宇文兄、干舜两位,都是这个计划的核心份子,王庭经更不用说。」独孤倩然吁一口气,道:「你们掩饰得非常成功,难怪相王在事发当晚懂得到兴庆宫避祸,而贼子对兴庆宫的攻击无功而退,因范爷早有部署,对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昔年圣神皇帝御前的十八铁卫,已成临淄王忠心不二的家将,他们个别均武技强横,尤精合击之术,加上王庭经,田上渊亲临也难讨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独孤倩然不依的道:「范爷呵!你令倩然更崇拜你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眼前出现的,是今夜最后一个得到美人儿身体的机会,该怎办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弄醒他。

稻草人书屋

龙鹰睡眼惺忪的坐起来,一把接着符太塞给他的报告,暗呼「自作孽,不可活」,终于明白皇帝批阅奏章,须多大的自我纪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拍拍榻缘,道:「坐!不用读亦可给太少最有用的情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半信半疑的坐下,道:「有那么厉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定神半晌,问道:「现在是甚么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光火道:「是立即老实说出来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陪笑道:「对!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凑近符太少许,道:「湘夫人昨天告诉我,她将在短期内离京,是功成身退。」符太一呆道:「与柔柔有何关连?她们一起进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这代表她们两人完成了师门的使命,而你的柔柔比湘夫人离意更甚,更有离开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