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八章 发动时刻

金花落。清晨。

想起今晚须到乐琴轩说书,符太食不知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来了,神色凝重,道:“形势不妙,太子现时给逼入穷巷。马球赛的输赢,本来闲事而已,胜败常事也,然而,却给居心不良者大肆宣扬,闹得若如李重俊不及安乐似的,无事兴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这类事该非首次发生,只有那蠢儿方中计。坦白说,对李重俊我早心死,却不得不备有反制之策,否则不但蠢儿一方全军覆没,我们也要四散逃亡,京师再无能抗衡韦宗集团的力量,李显那昏君则成俎上任由宰割的肥肉。”

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沉声道:“经爷英明,绝不可让这般的情况出现,太子完蛋,首当其冲的将是皇族人员,相王、长公主绝难免祸,接着就是宇文阀,那时我们如何向鹰爷交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大动脑筋,道:“依你评估,蠢儿还可以忍多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十天已非常了不起,据我的秘密消息,李多祚正为太子密密串连把守各大城关的军头,一俟条件成熟,立即发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讶道:“此等事绝不可见光,怎可能让你察觉?” 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道:“首先,我们可从羽林军短期的轮更调动看出端倪,这是在大统领的权力范围内,不用上报,此类烦琐的安排,向由副统领负责,大统领审批。觑小见大,掌握得好,可从右羽林军的变化,窥见太子一方整个大局的部署,因李千里必须配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喜道:“能否把握蠢儿何时发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高力士道:“这类事不可能拖,拖则恐人心思变,故此,我估计发动的时机,不出十天之数。如果再用点工夫,可更准确点,误差不过三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沉吟道:“我须立即找宇文破说话。”

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宇文大统领正想找经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暗叹一口气,大**不在,责任落在自己肩头上,真不知走的是何运道,给摆到这个位置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道:“依你猜估,李多祚已否渗透由宗楚客的人控制的左羽林军?”

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凭李多祚在各系禁卫军的威望声誉,左羽林军虽由左羽林副统领刘景仁控制,但旗下将领不乏与李多祚关系密切的人,兼之没多少人欢喜娘娘和她的外戚,起事时投向太子一方,毫不稀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讶道:“这么说,蠢儿岂非大有成功之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点头道:“看牌面,城卫的控制权尽入‘成王’李千里之手,再串通重要门关,可立即挥兵攻打大明宫,就看宇文破的飞骑御卫是否守得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若我是蠢儿,不惜一切也要收买宇文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高力士道:“如此势正中宗楚客下怀,可一并将宇文破拔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不解道:“你不认为宗楚客在玩火吗?一个撑不住,将引火烧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问题在若宇文破不投诚太子,太子可以等吗?时间愈久,对太子一方愈不利,李多祚会被调走,李千里的城卫兵权将被分薄,如此形势,正由宗楚客一手造成,是要逼太子一方,在条件未成熟下仓卒行事。”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武三思察觉危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道:“他或许嗅到气味,故此加紧在田上渊卖国一事上做文章,然远水难救近火。武三思最大的弱点,是武氏子弟没一个象样的,吃喝玩乐样样皆精,对实务一窍不通。像武攸宜,吃重的全交给陆石夫去处理,陆石夫给调往扬州,换了个身分地位不在他之下的李千里,即被架空。另一个较懂军务的武懿宗,则因病去世。剩下来还算活跃的,就只有安乐的驸马武崇训和奸夫武延秀,他们是何料子,大家清楚。”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叹道:“他奶奶的!老宗果然厉害,成局成形,而我们仍测不破他有何手段。蠢儿和他的人,早一只脚踩进鬼门关内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压低声音道:“幸好小子得经爷多年提点训诲,比以前长进了些许。嘿!眼前形势,不是一直在鹰爷算计中吗?只看在何时发生。现时宫内、宫外,没一个是与娘娘结为同盟的宗楚客的对手,我们亦犯不着蹚这浊水,最重要是保着临淄王,其他一切,均属闲事。有了目标后,我们可清楚该怎样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没好气道:“勿提什么得老子指点,你这小子其实比老宗更奸,快说出你的奸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高力士叹服道:“经爷一语道尽个中关键,我们不但须像老宗、老田般狠辣无情,还要比他们更毒、更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骂道:“还在说废话?” 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不迭点头受教,道:“经爷可否容小子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点头同意,事实上被高力士惹起好奇心,论宫廷政治,自己和大**加起来,及不上半个高小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就是新一代的“胖公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恭谨的道:“娘娘是否晓得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