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九章 马车危情

龙鹰赞叹。

赞的是团结的力量,李隆基、符太、高力士、宇文破,若各自为战,绝不可能挽狂澜于既倒,此刻却是于没办法里想出办法,逆中求顺,绝处逢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印象和事实的分别可以这么大,以前是将听回来的零碎片段强作梳理,大部分来自想像,还大感自成其理,岂知与事实有这么大的距离,因均非出自当事人之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显示现在乖乖坐下来,将《实录》一次过啃完,有其必要和急切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难怪老宗、老田终对李隆基生出疑惑。不过,无论如何,李隆基之计妙至毫巅,且混淆了十八铁卫和商豫的身分,他们可以是相王李旦,或其五子的府卫高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局者的杨清仁又如何?该像老宗、老田般没法掌握真相实情,这可从台勒虚云说过的,若他是宗楚客,会尽杀李旦五子之语看出来,因他并没特别针对李隆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王和李隆基的其他兄长又如何?当时兵荒马乱,喊杀震天,不被骇死是万幸,遑论晓得谁强谁弱,攻防战如何进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奶奶的!确是精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李隆基解释道:“就看太医大人是否对方清除的目标。”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这是个无从猜测的问题,除非能将老宗抓起来严刑伺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笑道:“太少很爱说笑,何用这么麻烦?因有所谓见微知著,举一可反三。我们可从对方的布局窥见对方行事的风格,从而订定日后反攻、反制之计,否则纵赢得兴庆宫之战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整盘棋输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一呆道:“对方有何行事的风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隆基道:“就是急于求成,等于马球赛,欲在一局三筹内定胜负,一举翦除所有反对他们的力量,不惜冒上最大的风险。”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胡涂了,不解道:“我倒看不出对方风险何在?若非可掌握对方发动的时间,后晚之后,西京将陷于老宗和老田的魔爪内,那毒婆娘则成他们扯线的傀儡。”

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好整以暇的分析道:“他们最大,也是唯一的风险,来自皇上,当他仍具反制的力量时,不论如何薄弱,天下始终仍是他的天下,不到老宗不顾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皱眉道:“我仍然不明白,皇上还可以有何作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道:“皇上能否有作为,就看我们可以有什么作为,只要突破对方一个缺口,本已输出去的,可一下子赢回来,这就是皇权在手的威力。愈扯愈远了,说回对方冒进求成所犯的错误,就是打击的范围太大,稍有失误,难竟全功,立即破绽百出,任皇上如何昏庸,也会察觉出了问题,感觉皇权受严重的威胁,当这个情况出现时,皇上势起而反击,至少生出求存之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沉吟道:“这与我是否他们清除的目标之一,有何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道:“大人从田上渊的借故离京,看穿他是重施故技,营造出他并不在场的事实,意在乘机除掉所有反对他们的力量,可是,一旦攻不下兴庆宫,大明宫又因宇文大统领稳如铁桶,对方纵然尽歼太子的叛军,却未能置皇上于绝对控制下,便是功亏一篑。”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头痛的道:“我的娘!太复杂了,不过,临淄王既说他们的目标是清除所有反对的力量,那老子必是他们目标之一,很大机会连你们五兄弟都不放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道:“若然如此,那兴庆宫的宫卫里,必有他们的人,可开门揖敌,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同意道:“有道理!唉!不是有道理,是必然如此,他们要收买人还不容易吗?我们只剩下两天时间,怎样才可以将内鬼找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道:“这方面隆基和高大一直有留神,特别留意来自宗楚客一方不寻常的升调,可交给隆基处理。当太子发动之时,我们将兴庆宫的七道城门的控制权夺下,那纵有漏网之鱼,亦无法起作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依此思路,岂非相王府、长公主府内也有他们的人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隆基道:“机会微乎其微,不论王父或长公主,只肯用曾追随多年,且忠诚上没问题的人,教对方难以渗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仍有大堆话想问,长宁的马车队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读得头皮发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的符太,很难明白李隆基说的话,因他所说的,是尚未发生的事,具有先见之明。换过其时听的是自己,亦必是一知半解。可是,今天读来,却清楚分明,皆因李隆基描述的,正是眼前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显醒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娘!现时即使有敌杀至,他亦边读边打,欲罢不能也。 daocaorenshuwu.com

一向不懂说讨人欢喜的话的太少,如何可一鸣惊人,成为西京独此一家,又最引人入胜的说书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霜荞举行这场说书雅集,目的何在? 稻草人书屋

一切即将揭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坐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长宁身旁,发香、衣香、体香扑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