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十六章 头痛之事

剩下两人。

龙鹰问道:「昨夜是否男欢女爱,难舍难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我现在仍不大清醒,过几天才和你说这件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没逼他。沉吟道:「我少有整天不外出的,但昨天却这般做了,感觉古怪,像与外间脱了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这就是深宫的滋味,与世隔绝。古怪的是平时你不找人,别人也来找你,独昨天没这个情况,如老天节要我免此一劫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若瓶内装的是殇亡之毒,你抵受得住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没十足的把握,不过,即使可驱诸体外,怕须花大番工夫,元气将受损耗。这类邪恶之极的东西,不试为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思索道:「既然如此,若你忽然找借口不到皇宫去,九卜女必闻风而来,以观察你中毒的深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道:「理该如此。九卜女当知老子非等闲之辈,否则不会出动如此珍贵难制的活毒,兼之老子好好歹歹是个神医,专医奇难杂症,天才晓得有没有自救之道,故她肯定会来,不拖延,若我仍撑得住,便再另施毒手,务取老子之命。他奶奶的!此仇不可不报。」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改变话题,问道:「为何『离合散』被推崇为大明尊教诸毒之王?」

www.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解释道:「所谓离合,指的是魂魄。离合散本身不能单独使用,为何如此,没人晓得。不过,若以混毒的方式配合其他毒物使用,可生出千变万化的奇效,无从抵挡,令人『失魂落魄』,管你的功夫有多高,真气如何精纯。幸好制『离合散』的方法失传近百年,用多少没多少,非常罕贵,你得到的『缚神香』,极可能是仅余的离合散。」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你见过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在捷颐津处见过,他还传我以之混毒之法,例如配上春药,可令贞女变为**,入侵的乃对方的魂魄,没得抵挡。当时他仅有一小瓶,随他的死消失了。」 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竟没人懂得从他的尸身取走这般有用的混毒之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我教有道行者,每当死期将至,会不动声色的找个地方躲起来,俾可寿终正寝,又可不虞有给人鞭尸之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目光落在灯油瓶,道:「若以离合散,撞以殇亡毒,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动容道:「那就非只神仙难救,是神仙也中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侍臣来报,杨清仁来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力士安排了四个年轻侍臣,白天到金花落代小敏儿差遣,负责打扫和一般杂务,日落后返回金花落附近的宿处,免骚扰符太的清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问道:「他来找我还是范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侍臣报上道:「本是来找范爷,晓得范爷到了这里来,他说一并拜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就是自己人的好处,晓得不宜泄露花落小筑破了个墙洞的事,把杨清仁引到符太的居所来。

daocaorenshuwu.com

符太起立道:「我到楼上休息一阵子。你到前堂应付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伸个腰,打呵欠,这才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在杨清仁旁坐下,接过侍臣奉上的热茶。

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什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关系大不同,说话不用遮遮掩掩,省去客套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没立即说出来,反问道:「太医大人身体不适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心忖又可以这么快的,讶道:「河间王从何处得到这个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道:「来时,在朱雀门遇到高大,问他到哪里去,他说刚从兴庆宫回去,本奉旨去请太医大人入宫,岂知太医大人因不适没法入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怪他询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小子的「丑神医」,内外功均臻登峰造极之境,百病不侵,如感不适,殊不简单,不到杨清仁不关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压低声音,道:「是假装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杨清仁释然点在,因理该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岔开道:「究竟为何事烦恼?」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杨清仁却不肯放过,皱眉道:「大人因何装病?」 稻草人书屋

龙鹰不想答他,不知如何答也。道:「昨夜有人来下毒,给我察觉,所以今天太医扮中毒,好引对方再来瞧情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杨清仁不解道:「为何不把人留下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鹰道:「因来的是九卜女,恁凭我一人之力,未必可留下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色变道:「开始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可反过来看,对方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王庭经仍在,谅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www.daocaorenshuwu.com

杨清仁大惑不解的道:「向太医下毒,岂能得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道:「那须看是谁下毒?下的是何种剧毒?九卜之术,岂容小觑,太医乃解毒的大行家,经他鉴辨,九卜女下的是一种叫『殇亡』的活毒,针对的是小敏儿,当小敏儿体内积蓄跢的毒素,太医大人与她欢好时,殇亡之毒将倾巢注入他体内去,侵凌五脏六腑,这样用毒的手段,叫『活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