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一章 旧计新用

黄昏。

龙鹰心舒神畅的返金花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和小方在大门外说话,见龙鹰到,恭敬施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来到两人身前,尙未说话,小方报上道:「小人奉皇上之命,送来培元养气的人参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哑然笑道:「皇上变了太医吗?怎知大人会否虚不受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方代李显解释道:「皇上是为表对太医关怀的心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道:「今天娘娘两次派侍臣来,代她慰问太医大人,敏儿奉大人之令,给他挡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凭何借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太医大人在睡觉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方趁机告退,返大明宫向李显交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偕小敏儿入楼,问道:「他眞的在睡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睡觉,毫不稀奇,天才晓得他和柔夫人昨夜的战情,装病在家,闲着无事下,睡个不省人事。 稻草人书屋

小敏儿不敢与他并肩,落后一步跟着他,道:「只在早上睡过一阵子,起来后便在卧室内练功,很可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如何可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道:「很热!在楼下也感到一阵阵的热浪,房子也似在晃动抖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咋舌道:「这么厉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担心的道:「会出事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上去一看便清楚,可知他是否仍四肢无缺、首身尙在。」 稻草人书屋

符太的声音喝下来道:「勿吓唬小敏儿,给老子滚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哈哈一笑,和小敏儿拾级登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除下丑面具,搁在身旁,盘膝坐在榻子中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自然而然坐到榻缘去,龙鹰坐入靠窗那组几椅,面向符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乍看神色如常,没特别处,不过落在龙鹰魔目里,却掌握到他的精、气、神,较前内敛深藏,臻至「真人不露相」之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究竟是因柔夫人的「合瘫双修」,还是因初窥「至阳无极」之境,令他可在一天之内做出突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是两方面均起作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更关键性的,是「河曲之战J的开花结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河曲之战」影响的深远和全面,至今仍方兴未艾,但是,恐怕永远不可能作出精确的评估,例如龙鹰之所以敢和大才女达至某一程度的谅解,正因有大捷垫底,不虞大才女像以前般三心两意,令龙鹰可为她未来的消灾解难铺路搭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而可见的成果现在龙鹰和符太身上,千眞万确,毫不含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河曲之战,为「鹰旅」前所未有的遭遇,剧战连场,九死~生,每段路程、每场战争,夜以继日的,莫不是对意志和体能最严苛的挑战与考验,「玉不琢,不成器」,正是战争的千锤万练,令符太和龙鹰两个经历过死亡洗礼的超卓人物,得到舍此之外再无他途、火中取栗的艰苦修行,进一步的提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以这么说,从修为的角度观之,战后的符太和龙鹰,再非战前的那两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突破就在眼前,就看由甚么东西触发。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鹰便因之掌握到「至阴无极」的窍门,再经仙子提点,可传诸于法明和席遥,至少有了起步的方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怯生生的问道:「恶人今夜眞的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解释道:「一定来,且必然是今夜,迟上一天,怎晓得本太医会不会已自行解除她的毒?」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敏儿嗫嚅道:「只是来看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柔声道:「当然不只是看,而是趁本太医中毒病危,下手夺命,还会干得无痕无迹,令人以为老子得急病忽然一命呜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骇了一跳,花容失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哑然失笑道:「怕甚么?比恶女更可怕的两个人都在你身边,怕的该是她,假若她清楚今晚是怎么一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心忖符小子对小敏儿确与别不同,钟爱有加,收起平时刻薄言词,出奇地有耐心、温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她是怕你一时胡涂,给人害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符太没好气的骂道:「去你的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道:「敏儿该做甚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龙鹰和符太交换个眼色,察觉对方心中所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敏儿必须留在符太能保护她的范围内,那就是不可离开卧房,九卜女鬼魅似的迅快身法令他们大有顾忌,怕救小敏儿不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如何引九卜女到楼上来,却煞费思量,怎知她有何手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皱眉思索好半晌后,道:「从用毒的角度,殇亡之毒的关键既在以人男女交合,理该配合春药,以生催情之效,令被下毒的男女乐此不疲。哈!我想到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时朝粉脸通红、羞不自胜的小敏儿瞧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问道:「那瓶宝贝到哪里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探手从枕后取出来递给龙鹰,后者接过后,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