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九章外来军团

武延秀去后,两人本乐观的心情一扫而空,於应变而言,宗楚客的将计就计,令“两大老妖”争取回来的成果彻底逆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现在,他们必须做出最准确的判断,拟出最有效的方法,否则李隆基将没法活着进入西京。

稻草人书屋

更添难度的是保着李隆基的命并不足够,泄出了他手上商豫和是吧铁卫的底子,可能与当场被刺杀分别不大,韦宗集团将骇然惊觉,李旦最没用的第三子,方为他们的劲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李隆基未成气候前,他需要的是活动的方便和空间,一个可供他纵横捭阖的环境。如此的大气候正出现在眼前,不容干涉,更不许被压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何可两全其美,保命而不露馅,煞费思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头痛的道:“今趟的技术,在哪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还要瞒着一边冷眼旁观的台勒虚云,想想亦清楚多么困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道:“知己知彼对成败的影响,从没一次比今趟更具决定性的作用,敌人方面不用说,现在连李隆基的情况,我们亦只有凭空的猜估,猜错更完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双目生机闪现,沉吟道:”非是那么难猜估,我们大约晓得他们最迟四至五天内抵京,而真正进入水域前,我们都不用担心,因有“两大老妖”暗中护航。要担心的,是当进入西京水域后,入域前的一段时间。表面看似安全,却是最危险的位置。“两大老妖”势被拒于此区域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苦思道:“这算是”知己“吧!敌人又如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要行刺在河中高速行驶的船,难度很高,特别在光天化日下,水又非大河的混浊泥沙水,想从水里无声无息的潜上甲板,近乎不可能。记着,如你所猜的,今次的刺客是深信李隆基是潜藏大敌的九野望,他自然会认为李隆基的从人里暗伏高手,故绝不会蠢得大模大样的上船寻人,而是采一矢中的,远遁千里的手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动容道:“好太少,分析入微,若如我在偷看九野望的心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问道:“九野望真的那么厉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苦笑道:”看着他,我有点似看到拓拔斛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符太听得双目闪亮,道:”现在的西京卧虎藏龙,幸好尚有“两大老妖”和我们应个景儿,否则未来情况不堪设想。他奶奶的,我想到九野望的手段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喜道:”太少了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颇有感触,道:”这两天我处在奇异的状态,是行将做出修为突破的前兆,刚才又给武延秀那蠢儿激出一肚火,有不宣泄不快的感觉。或许因此而灵思泉涌,且有个感觉,是说出来时全身寒毛竖起,若如告诉自己,我猜中了。真古怪!“龙鹰知他追忆柔夫人,默听不语,免打断他思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事关重大,涉及生死成败,不容有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符太道:”首先,从你所形容的九野望,才智过人,故此其拟定的行动完美无瑕,但这正是有路子可寻,完美本身正是破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动容道:”高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符太道:”最完美的刺杀,是在被刺杀对象完全放下戒心,处于无防备的状态下,而一切不利刺杀的条件,均不存在。对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拍腿道:”答案已是呼之欲出。你奶奶的!果然有点鬼门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符太道:”愈接近西京,防守愈严厉,老宗大条道理调动本部人马,于入城水道设置严密的关防,对入京船只逐一检查,不理你甚么王族,绝无宽免,那时肯定入京的船在城关的水道大排长龙,并被命令泊往一旁,以免影响离京的水上交通。如此,刺杀的最佳时机,将告出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鹰点头认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届时,只要九野望和拔沙钵雄的假”两大老妖“,混入掩护他们的自己人里,可轻易接近李隆基的座驾舟,发动刺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李隆基等则因以为身处安全区,松懈下来,压根儿没想过在这样的情况下,阴沟里翻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宗即认为九野望和拔沙钵雄联手可吃定”丑神医“,由此推之,两人猝然发动,全力以赴,得手的可能性是十拿九稳。符太颓然道:现在算知己知彼哩!有用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鹰满足的叹道:不单有用,且是绝处逢生。终给老子瞧到技术在哪里!他奶奶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公主府。内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乐失声道:只筹得一百六十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延秀闻风而至,因怕“范轻舟”违诺爆出他向香霸讨债的事,以小人之心,度龙鹰君子之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他满脸阴霾的模样,知他尚未从符太的直斥其非回复过来,却没发现他有丝毫有愧于心的神情。